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了别人女友..却也发现女友被奸

高二升高三的暑假,因为某种机缘巧合,我加入了黑社会。

说是黑社会嘛,其实也不算,不过就是在我们学校里一群势力很庞大的小混混,声势倒是很吓人,老是作威作福,因为据说外面有真正的黑社会在替他们撑腰,我们学校的老大是某堂口老大的未来接班人。

至于所谓的因缘际会,不过是经过巷口时看见我们学校的老大一个人被团团围住,而带头围人的正好是我国中球友。在我的劝说下,解救了老大。那个老大当然高兴啦,口口声声说我是个男子汉,邀我加入他们堂口,还说会给我一个不错的位置。

也好,反正以我烂透了的成绩,以后也考不上什么学校。不如就提前投入现实世界,还踏实一点。虽然有点偏激。其实偏激这个词不是我说的。这就扯到了我的女朋友。

我的女朋友不只是本校升学前段班,更是什么外文资优系之类的特殊班级,她成绩顶好,高中阶段就精通英文、韩文和日文。虽然长相不是很美艳,可是白白的皮肤和一头乌黑长发也不算差。所以大家总爱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连我有时候也觉得奇怪,这么好的女生怎么会喜欢我呢?

她完全不理会大家的闲言闲语,依旧和我出去约会、看电影、手牵手。可是自从我那年暑假加入了所谓的黑社会,她就对我颇有微词。她说她当初就是因为我的老实和认真的个性才觉得我很直得信赖,没想到我竟会一口答应加入黑社会,就算想累积人面,也未免太过偏激。

说是这么说,可是我们每次出去约会,我们还是很甜蜜。仿佛黑社会这东西只是个没什么意义的形容词。

事情发生在老大真正的老大的换帖终于出狱,说要包下KTV请所有小弟玩通宵庆祝庆祝的那个晚上。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大人物出狱,只是我们学校的老大邀请了我,我看他好像总是挺信任我的,所以才跟来。

整间KTV还真的都被包了下来,里面全都是走来走去浑身酒气的黑衣人士。

老大带我进入其中一个包厢,里面大都是我们学校里的熟面孔。

“啊!是阿酷仔啊!来来来,这边!”隔壁班,算是跟我挺熟的大卢慢招呼我。

“喂,阿酷仔,今天没带白白来喔?”长得很老成的土伯问。因为我女朋友长的白白的,凭着优异成绩在学校算小有名气,大家喜欢叫她做白白。

“小阿?没啊,她应该没兴趣吧。”我说。她真正的绰号叫小阿,因为她大口吃东西的表情很可爱,总是“阿——”的张大嘴巴然后一口把东西吃进去。

“啊,就别管那么多了,喝吧喝吧!”

大家吃吃喝喝,五音不全的唱着歌,很是快乐,什么都不必担心。

大约深夜11点多的时候,门打了开来,两个穿着制服的女生走了进来。

我稍微瞄了一眼,一白一黑。白的那个鼻子很挺,五官深遂,有点像混血儿;黑黑的那个比较矮一点,属于可爱型的,圆圆的眼睛、小小的鼻子跟嘴巴。

这两个女生丝毫不怕生的坐进位子,开始陪起酒来,谈笑间很有风尘气息。

片刻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也是认识的,知道有玩的,这两个女生当然也不肯放过。

深夜12点,我有点困了,注意到有人开始玩起激情游戏。

玩着玩着,那两个女学生竟脱起衣服,而身旁的朋友们竟也脱掉各自的衣裤,开干起来。说干就干的,看得我精神全都回了回来。

10分钟后,大卢慢似乎是干累了,坐到我身旁来倒酒。

“干麻?你不干啊?怕白白骂喔?不干白不干。”大卢慢喝着酒说,浑身光溜溜的。

“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是有点傻眼。

“哈!问得好!你看!”大卢慢起身去找回他的裤子,从口袋里拿出一袋东西。

“什么?”

“最新的催情丸!”大卢慢看着我:“就是春药啦!”

看到我的表情他又补充:“堂主的新货,为了今天的派对特别去进的,很贵的啊!一个包厢只分到这么一小袋啊!你看!”

他从小袋子里拿出一粒小小的蓝色胶囊,上面标示着一颗暗红色爱心,看来真的是很精致的上等货。

“所以你看这两个妹这么正,还不快趁现在干她们一干!”大卢慢说。

我吞了口口水,走到现正干得卖力的人群旁。

“喔!阿酷仔!你也来啦!快!这妞超欠干的!”土伯浑身是汗,阴茎在那个可爱型女生小穴里噗哧噗哧的抽插着。

“快!还不叫酷哥!”

“酷…酷哥……”那女孩呻吟似的说:“酷哥……快插我………”

“来啊,阿酷仔,小穴让你,我插她后庭小菊花!”土伯很有义气的把正爽的鸡巴抽出来,躺到地上,再把女孩抱到她身上。

我苦笑一下,解下裤袋,掏出肿胀得连我自己也有些吃惊的老二。

“快!插死这娘们。”土伯吆喝,自己也把阴茎慢慢埋入女孩那刚才已经被大卢慢干得很透彻的小菊花里。

我双手称地,看着女孩,阴茎一放到女孩的小穴口,竟然咕噜的就滑进去了。

“你叫什么名子?”我问,边感受着女孩里头热热暖暖的肉壁。

“陈…陈巧芸。”女孩双眼涣散,的确是一脸被下药的样子。

我再次打量了她一眼,褐色的及肩短发、古铜色的漂亮肌肤,有着紧实的皮肤和接实的腰,腿的肌肉和线条也很紧致,看来真的是干到一个勤于维持身材的好货色。

我的老二开始习惯巧云的肉穴,里面早就被弄得湿漉漉的,可能还有别人的精液,不过我不在意,仍旧干得起劲。没错,不干白不干嘛。

我干得越是深,越是觉得巧芸的受穴越来越紧,原来是土伯也很卖力的干着她的菊花,我的阴茎在阴道腔内似乎可以感觉到下面另一条隧道里也有东西在滑动,双洞中间只隔着一层肉壁。

我一边抚摸女孩像黑糖馒头的胸部,一边抽插。最后,终于舒舒服服的内射。

十分钟后,我跟大卢慢又一起去干另一个女孩。

虽然这个女孩早就浑身精液,但我还是毫不在乎的抱起她就是往她粉红肿胀的小菊花捅。大卢曼则是在那女孩上面插她小穴。

女孩屁眼里早就湿黏一片,屁眼也几乎形成一个大黑洞,合也合不起来,我于是更不费力的干着,然后内射。

我一拔出老二过没几秒钟,那女孩竟毫无顾忌的拉出屎来,屎上还有精液。可见是被干得很爽,拉完屎后又从小穴里喷出尿来。一看到这光景,众男人又忍不住全冲上来再干她一次。

我站起身来,擦擦汗水。

忽然门又打开,几个没穿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似乎也刚在别的包厢干过几轮。

“哇!都拉出屎了还在干!”其中一人说。

“哈,等等我也来。”

其中一个人是我认识的大牛,他先看了看眼前的景像,说了几句淫乱的话,然后又看看我,表情转为严肃。

“喂……酷仔,老大叫你过去311。”大牛说,头微偏指向外头。

“是学校那个光头老大,还是堂口那个老大?”我问。

“光头啦。”他说:“不用穿衣服了啦,现在大家都光溜溜走来走去的…穿衣服反而奇怪。”

“喔,好吧。”我耸耸肩,走出包厢。

走廊的冷气满冷的,我双手交迭护着重要部位快步走过,有个中年男子竟干到走廊上来。

走廊尽头是311包厢,我敲了敲门,然后开门进去。

“啊,阿酷仔来了。”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然后……

然后几个衣服穿的好好的状汉冲将上来,把我制伏在地。

我抬起头,往熟悉的声音来源看去。

光头老大坐在全黑皮革沙发上,大腿上坐着一个小腹稍微有点隆起,似乎有身孕、面无表情的年轻女子。

“这是我的性奴,喜欢吗?”老大看着我说,不是个真正的问题。

那年轻女子皮肤白白净净的,连私处都没有阴毛,唯独耻丘上刺青刺着“无毛小穴”四个字,她的小穴一端包覆着光头老大的阴茎,右大腿内刺清楚的刺着“公共厕所”、“我爱你”几个字,左侧大腿则是“请中出”和一条应该是延伸到大腿后侧的龙形。

“什么?”我问,脑筋一片空白。

“我说,这是我的性奴,你看,她现在已经怀孕了,可是还是要被我干。”光头用左手摸摸女子隆起的腹部:“她是因为被乱交才会变成这样的,连孩子的爸是谁都不知道,哈哈哈。”

“所以?”我被几个状汉压的有点麻。

“所以,加入黑社会,你说爽不爽?要性奴有性奴,要几个马子就有几个马子!爽不爽啊?”光头老大边说边吸怀孕少女的粉红乳头。

“爽啊。干麻?”我随便敷衍他。

“所以,我劝你呢,我是以朋友的立场劝你啊,我劝你跟白白分手,然后呢!正式投身黑社会!”光头很诚恳的说。

“把我压着就为了说这个?”我问,此时我注意房间另一角有些骚动。

 

 

 

 

于是把视线慢慢移过去……

两三个衣不蔽体的男子正手脚并用的钳制住一个同样光溜溜的女孩,女孩挣扎得很用力,手脚却被彻底制伏,嘴巴被人用SM专用的那种球形物塞住。

“小阿!!!!”我瞪大眼睛。

小阿嘴里被塞着黄色的球状物,球状物两端有皮带,皮带环绕到小阿的后脑杓,用扣子扣起。小阿双眼盈满泪水,眼神有些涣散的看向我,微微摇头,示意我不要看。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酷仔,我是被命令的。”光头老大收起刚才的油腔滑调,用真的很认真而且略带歉意的语气跟我说。

我根本无暇理他,拼命想挣脱几个状汉的压制。

“喂,小妞,他都说加入黑社会很爽了,你怎么还不快乖乖给干?”某个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原来是堂主。

“怎么回事?”我怒喝。

“白白……白白不知道为什么知道这个聚会,跑来说要找你,”光头说:“小弟把她带来我们这间……然后………”

“我们铁龙很喜欢,想要她!”堂主冷冷的说。

此时那两三个男人用力把小阿的脚分开,阴毛被剃成爱心的形状,接着一阵机械运转的声音慢慢回荡在房间里,越来越大声、越来越大声,最后,从小阿的阴道口掉出一根湿透的粉红电动按摩棒,和两颗电动跳蛋;其中一个男人把手移到她的臀部,做了什么动作以后,一个很像拉环的东西忽然探出小阿亮粉红的屁眼。我知道那是什么。

“不要!”我大叫。

另一个男人用右手用力一拔那个拉环,一条全长少说也有50公分的串珠被拉了出来,小阿的屁眼跟着喷出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混浊液体,随后拉出一条细细长长的黄色软便,尿液也喷了一地。

“不!”我用尽全身力气,称离地面几公分后,又被压回去。

“不过这妹仔说什么也不肯就范,说她相信你决不会乱搞别的女人,说你不可能会觉得加入黑社会有什么好玩的。”堂主慢慢的说,口气冰冷到极点:“不过现在她知道了,你刚才很爽的干过了别的女人,然后也觉得加入黑社会挺不错的。”

“我没……”

“住口。”堂主命令:“况且你知不知道巧芸是谁?是铁龙的干女儿啊,你这个白痴。”

我一愣,竟不知该说什么。

“你在那边干的那么爽,我们这边已经算是很客气的了。”堂主说:“至少目前为止是很客气。”

我又试着挣脱一次,可是双手双脚都被人反压着,使不上力来。

某个男人检视了一下串珠,又看了看小阿那取代了紧闭屁眼的黑洞口,缓慢的、残酷的,又把串珠塞了回去。一颗、一颗,塞到只露出拉环。

“好啦,这下让这妹仔知道事实,药效也差不多该发作了。这下可以好好干啦……”堂主站起身:“现在,让我们欢迎今天的主角!铁龙!!!”他拍手大叫。

一个男人从包厢厕所走出来,看上去约40好几,身材十分壮硕。等到他越走越近,才发现他身上满满都是刺青,连下体也都不例外。看来这家伙出狱后是连升好几阶了。

“调教得怎样?光头的方法有用吗?”铁龙问,看也不看我一眼。

“你自己看啊。”堂主说。

小阿的挣扎已经变成了轻轻颤抖,压住她的男人们渐渐松开手脚,但还是小心翼翼的,仿佛怕她随时会抓狂,接着男人们解开SM球体,让小阿的嘴巴恢复自由。男人们完全解除对她的束缚,然而小阿却不再扭动身躯,反而着凉似的轻轻颤抖,整个身体缓缓全缩起来,脸一阵潮红,耳朵更是熟透。

“真的有用?这妹仔好像开始那个啦……”铁龙露出淫笑。

“哼,喝了三杯饮料,每一杯都是整颗红心下去泡的,刚才又在全身、嫩穴、屁眼里抹满了红心膏,连串珠都泡过!这妹仔再怎么硬撑也没用!哼哼!我看观世音也要发浪啦!”堂主志得意满的说。

喜欢就顶一下!!!
24 5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