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操漂亮女网友

坦白的说,她是我约会过的网友中最漂亮的,素质也是最高的:美术学院在读油画系学生。

所以当我第一次和她见面的时候我变得很拘谨。

尽管之前的网络聊天中她已经答应和我开房,当我见到身高1米65,体重95,苗条高挑,有着一头漂亮的长发和俏丽的瓜子脸以及冰润的双唇的她不免还是有些自卑,再加上都不知道最近的宾馆在哪里,我只好提出到附近的水吧坐坐再说。

正当我一边和她聊一些很正经的话题,一边绞尽脑汁搜索印象中附近的宾馆,她的电话响了,学校通知她回去开会,马上回去。

看来开房的可能是没有的了,尽管内心失望,我还是很有风度的打车把她送回了学校。

临别时不忘问一句:下次我再约你,你会出来吗?她的回答很简洁又很费解:可能『可能』吧。

这句话让我在回去的出租车上重新复习了高中语文的断句和判断主谓宾。

回去后我和一位同道中人用短消息聊起这个事。

他说他见天见了一位魔鬼身材但同时也是魔鬼脸蛋的少妇。

由于实在受不了那张恶心的脸,他让他的同事打来电话,撒谎撤退了(PS:这位同好对女性的要求比较高,如果是我,当然是上了再说——反正关了灯都一样^_^)说到这里,我不禁心里一惊:我这位天使般的脸蛋的网友会不会也耍的相同的把戏呢?不过事已至此,我自我安慰道反正就当做了一回正人君子,见了一次正常的面吧。

过了几天,开车路过她的学校,回来后忍不住给她发了条短消息。

没想到她的回答是:你还记得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看来她一定认为我生活在花团簇拥之中,寻她不着自然有别人补上。

这样说来她多半不是当时借故脱身,而是确有其事,而且从她迅速的回消息给我来看她似乎对我没有什么厌恶。

哈哈,有戏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更加加速了故事的进展。

一天上午我收到一条关于『非典』的笑话,随手就转发给了她,很快她就回了消息:你在干什么?我贫了几句嘴回去,无非就是什么『我正在想你啊』之类的肉麻话。

她反问我:你老婆不在啊,那么嚣张我立刻一五一十的把我打算老婆在的时候怎么约她,老婆不在时又怎么约她的计划合盘托出。

反正是发短消息,咱不怕脸红,嘿嘿。

她『呵呵』一声,回消息问:你平时喜欢和老婆怎么做?正中下怀!她自己把话题扯到了性爱上,下来就看我的拇指工夫了……结果那天上午我和她用短消息聊了一上午性,从她喜欢的姿势到她男朋友的『草草了事』;从我初次约会网友到去年五一的辉煌,我们的话题深入而且广泛,我们的问答直接而且敏感。

尽管当时我恨不得马上过去和她见面,但理智告诉我机会还未成熟。

不过当她在最后一条消息中说我要画画了,乖,自己玩吧。

,我知道这个油画系女孩肯定属于我了。

(抱歉啊各位看官,拉扯了那么久还没有进入正题,浪费各位的时间了,不过既然都看了那么多了,再继续耐点心,好戏马上开始。

)时间在我对和她见面的幻想中又过去了几天。

在我意外的在下午两点以前从午觉中醒来之后,手机上收到了她的短消息:下午出来吧。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斗争是和她见面呢还是先应付了工作的事),我决定还是去和她见面,毕竟,女孩子主动开口约你这种机会不是随时都遇得到的。

这次见面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准备的,因此我直奔事先了解好的一家三星级宾馆,开了房间,买了安全套等她过来。

经过一段焦急的等待,她戴着口罩(正在流行『非典』)的身影终于在我穿过房门猫眼的视野里出现了。

在她举起手要敲门的瞬间,我拉开了门。

她冲我笑笑,很自然的走进房间。

她今天的打扮和那天我们初次见面时变换了一种风格。

那天是一身黑色的针织衫和黑色的牛仔裤,今天则是波西米亚风格的上衣以及套着短裙在外面的牛仔裤,看起来颇有些另类。

看到我在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她把小包包往床上一扔,问了一个让我摸不着头脑的问题:现在怎么办?那又能怎么办?我走过去,拍拍身边的床,说:你说呢?她大方的坐在我身边,扭头去看电视,我便伸手过去搂她的腰,嘴唇就往她的脖子上凑。

没想到她咯咯一笑挣开了,站起来一个劲的换台,嘴里自言自语的说:怎么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呢?我问:怎么,不好意思么?她点点头,眼睛却仍然紧盯着电视屏幕。

我说:别不好意思,来,坐下。

说着就伸手拉她。

她半背对着我坐下来,正好坐在我的两腿间。

我环住她的腰,一边在她耳背后轻声的说:你闭上眼睛,就把我当成你男朋友就不会不好意思了。

一边把手抬起来,隔着衣服托住她的乳房。

手心传来丰盈的充实感令我几乎不敢相信,因为光从外面看她的乳房很小,以我以前和别的女孩的经验,这种几乎是靠乳罩撑出来的小乳房是绝对不会产生这种圆匀充实的手感的,五体头地支持多只是稍微的涨住手而已,完全无法托住。

意想不到的感觉顿时使我立刻勃起,我正欲进一步抚摸,没想到她再次起身,逃到了对面的床上。

我不喜欢对女孩强来,所以我没有追过去继续。

我坐在这边的床上说:现在你这样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她盯着电视思考了一会儿,说:这样吧,你把你的眼睛蒙上。

哦,原来她是不好意思让我脱她的衣服。

我尝试着问:我转过身去不看你不行吗?不行!必须把眼睛蒙上。

她毫无商量余地的说。

我继续为能亲手脱掉美女的衣服而努力:你就那么不好意思吗?反正呆会儿都要全部看到的。

这不一样啦。

看来不妥协是不行的了。

我无可奈何的把外套罩到了头上,嘴里仍然不甘心的嘟哝:你怎么不到卫生间里去,非让我这样活受罪?她快人快语的反问:那你怎么不到卫生间去??哦,原来可以这样,你早说嘛!我扯掉外套,也不抬头看看估计已经脱了一半的她就径直的进了卫生间——我才不想急着看这一眼而坏了呆会儿的大事呢!片刻,她就在外面叫:好了!我应声而出,却见她的衣服裙子内衣内裤摊了一床,她自己已经躲到了另外一张床的被单下,手拢住被单口,似乎还有一点不好意思。

这个时候我就不要也一样不好意思了。

我很自然的站在她面前脱掉身上的衣服,连内裤也不留,赤条条的躺到她的身边。

见我躺下来,她有些不自然的把脸别过去,我笑她:现在还不好意思?说着就扳过她的脸,打算接吻。

没想到她却把脸扭向另一边,说:不接吻。

为什么?我又没有口臭。

我不甘心的继续扳她的脸,可是她仍然坚定的躲避着我的嘴唇,回答道:连我男朋友也不能和我接吻,不信你可以去问他。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继续,便转而求其次,去吻她的耳垂。

这次她没有再拒绝,而是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任我的嘴唇和舌头在她的耳垂和侧脸上滑动。

一边吻,我的手一边不失时机的顺着她裸露的肩膀摸下去,伸进被单里,抚摸她的双乳。

她的乳房果然货真价实,虽然小,可是饱满圆匀,柔软的撑起我的手心,让我忍不住就拨开被单,仔细的欣赏这对象她的皮肤一样洁白细腻的尤物。

在手指捏揉一颗粉红色的小乳头的同时我的嘴唇覆盖在了另一颗上。

她的呼吸声开始渐渐变得急促,手也开始抓我的肩膀。

我吮吸着,手滑过她平坦光滑的小腹,径直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找到害羞的隐藏在阴毛和阴唇之间的阴蒂,仔细的揉捏起来。

这下她的呼吸迅速的加快,手更加用力的抱住我。

揉捏一阵,我借着亲吻她的小腹的动作,整个的掀掉了盖在她下身的床单。

因为全身都暴露在我面前,她害羞的夹紧了双腿,似乎不想让我看到她黑漆漆的隐私,但这和刚才坚决的拒绝不一样,这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已,被我两手一扳,她的双腿就半推半就的分开了,窄窄的阴唇就出现在我面前。

我俯下脸,伸出舌头开始舔,她顿时啊的叫起来,身子扭动着,手象是在推我的头又象是在按,反应甚是激烈。

我才不管那么多,两手抓紧她的双腿,深深的埋着头一个劲的又舔又吸,耳边不停的传来她无法忍受的欢畅的叫声。

略带咸味的淫水不一会儿就流进了我嘴里,我用手指一摸,阴蒂和阴唇全滑溜溜的了,这下我可以更加肆意的玩弄了。

于是我慢慢的把中指插进去,先在她阴道壁的嫩肉上四下勾了一阵,惹得她全身绷紧之后再把食指也并进去,然后开始有节奏的抽插。

她啊啊的呻吟着,手一会儿抓紧我的胳膊一会儿又抓紧床单,下身随着我的节奏不停的压下来,拼命的摇摆着,发出噗噗的抽插声,淫水也不住的往外流。

我看着她一副欲死欲仙的模样,禁不住加快了手上的动作,片刻我忽然感觉她的阴道猛然扩大,似乎努力的在吸着什么,接着又恢复,如此重复了几次,她啊啊的叫着,手拼命的把我的身体往她身上抱,我知道现在是时候来真的了。

我抽出手指,不慌不忙的取出安全套戴好,转身过来看到她正象所有急于接纳的女人一样慢慢的扭动着自己一丝不挂的胴体,呼吸急促的等待男人的征服。

我跪下去,分开她的双腿,找到阴道口的位置,扶着勃起的阴茎,一点一点的塞入她饥渴的骚穴里面去。

随着阴茎的慢慢进入,她脸上的表情也在逐渐的变化,先是忍耐似的紧闭双眼,然后是舒展开眉头,接着嘴巴也打开来,从喉咙深处传出一声极度舒畅的啊~~~~~~~ 。

我感到阴茎终于被温热的肉体彻底的包裹之后,就开始缓慢而有力的活塞运动。

说实话,她的阴道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紧,不过她的反应远比我想象的大,我才抽插几下,她的手指就几乎要抓穿我的背,弄得我不得不一边抽插一边气喘吁吁的告戒她别抓伤了我,回去不好跟老婆交代,她这才收敛一点,不过叫床声还是一如既往的放肆。

跪着插了一阵,我把她翻过身来,开始了我最喜欢的背后式。

她高高的翘着白白嫩嫩的大屁股,手撑着头,啊啊的叫着被我雄壮的阴茎冲击得全身一下一下的抖动。

如此美丽的一个少女如此淫荡的趴在我面前,让我感受到了无比的刺激,一激动,下体一麻,大股股的阳精就喷涌而出。

我紧紧的五体头地支持住她的屁股,直到最后一滴都射尽才松开手。

松开手之后她的屁股仍然意犹未尽的贴着我的身体拼命的摇了好一阵,直到我抽出疲软的阴茎,她才恋恋不舍的倒在床上。

激情一过,她立刻又恢复了刚才的矜持,迅速的扯过被单盖住身体。

我俯下身,问她:觉得怎么样?她脸冲着墙,笑了笑,没有出声,看来是比较满意了。

我靠在她身边,一边轻轻抚摸她的胳膊,一边说:你等着,待会儿还有你好看的。

这下她把脸转了过来,表情里似乎有些不置可否的笑着看了看我,又把脸转了回去。

我也不管她,自己调整呼吸,放松心情,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

这是我的经验:做了一次之后你太急着勃起做下一次,反而会影响情绪;相反,高潮过后舒服的休息一会儿,闲扯几句,看看电视,很快就能进入状态。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阵,大约过去了20来分钟吧,我看看时间似乎不多了,便准备开始下一次。

我说: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

她顺从的趴过身子,裸露出整个后背。

我跨坐在她的身上,开始顺着她的颈子往下揉捏,一路的捏下去,直到我的手又一次压在她的阴部上。

我轻柔的摩擦着她依旧湿润的阴部,手插进她的身前,挤在她的乳房和床垫之间,配合着一起爱抚。

不一会儿她的身子就开始扭动起来,我顺势把她翻过来,一手继续揉弄她的阴部,一手扶起半勃起的阴茎,凑到她嘴边。

不肯跟我接吻的她却一点都不拒绝我残留着精液的阴茎,一张嘴就含了进去,深深浅浅的前后吮吸起来。

实际上口交的精神快感远大于肉体快感,看着自己粗陋的东西含在美女红润的小嘴里,那种强烈的征服感使我立刻完全勃起,甚至于担心要马上射出来。

于是我差不多马上就拔出了阴茎——我要征服她的阴道,而不是口腔——让龟头贴着她的皮肤一路摩擦着滑下去,滑向战斗位置。

她显然很享受这种特殊的爱抚,身子强烈的弯曲,呻吟加上用力的抓握,让我充分的感受到她肉体的极度快乐。

又一次的,我的阴茎深深的插进了她的小穴里。

她拼命的绷紧身子抱紧我,大腿打开来夹住我的屁股,好象要我更加用力的插她。

我以手撑起身子,以俯卧撑的姿势有力快速的作活塞运动,这是我最有力的姿势,身子除了下体完全不接触女方的身体,这样可以给下体更加充分的运动空间,从而也使运动的幅度和力度能放到最大。

果然,在这种姿势的冲击下,她完全迷失了自我,只是叫,只是扭,只是抓紧我,全然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忘记了她甚至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她心里此刻只剩下充斥全身的快感。

虽然俯卧撑式能给双方极大的快感,可是也非常消耗体力,我插了大约几分钟,就觉得胳膊撑不住了,便坐起来,她也跟着坐起来,顺势骑坐在我身上,变成了男下女上式,只不过我还未来得及完全躺下,性急的她就紧紧搂着我的脖子疯狂的开始前后摇动屁股,弄得我只好继续坐着,扶着她疯狂扭动的腰身以保持两人的平衡。

她的脸后仰着,非常投入的摇动屁股,不过这给我的快感并不强烈,也许她换成上下套动可能还会强烈些,不过看她那激动的又叫又唤的样子,我没有变换姿势,只是不时上挺一下,慰劳一下重压之下的阴茎。

这种姿势持续了一段时间,我的阴茎根部都被压得有些隐隐做疼了。

我觉得该我发威了。

于是我把她推倒下去,她的头正好挤在床边的墙上,这下好了,每冲撞一次,她就被迫歪一下头,头发胡乱的散在脸上,红润的嘴唇半张着,眼睛紧闭,那样子真是性感之至,如此美丽的女孩如此疯狂的与自己做爱,让正在努力奋斗的我甚至怀疑自己在梦中。

随着动作的加剧,她的脑袋也不停的滑下去,直到几乎要滑到床脚下,由于床脚处靠着房间的入口,我害怕她肆无忌惮的叫床要引来宾馆的人,便拔出阴茎,转而用嘴和手爱抚她,让她狂放的肉体得以松弛片刻。

果然,阴茎一拔出她便瘫软下来,不再象刚才那般激烈的乱扭,只是当我亲吻她的敏感部位时,不时的用手抓抓我的头发。

我的嘴顺着她的脖子一直往下吻,当吻到她性感的肚脐时,她的反应忽然加剧,特别是当我把舌头伸进肚脐里,使劲的舔里面时,她抓我头发的手似乎想要把我抓成秃子般的用力,疼得我只舔了一会儿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别那么使劲嘛,抓掉了我的头发回去跟老婆可不好交代喔。

她不好意思的扭脸而笑,手轻轻的摸了一下我的脸,说:谁叫你舔得我那么舒服……看着她的媚态,我欲火又起。

我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拉起身,说:你不是说喜欢站着作吗?说着就站起来,抱起她的一条腿,一手扶着阴茎努力的寻找着她阴道的位置。

也许是我俩身高相差得还是大了点,我摸索了半天都无法把阴茎插进去,她急了,一搂我脖子,索性把另外一条腿也抬了起来,她整个人顿时就吊在了我的身上,我双手抱住她的双腿,把她的身体往上用力一举,再往下一坐,阴茎终于顺利的插了进去。

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紧紧的箍着我的脖子,然后我就手上使劲,开始把她上上下下的抛动,让阴茎也跟着在她的阴道里进进出出的使劲摩擦。

虽然这个姿势我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活动的范围不大,可是每一次都相当于用她全身的重量来插入,几乎深入到子宫内,所以她简直被爽翻了,几下下来,她竟然不顾一切的大叫起来。

舒服……我好舒服!说实话,我虽然在各种情色作品中看到过许多女的被干爽时会发出各种淫声浪语,可是在和她做爱之前我一次也没遇到过,今天我算是领教了。

看来她喜欢站着做爱也不时浪得虚名的。

虽然刺激,可这名为『意大利吊灯』的姿势实在太消耗体力,要知道她可是95斤重啊。

我大约站了5分钟就有些吃不消了,便慢慢的把她放到床上。

也许是刚才太刺激,也许是放她下来时压到了阴茎,我才把她安放到床上就突突的射了,实在是不够尽兴啊。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得走了,临走时我问她:这次够厉害了吧?她还是笑而不语。

我又问:是不是下次我约你,你就不出来了?她立刻纠正:我可没这么说啊!哈哈,看来她是被我收拾够了。

我决心另外找时间约她出来再狠狠的干几次,各位就等着看好戏吧!

喜欢就顶一下!!!
1 3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