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强暴戏却被…假戏真做

徐蕾一向以清纯少女的形象出现在荧幕上,深受青年影迷的喜爱。然而,徐蕾却在事业的巅峰时期,嫁给一位年轻英俊的富商,从此退出影坛。她希望做一个贤妻良母,相夫教子,过平静的生活。

但天有不测风云,一年之后,丈夫的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夫妻二人的生活陷入窘境。幸好还没有孩子,徐蕾想重出江湖。

徐蕾复出影坛的时候,发现一年来涌现出许多后起之秀,自己的影迷有了新的偶像,昔日的辉煌不复存在。徐蕾费尽周折,才在一位青年导演的影片中谋得一个角色。

导演薛非以前是徐蕾的影迷,安排她在影片中出演女一号一位女大学生,片酬也十分优厚,这让徐蕾十分满意和感激。故事情节大体是一个女大学生,才貌双全,却被导师诱奸,从此落入风尘,最后香消玉殉。让徐蕾担心的是,片中有几场“激情戏”,导演薛非告诉徐蕾,男演员会把握好尺度,影片后期会进行技术处理,不会破坏她的清纯形象,个别情节会找替身,并许诺加薪。徐蕾思考好久,终于答应。

徐蕾一年来几乎没有多大改变,还是一副清纯女孩的形象。因此,影片拍得很顺利,剧组所有人都被徐蕾的美丽和演技折服。两月后,影片拍完一大半,只剩几场激情戏。激情戏没有剧本,徐蕾忐忑不安。

第一场是导师猥亵徐蕾的镜头。徐蕾有些担心,因为扮演导师的男演员吴义一直用色咪咪的眼光看自己,还经常动手动脚。徐蕾怕他不规矩。

戏开拍了。徐蕾身穿白色上衣、蓝色裙子、白色长袜,一副学生打扮。吴义中年教师打扮,坐在椅子上,徐蕾站在身边接受导师的个别辅导。

“开始!”导演薛非一声令下。

吴义嘴里胡乱说着,右手伸进徐蕾的裙子。徐蕾一惊,闪身躲开。

“停!”薛非叫道,问徐蕾:“怎么回事?”

“他……”徐蕾不知该说什么。

“剧情需要嘛!”薛非说,“什么叫激情戏?”

徐蕾默不作声,心想,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开拍!”薛非又说。

徐蕾只得回到原位,双眼看着桌上的讲义。吴义的手又伸进她的裙子,隔着内裤抚摸她浑圆的臀部。

徐蕾浑身一颤,刚要躲避,只听薛非说:“女演员注意!进入拍戏状态!”

徐蕾心想,做演员总要有牺牲,就没有动,吴义继续讲着,手抚摸的力量却在加大。

“他分明是故意的!”徐蕾想,自己的臀部只有丈夫摸过。

吴义继续讲着,手却顺着内裤的边缘伸了进去,直接接触到徐蕾臀部光滑的肌肤。

徐蕾闪身躲开,她受不了其他男人的抚摸。

“怎么回事?”薛非发怒了,“我们的资金紧张,不要浪费胶片!继续!”

徐蕾不敢说话,又回到位置。

这次,吴义的手直接伸进内裤摸索。徐蕾又动了一下。

“女演员别乱动!”薛非说,“你是他的学生,不敢反抗。要装出害怕、羞涩的样子。”

徐蕾低了低头,脸上一红。

“好!”薛非赞许着,“男演员也要注意,真实一点。”

吴义的手完全伸进徐蕾的内裤,贪婪地摸着她的两片屁股。

徐蕾浑身难受,心想,“忍一忍吧,否则还要重新开始。”

吴义得寸进尺,手向下一拉,悄悄将徐蕾的内裤褪到大腿上。

徐蕾一惊,欲要反抗,又想,“这么多人看着,真是羞死人。”幸亏还有裙子罩着,其他人并未注意。

“好!”薛非道,“继续!”

徐蕾终于没动。但吴义的手没有停止,从徐蕾的双腿之间穿过,伸到前面抚摸她的阴户。

徐蕾更加难受,赶忙夹紧双腿。这反而给了吴义更大的享受,他的右手被大腿夹着,手掌却依然可以活动,而且,充分感受到徐蕾的体温。他一边说讲义,一边摸着徐蕾的阴毛。

徐蕾感到心乱如麻,更难堪的是,身体在吴义的抚摸下竞然有了反应,这是一种久违的感觉。自从公司出事后,丈夫整天忙得焦头烂额,他们夫妻就再没有一次性生活,自己的身子已经三四个月没有得到爱抚了。

徐蕾的双腿有些颤抖,渐渐松开。吴义趁机用两根手指挑逗她的阴唇。

徐蕾呼吸开始沉重,觉得下体开始分泌出爱液。

“好!”薛非说,“你要表现出只能服从的样子,他是你的导师,掌握着你的命运。”

徐蕾不敢再动。吴义则更加放肆,手指伸进她的阴道,搅动着。

“哦……”徐蕾情不自禁地发出呻吟。

“很真实!”薛非赞许着,“反应再强烈些,要配合导师的动作。”

吴义的手指开始抽插,进进出出,带出很多爱液。徐蕾的身体随着他的动作上下起伏,口中不时发出声音:“哦……啊……呜……”

“OK!过!”薛非说。

吴义立即抽出手。徐蕾感到下体一空,随即一凉,意识到自己的内裤还在大腿上吊者,不敢当众整理,匆匆跑向卫生间。

吴义望着她的背影,脸上露出微笑。

徐蕾关上卫生间的门,长出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体,已经水流成河,立即满面羞红……

第二天,是下一场戏,导师强奸徐蕾。徐蕾有些害怕,找到薛非想不拍了。

“那怎么行!”薛非说,“我们是有合同的。你中途退出要赔偿所有损失。你赔得起吗?”

徐蕾摇摇头,她的确赔不起。

薛非说:“不用担心,又不是真的。昨天那场戏也是假的,演得很好嘛!”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你怎么知道不是真的。”

薛非又说:“这样,我把剧组其他无关的人都请出去,行了吧?”

徐蕾点点头。

片场留下薛非、徐蕾、吴义和摄像,连灯光师都出去了。

徐蕾心里稍安。

薛非说:“你们脱衣服吧!”

“什么?”徐蕾大惊,“脱衣服!”

“当然了,不脱衣服怎么拍?”薛非说。

徐蕾坚决地摇摇头,“我不脱衣服,死也不脱!”

无论薛非怎么说,徐蕾坚决不脱,这是她的底线。

“那怎么办?!!!”薛非发怒了。

徐蕾依然坚决地摇头。

“这样吧,”吴义说,“这场戏只有我一个人脱,让徐蕾穿着吧。”

徐蕾有些感激。

薛非摊摊手说:“怎么演?”

吴义说:“让徐蕾穿着裙子,里面套两条内裤,演戏的时候我撕下一条,然后做假些动作就行了。”

薛非想了想,问徐蕾:“这样行不行?”

徐蕾只好同意。

徐蕾去换衣服,穿了两条内裤。回来时,她看到吴义果然脱光了衣服,阳具坚挺着,又粗又大。徐蕾心中乱跳,赶忙转过身,不敢看他。

“开始!”薛非喊道。

吴义扑了上来,徐蕾尖叫一声,想跑。吴义抓住她,抱住就亲吻。徐蕾左右闪避,嘴唇还是被咬住。吴义的舌头钻进她的口中乱搅。徐蕾无法闪避,只能就范,被吻得意乱情迷。吴义的双手趁机撩起她的上衣,几下就解掉她的胸罩,扔到一边。徐蕾大惊,没想到他真脱自己的衣服,想叫停,嘴被堵住,只得奋力挣扎。

吴义抱起徐蕾坐到椅子上,双腿夹住她,双手乱摸她的乳房。徐蕾娇喘连连,身体有了反应,双手击打着吴义。

吴义双手抓住徐蕾的双手,嘴巴狂吻她的胸部。

“你干什么?”徐蕾惊呼,“快放开我!不要啊!”

吴义继续狂吻。徐蕾浑身乱颤,正想叫导演,吴义又吻上自己的嘴唇,拚命狂吸。

徐蕾用尽全身力气,挣脱吴义,“导……”刚叫了一声,吴义猛虎般地扑上来。

“说台词!”薛非喊道。

徐蕾早忘了台词,只想尽快逃走。她三步两步窜进卫生间,还未关门,吴义已经跟了进来,摄像立即把镜头靠过来。

徐蕾拿起洗裕喷头做武器,拧开,水流喷了出来,溅了两人一身。徐蕾上衣较薄,胸罩又被脱下,浑身湿透后,身躯立即显现出来,乳头尤为清晰。

徐蕾顾不了那么多,因为吴义已经扑上来抱住自己乱摸。

“啊……”徐蕾呼叫着,“放开我啊……”

吴义抱起她向床走去。

徐蕾喊道:“停一停!”

“继续!”薛非说:“女演员,别乱讲话,说台词!”

徐蕾连连叫苦,“砰”地一声被扔到床上。

吴义将她反过来,左手按住她的双手,右手伸进她的裙子,“嘶”的一下,把两件内裤都撕下来。

徐蕾惊恐万分,叫道:“你怎么脱我衣服?”这恰好是台词的一句。

“我不仅脱你衣服,还干你呢!”吴义也说了句台词。

“停……机吧”徐蕾叫道。

“来了!鸡巴来了!”吴义说着,撩起她的裙子,摸着她的阴户,嘴巴又吻上她的双唇。

徐蕾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身体却在吴义的抚摸下乱了方寸。就在此时,她觉得下体一紧,吴义的阳具插入了自己的阴户,阳具缓缓前进,逐渐塞满自己的阴道。

徐蕾连声惨叫,真的如同处女被强奸一样。导演鼓掌叫好,徐蕾叫苦不迭,心想,“你哪里知道我下面发生了什么?这哪里是拍戏,分明是被吴义强奸。”

徐蕾还要挣扎,吴义一面用舌头堵住她的嘴,一面下身用力抽送。他的肉棒感觉到徐蕾阴道的窄小,“真的像处女一样啊!”吴义感叹,心中激动,加快了抽送速度。

徐蕾逐渐松弛,她感到阴户正湿漉漉地迎接肉棒的进进出出,这种感觉就像在自己家,自己的床上,让丈夫的阳具在自己的蜜穴里进进出出一样。

“他不是丈夫!”徐蕾想,却控制不住下体对肉棒的讨好,她完全陷入快乐之中。

迷迷糊糊的,徐蕾听到吴义激烈的喘息,“他要射精!”徐蕾立即惊醒,“不要啊!”她叫着,双手用力一推,想使大肉棒退出阴道,不让吴义在体内射精。但是吴义紧紧抱住了她的屁股,随即一股热流直喷徐蕾的花心,烫得徐蕾浑身发拌。徐蕾无法控制自己,随着吴义的喷射,“啊……啊……啊……”地大声呻吟,一下子达到了高潮。

“过!”薛非喊道。

吴义心满意足地从徐蕾身上下来,撩过裙子盖住她的下体。

徐蕾浑身无力的躺着,薛非走过来说,“你演的真好,像真的一样!”

徐蕾暗暗叫苦,心想:“这本来就是真的。”

剧组休息了二天,准备拍摄最后一场戏。这二天中,徐蕾把自己关在屋里。 “真是没脸见人!”她想,“我怎么糊里糊涂地就被别的男人给插入了,还让他在体内射精,而自己居然还有了高潮,我真对不起老公!”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不能告诉别人吴义强奸了自己,否则,自己的清纯形象就将磨灭。“吃个哑巴亏吧。”她想。

二天后,第三场戏开始了,按照情节,徐蕾此时已经堕落为风尘女子。导演薛非亲自上阵扮演一个花花公子。排戏前,薛非特意递给徐蕾一杯咖啡,“我们只是做做动作,其余镜头由替身演员完成。”

徐蕾十分感激,将咖啡一饮而尽。

戏开始了,在酒店包间里,徐蕾坐在薛非怀里聊天、接吻。

现场的灯光忽明忽暗,徐蕾感到一丝心悸,随后感到头昏,机械地配合着薛非的动作,接着什么也不知道了……

徐蕾醒来时,首先感到下体火辣辣的疼,心里一惊,立即挣扎起来,看到自己还穿着衣服,就自己安慰,“也许是太累了。”

徐蕾拿到一笔不菲的报酬回到家,心中却高兴不起来,眼前总是浮现着吴义那张无耻的脸和自己被迷奸后的情景。

一月后,薛非突然打来电话,说影片未通过审查,将转到海外发行,并寄来一盘样片。

徐蕾感到有点不妙。

夜深人静,徐蕾悄悄起身,看了看熟睡的丈夫,翻身下床。她来到客厅,放进录像带。

影片开播了,徐蕾感到一点安慰,自己的形象还是那么清纯可爱、美丽动人。

影片播到第一场激情戏,吴义的手伸进自己的裙子。徐蕾有些紧张,就像当时拍戏一样。镜头一转,突然照到徐蕾裙子里面的风光,内裤被脱下,吴义的手指抚摸着她的阴毛。

“啊!”徐蕾惊呼,原来他们在桌子下面安置了另一台摄像机!

“咦?”丈夫突然出现,“你在看自己拍的戏?也不叫我。”

“哦……”徐蕾一阵慌乱,她一直不敢让丈夫看。

丈夫坐到徐蕾身边,奇怪地问:“三级片吗?”

“呜……”徐蕾支吾着,“这是……替身演员。”她撒谎道。

“噢。”丈夫没有怀疑。

镜头拉近,整个荧幕出现徐蕾阴部的特写,每一根阴毛都清晰可见。

“哦!这个替身演员是谁!这么开放!”丈夫觉得这个女演员的阴户似曾相识,又想不起是在那部三级影片还是A 片里见过,他还没有发现这其实就是他妻子的阴户。

“是……香港请来的。”徐蕾说,偷眼一看,发现丈夫未发现片中的女人正是自己的妻子,还看得津津有味,心中稍安。

镜头又转,吴义的手指插进徐蕾的阴道,前后抽动,带出许多蜜汁……

徐蕾的脸在发烧,好在这一段很快过去,画面又呈现出徐蕾灿烂的笑脸和美丽的倩影。

“拍的挺漂亮。”丈夫赞许着,“你还是那么美丽。”

徐蕾心乱如麻,轻轻靠在丈夫肩头。

影片继续播放,到了第二场激情戏,吴义抱住徐蕾乱摸,并脱下她的胸罩。

“这也是替身演员。”徐蕾赶忙解释,“只有脸是我的。”

“哦。”丈夫相信了,抓起徐蕾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根上。那里已经隆起,丈夫干脆掏出阳具,让徐蕾抚摸。

荧幕上吴义撕下徐蕾的内裤,挺着肉棒插入她的阴道。

“这个替身和你身材很像嘛!”丈夫说。

徐蕾心中苦楚,心想,片中这个被强奸的女人其实正是你的妻子呢。

镜头一转,照到吴义一耸一耸的臀部,随后是肉棒进出阴道的情景。

“原来导演们早已知道吴义在强奸我。”徐蕾痛苦地想。

丈夫却兴致勃勃,“香港女演员真开放,这简直是A 片嘛!”

荧幕上,徐蕾的阴道分泌出大量蜜汁,出现男女的呻吟声。

“这男演员好大啊!”丈夫说,“那女的受不了了。”又舞着自己的阳具笑问:“我大还是他大?”

徐蕾无地自容……

最后一场激情戏终于上演了,徐蕾稍稍安心,毕竟自己和薛非没做什么。

然而,事实出乎意料,影片中,徐蕾和薛非拥抱了一会儿就开始脱衣服,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徐蕾大惊,“这是我吗?”

片中的徐蕾已开始给薛非吸阳具,画面推进,正是她那张清纯的脸,口中含着肉棒贪婪地吸着。

徐蕾大脑“嗡”的一声,“难道……他们给我吃了迷药……”徐蕾想起那杯咖啡,“我做了什么一点也不知道!”

片中的徐蕾跪在地上,晃动着雪白的屁股,阴户清晰可见。薛非把大肉棒从后面插入,随后,镜头转到徐蕾脸部,她双目紧闭,小嘴微张,发出诱人的呻吟声。画面向前,照到她晃动的丰乳,再向前,照到她的阴毛和被阳具塞满的阴道。

片中还有对话。

薛非说:“你舒服吗?”

徐蕾说:“太舒服了,使劲!”

“多长时间没人你了?”

“好长时间了……噢……想死我了……”

“那你喜欢被我吗?”

“喜欢,被你得太舒服!”

“喜欢我射到你屄里吗,喜欢就求我吧。”

“求求你……射吧……把你的精液……都……射进去……射到我的……骚屄里……求你了。”

薛非从后面抱紧了徐蕾的腰部,大肉棒一阵猛烈的抽插,接着紧紧压住徐蕾的阴户,屁股不停的抖动,显然已在徐蕾的阴道里射精。

徐蕾被射得整个人都趴到了地上,当薛非把大肉棒抽离时,一股白浆从徐蕾的阴唇之间缓缓倒流出来……

“啪”的一声,丈夫抓起茶杯砸向电视机,“轰……”电视机冒出滚滚浓烟。

丈夫吼道:“这也是替身演员吗?!!!”

徐蕾默默无言,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