妈妈陪我在澳洲留学的日子

我叫张明,十五岁,在澳大利亚悉尼的某公学年中三,妈妈许颖三十六岁,陪我在异国留学念书已经快两年了。妈妈虽然人近中年,但一米七O的身材加上天生丽质,惹得当地不少人睽视!因为爸爸在国内,渐渐地有了些风言风语钻到我耳中!

五月一个星期三的下午。

好不容易等到三点钟,我连忙向老师请假并很快往家赶。我进了院子,看到妈妈房间的门是关着的,窗帘拉得很严,妈妈在窗台上又放了盆水仙花。

我悄悄绕到北院的后门,来到妈妈房间的后窗下,又站到条橙上。

这时,听到妈妈的娇柔的声音,“唔…噢…你轻…轻点……”。妈妈娇媚的呻吟声时隐时现,我屏住气,用早备好的铁丝伸进窗缝,挑开些窗帘,开始“现场观摩”。

夏天,后玻璃窗是打开的,窗帘一被挑开,屋内一切自然能视听如侧。

妈妈房内家具极为典雅致,粉色的床头灯光柔和温馨,使人感到如置仙境,精神极易放松又极易集中。我看到妈妈房里的卫生间门开着,随着妈妈一声娇哼,我看清了站在她床沿前的雄壮如牛的黑人比利和他那条黑得发亮的粗大得吓人的阴睫。好家伙!他是个二十多岁的黑人叔叔,个子比身高一米七O的妈妈要高出一头多。

比利叔叔的左手从妈妈紫罗兰色衬衫的下摆伸到她雪白酥嫩的胸前揉摸着,右手伸入妈妈的争短裙内缓缓轻柔地动着,他厚厚的黑嘴唇不停吻着妈妈因高盘头发而裸出的白嫩粉颈。说实在的,妈妈是那么典雅高贵,她是那么娇秀灵美,她在大学时,老师同学都知道形容她的那句话∶“她的眼楮,看神一眼,神仙下凡,瞟佛一眼,佛立地还俗。”如果没看到这样的现场,妈妈不容亵渎的美貌,妈妈的高雅气质,只要是个人,就铁定会认为妈妈绝对是一个极其端庄典雅的极美少妇。

但现在,妈妈已经被这个陌生黑人弄得秀发纷乱,衣衫不整,阵阵娇喘,谁都看得出来,她的身子已经酥软无力了,她已经被弄得不行了,正缓缓软软地仰躺在床沿上,任这个陌生的黑人按住,正半推就,好象要阻止他的淫弄,又象在引导着他的每一个动作。妈妈艳若桃花的脸儿此时艳丽已极,不知道比利叔叔低头对妈妈耳边说了什么,妈妈羞得“嘤嗯”一声,双手捂着脸,浑身微颤,好象整个人慢慢溶化了似的,任这个黑人解开她衬衣上最后一颗翡翠色的小纽扣,慢慢启开双唇,香舌轻吐,任比利厚厚的黑唇狠命吻住……

黑人的特大黑手动作着,妈妈象被剥开的香蕉,雪白粉嫩的肉体完全地裸露出来了,当妈妈的粉色薄纱乳罩轻飘到了沙发上时,她雪白圆挺的双乳弹跳而出,丙颗樱桃已然支立起来,在雪白酥胸上微微颤动着,黑人大咀一张,猛地扑上,一口咬住右乳,另手不停地揉撮左乳,纵情地猥亵淫弄起来……

妈妈雪白柔嫩的身子再无片缕掩遮,只有她细细长跟的高跟鞋,随着盘在这黑人腰上的雪嫩双腿不颤动着………妈妈的内裤三角区是以两颗按扣相连的,只要手指轻一弹就会打开,极为方便。

这么高级的贴身内裤,现在的连接处湿淋淋的,早被这黑人扔在沙发上……

比利叔叔的中国话和许多外国人学说得一样,既有一定的京腔也显得有些滑稽——他轻声“冻结”了妈妈的举止,“啧啧…许小姐,你真美,美得让我快喘不过气来了………”他边继续奸污着妈妈边由衷地赞叹着,边左右摆动下巴欣赏着妈妈极美的娇柔肉体,在他与床头灯之间所形成的阿娜剪影,双手象要测量妈妈的腰围似的在她腰间卡了卡,随即,他丑陋黑透的大手又揉撮上了她的雪乳,不时地“咋咋”有声地轮流吮咂妈妈乳头,妈妈轻声呻吟着同,她雪乳上的双樱更挺立了。妈妈每个呻吟都似乎在煽动这黑人叔叔的淫欲。

终于,比利叔叔乌黑巨大的阳具顶到了妈妈艳若桃花的嫩脸上。

“天啊——!”我不由惊叫了一声。比利叔叔的阴睫黑得吓人,实在是太大了,它乌黑乌黑的,虽然此时还是半软不硬地向前下方垂着头,可足足有六寸长,直径怕有四厘米。它象条黑色的巨蛇,一根根隆起的经脉怒涨绷出,背上湿淋淋的,满是妈妈溢漾给它的情水,吓得我的心几乎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不禁浑身冒汗。

突然,妈妈娇喘个不停,呻吟娇嗲起来,一声比一声大,象带有几分哭泣……

比利叔叔的情态好象很欣赏面前这位中国美少妇被奸操得上不来气儿的样子,看着她被得满脸妩媚的羞臊表情,似在享受妈妈被出来的“凄美和羞臊”,他腰部向后一撸,拉出怒涨冲天的粗大黑肉棍,带着几丝清亮亮的水线,离开了妈妈水汪汪的“蜜桃”,把颤动着的龟头送入妈妈嘴里∶“再给我嘬嘬……”“嗯……嗯……”

妈妈娇羞仰起脸儿,美妙已极地双目瞟看着比利叔叔,先是不停地用咀唇舔抿,接着就垂下眼睑,慢慢地张咀“哦”——含嘬吮舔起来……她舔嘬得轻缓而细腻,白嫩的玉手“把扶”着黑人粗长吓人的阴睫,嘬得比利叔叔“噢——噢——嗯噢嗯”地喊叫起来……

突然,这黑人猛地按住妈妈的头,用力地操动着……妈妈“唔……唔……唔嗯……”闷叫几声,吐出比利叔叔的阴睫,娇喘着∶“不行了——你……你的太长了……”她伸手到枕头下拿出一块雪白的方巾擦着口角,比利叔叔怒昂着被妈妈嘬舔得湿淋淋巨大黑棍,经脉棱暴,龟头水汪汪的,已膨涨展到七寸多长……

突然,他一个猛扑,妈妈娇呼一声,被他翻倒仰躺到床沿上,他乘势提起妈妈雪白粉嫩的双腿,分开压住,双手前探撮揉着妈妈雪白肥硕的乳房,把脸埋在妈妈的双腿中间猛吸狠舔起来……

从我这个方向虽然只能看到妈妈小腹下高隆的肉丘,而看不见比利叔叔口唇的活动情况,但他时轻时重、时急时缓的舔舐、吮吸动作却看得清楚,那“啧咂啧咂”的声音也清晰极了。

妈妈“噢==嗯==唔——啊”的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她雪白美妙的乳房乱颤起来,妈妈又不行了……

妈妈好象还有意识,象知道有人正在窗外看着她被陌生的黑人弄的情景,她的一双美目惺惺朦朦,几次向我看她的方向瞟来羞臊至极的目光。

比利叔叔在妈妈阴部品玩得无法尽兴,已站起身子,右手用粗大油黑的阴睫“啪啪”地敲打妈妈的粉肥肉丘,接着他龟头点击妈妈的肚脐眼儿之上一大截;

而他这么一“揿”,使硕大龟头愈显凸胀,冠状体下沿儿居然超出冠状沟差不多有一厘米。

妈妈将头枕在比利叔叔的左大腿上,右手搬下他粗长的黑阴睫再次把龟头含进口内吞吐起来,而她的双腿却对着台灯方向大大地张开了——啊!妈妈的美妙阴部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首先发现妈妈今天把本来就黑亮稠密的阴毛修得呈整整齐齐的倒三角形(刚才比利叔叔为她口交时还真没看清),这样一来使她饱满隆起的阴阜倍显肉感,那两片不知被多少中外男人弄冲戮过的大阴唇依然是那样的粉红光嫩,它们紧紧地抿在一起,中间只有细细的一道两寸多长的凹缝,真正象古人小说里描写的是“玉蚌一缝”,此刻,妈妈肥美的阴部,阴核肥红粉肿的特别呛眼,稍有经验的人一看便知,妈妈在今天起码被这个黑男人着着实实地狠奸狂过不下一两个钟头。她的情水和比利叔叔的唾液溶在一起,整个阴部一片水光,那条凹缝中爱液溢漾,连后面的小菊花周围都是湿涔涔的。

我正美美地观赏着我的“出生地”,不想比利叔叔大大的左手离开了妈妈的豪乳慢慢向脐下滑来,一下子就扪盖了她的整个阴部。“我这是”!我暗暗骂了一声,无奈地把目光移向妈妈的脸。妈妈的脸上满是妩媚迷醉的神情。

比利叔叔先是用巨阳在妈妈饱满多毛、肉嘟嘟的阴阜上轻轻抓挠了几下,慢慢划向她丰厚阴唇之间的凹缝,浅浅一入- 复轻轻抽出,在离开阴道口的时候,妈妈的阴唇翻张开来,象极美的玖瑰花绽放,他再次给妈妈奸入,连续二十几次,妈妈再也不住这黑人的奸操挑逗,娇喘着,呻吟着,扭动着身子,情水溢漾,不停地涌流出来………

比利叔叔见妈妈被他玩得情难自禁又极其淫美的样子,惊叹道∶“真好,真美……啊…我玩过数不清的女人,没一个能比许小姐你这么美妙……啊……”

他边说边臀肌紧收,腰胯猛一用力,乌黑粗长的阴睫径直一下子操入妈妈温湿滑润的阴内……,“长驱直入”,竟一下子就将七寸多长的黑家伙直插得齐根而没。又猛地抽拨出来,在妈妈粉红柔嫩的阴蒂上上下磨蹭起来,妈妈如遭电击似的,浑身一阵乱颤,“噢——嗯”一声娇叫,一下子抱紧了身上的这个陌生黑人……

比利没有象一般男人似的压在妈妈硕大的乳房上,而是双手分撑妈妈胸肋两侧,两腿绷起仅以两脚前掌抵着床面,把身体的重心完全集中在妈妈的美妙肥阴户,死死地顶着妈妈的妙穴,他浓密卷曲的阴毛覆盖了妈妈整个阴部。

随着比利叔叔的“勇往直前”,妈妈猛地紧蹙双眉并大大张开嘴,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半天上不来气,雪白娇软的身子不停地乱颤,脸儿艳红,好长时间,她又是一阵乱颤,才娇吟一声回过气来……

这时,比利叔叔仍死劲地抵住妈妈的最深处,他压着妈妈因被弄得太深而挺起来的的双乳,双手穿过妈妈的肩胛反扣着她的双肩,一边吻咂妈妈深深吐进她口内的舌头,一边开始了猛力的抽插奸操,只操了十来下,妈妈就被他弄得“唔唔”地娇叫着,仰脸摆头,双脚用力勾住比利叔叔的腰胯,白嫩的雪臀不停地摇扭起来……

这黑人按住妈妈雪白娇美的身子,分开压平妈妈雪白柔嫩的双腿,随着妈妈被他弄得的摇扭蠕动,看着妈妈一双媚眼变得惺朦迷醉的妩媚表情,猛地抽拨,复又猛地入,妈妈的呻吟和阴部被这黑人弄出的“噗唧…呱唧…噗滋…噗唧…”的声音越来越响,响成了一片……

妈妈真的好美,她雪白的肉体仰躺在床沿上,恰巧与比利叔叔通体特黑的雄壮男体缠骑压在她身上的奸淫动作溶绕在一起,黑白分明而又溶融为一,象美丽的女神被雄猛无比的黑人角斗士纵情舞弄,展现出妈妈的无限娇美,构成了一幅极美的人间极乐图。

这黑人斗士的每一下狠劲弄,都把雄壮的生命涌溶进入妈妈雪白娇美的肉体深处,妈妈美妙无极的肉体正被这黑人弄得越酥越软,连骨头都开始酥软了,她高雅的灵魂,正在被这黑人斗士弄得飘向云天,溶于七彩云中,不知春天从何处来……妈妈雪白娇美的肉体,正在床沿上展现出一幅无比美妙的“人间极乐图”……

喜欢就顶一下!!!
14 8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