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的红杏出墙

一天下午,装修工人丁原,因为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他开门入屋,刚想进房,发觉房门虚掩,里面有男女的说话声,丁?驻足仔细一听,原来是他25岁的太太和同乡曹?。曹?和另外两个男同乡租住这里的另一间房。

丁原疑心太太红杏出墙,便悄悄从门隙偷看。只见自己太太身穿薄得几乎透明的睡衣和内裤坐在床上,她没有内衣,一对大豪乳沉甸甸地微微抖动。她头发散乱,面上露出惊惶之色。曹?上身赤膊,只有一条内裤,色迷迷地看着丁太太两只微颤的大奶。

在豪乳的震动和女人恐惧的神色中,曹?的阳具高举,撑高了三角裤。他威胁道∶“你老公借了我十万元做生意,但他生意已失败,而我不收利息。如果是借高利贷,你们全家早已经没命了!你陪我上床,连还利息也不够呢!”丁原知道不是太太给他戴绿帽,对曹?十分愤怒,他立刻就想冲进去。但是,他又一想∶如果曹?逼他还钱,那如何是好呢?他内心十分痛苦,紧握住拳头。

曹?突然拥吻丁太太,一只手疯狂地握捏她的乳房。她极力挣扎,被掌掴了一下,口角流血。他将她的睡衣扯下来,只余下内裤。丁太太和曹?隔床对视,她左闪右避,一对豪乳因呼吸急速而怒胀,抛动起来,如一排排波浪,引得曹?脱去内裤,将大炮瞄准了她。

曹?扑过去,丁太太跌伏地上,被他一脚踏住背部,再大力剥去她的内裤。她挣扎着爬起,却被他压在背上。她左右挣扎,一对倒挂的乳房大力左右摇动。

“救命呀!”她大叫。曹?两只手力握一对豪乳,握至乳房也变了形,连乳汁都挤出来了!房外的丁原忍无可忍,正想不顾一切冲进去,却被曹?一声大喝吓得呆住了。

曹?泠笑道∶“你再叫,我就杀死你全家!”她不敢再叫,饮泣起来。

丁原也知道,曹?孔武有力,他决不是对手。若进去,他真会恼羞成怒,杀死他和太太,还有他们的孩子。想到这里,他流下了眼泪。

这时,曹?再用手托起丁太太腋下,命她两手按在床上,跪在地下,抬起她那雪白浑圆的屁股,?行将阳具插入她的肛门。

一下、两下,仍然插不入紧窄的屁眼,第三下终于进入少许,接着便自动被她肛门的收缩吸入了整条阳具。于是曹?半蹲着,两手扶住她的盘骨,一下又一下向前挺进,速度越来越快。丁太太那一对大豪乳,在床对面镜子的反映下,急速双双向前抛高,乳蒂也逐渐胀硬起来。

丁太太只是默然流泪,泪水大量下滴,落在大白奶上,在豪乳的急速抛动中反弹于地上;曹?兴奋地大力握捏着她的一对大肉球,握得她痛苦呻吟惨叫。

在曹?想发泄时,他突然拔出阴茎,?忍着冲动,一手穿过丁太太胯下,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肩,抱起她转身使她仰躺,头倒挂在床下悬空,而他跪在地上,将阳具塞入她的口里。丁太太紧闭着口不愿就范,他就一拳打向她肚中,她惨叫一声,张开了口,阳具便塞入她口中,开始大力抽动着。

丁太太那胀大的乳房高耸怒挺于床上,正好被他两只手用力握住狂捏,他抽插了一会忍不住要射精了,却又拔出阳具来。丁太太的口被塞至快要窒息,又被打了一拳,已失去反抗能力了,曹?拉她上床,扑上去,分开她的腿,大力插入,在她的惨叫声中,阳具已进入她的阴道了。

由于刚才肛交与口交都?忍住不发泄,这次刚进入阴道,那紧窄而湿热的感觉,以及?奸的兴奋感,已使曹?无法自制,只挺进了四、五下便狂射出精液了。他马上狂吻她的嘴,两只手乱捏一对饱满的大奶子,直至射精完毕。

丁太太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犹如死人般,细看又不像,她在喘息,大豪乳如波浪般起伏,下身有精液流出,而她张大了空洞失神的眼,汗水不断向两旁流下。

曹?跪在床边,一只手不倦地仍在把玩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则抚摸她流出精液的阴道口,把精液涂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上,变态地淫笑着,甚至俯身吻她脸上的泪水,热吻她的朱唇。

房外的丁原又震惊又愤怒,他气得要死,几乎快要晕倒。但是,一切都太迟了,为什么一开始的时侯没有勇气去制止他?为什么要怕他?

他狂奔出街,像个深山大野人般走进公园狂叫,仰头质问青天。

过了很久很久,当他冷静下来时,又认为即使他冲进去、阻止了事情的发生,但仍无法阻止第二、第三次!他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脑海中一片混乱,还被警察查了一次身份证,直至深夜才猛然惊觉,但他还是害怕回家,他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太太!

丁原在深夜十一时才回到家中,他的太太小敏还未睡,眼睛红肿,而他自己也脸有泪痕。两人互相凝视,同时快速避开对方的目光,好像被火灼伤一样。他没有勇气问太太,也同时感到太太已知道他可能目睹了一切。

此时无声胜有声,但是,熄灯睡上床时,他听见了她的饮泣声。

第二天早上,丁原第一个起来,接到深圳一个长途电话,是曹?太太打来的,要曹?回深圳修理一下门窗。丁原告诉她,曹?去了大屿山做装修,几天内不回来,他刚好有事要去深圳,可以顺便替她修理。

收线后,他告诉太太要去深圳工作,两、三天才回来。然后,他出门,在下午抵达深圳,去到曹?的住处。

二十一岁的曹太太比丁太太还年轻,也比她高大而美艳。她是个苏州姑娘,有对三十八吋的巨乳。当丁原看着微笑的曹太太时,感到这一次不算是赔本生意。

曹太太泡了两杯饮品,一人一杯。丁原故意推跌桌上东西,在她俯身拾回时,迅速在她饮品内放下迷药。

曹太太在半小时后昏睡在沙发上,丁原抱她入房,自己先脱光衣服,再脱掉她的衣服,先是外套、恤衫、胸罩,然后是高跟鞋、西裙、内裤、丝袜。

曹太太有几大优点:比他太太高大,皮肤更雪白,美腿修长,有大学程度。他轻轻分开她的腿,将复仇的阴茎顶住她的阴道口轻磨,再压在她身上吻遍她全身,眼、耳、口、鼻、乳房、肚子、大腿,最后是樱桃小嘴。

在热吻之中,他的阳贝缓缓插入曹太太阴道内,两只手摸捏着两只胀大的肉球,他觉得她那又白又大的乳房,竟比他自己的太太还坚挺!他一阵冲动,大力一插,彻底占有了她,然后两手扶着她的腰,一下接一下挺进。看着她那两团大圆肉地动山崩似地抛动,在向她射精时狠咬她两只大白奶,在一对豪乳上留下了有血丝的牙齿印。

丁原虽然发泄完,但不马上拔出阳具,他要阻止精液流出,要使她受孕,要曹?付出更大的代价。

到了晚上十时,当曹太太逐渐醒来时,竟发觉自己一丝不挂的伏在丁原身上,她大吃一惊!想挣扎,却浑身没有气力,而丁原马上移动她的屁股,阳具立刻又滑入她的阴道内,那是因为他留下的精液变成了润滑剂。

曹太太全身一颤,吓得面青唇白,像猛鬼破棺而出似的。她愤怒地叫道∶“你这禽兽!人渣!救人呀!”丁原镇定地说道∶“你想叫人来看我们做爱吗?不用反抗了,因为我已?奸了你一次,并在你里面射了精,你可能怀有我的小孩哩!”曹太太哭了,她挣扎着,两只手猛打他。看她披头散发伤心地痛哭,和两只胀大乳房的摇动,使他有变态的兴奋和冲动,他气愤地用力握住她一对大奶子向下拉,再一只手扭着她的马尾长发下压,双目迫视着她,将她丈夫?奸他太太小敏的暴行说了一遍。

曹太太震惊地摇头,大声说不相信。但是她想深一层,也终于相信了。她认为可能性极高,否则胆小怕事的丁原又怎敢侵犯她?他怎会恩将仇报?因为她也知道丈夫借了十万元给他!

曹太太突然眼前一黑,全身发软跌伏在他身上,动也不动。丁原感到她的心微弱地跳动,他撑高她的上半身,吸吮她两只胀红饱满结实的乳房。她初时没有反应,但一分钟过后,他感到奶子的热力逐渐增加,甚至有点烫热了,而她也产生急剧的心跳,并且他每吸吮她一下乳头,她就全身发冷般抖动一下,越来越大力,甚至整个人也像触电一般抽搐着!她不但在抖动,连屁股也轻磨起来,作圆周式的转动力压着他的阴茎,就好像在磨豆腐一样。

他又兴奋又奇怪地看着她,曹太太紧闭的两眼忽然张开,如僵尸复活一般,眼内射出烈火,像想他吞入肚中一样。看她的小嘴在邪笑,他明白到她眼内射出的,是少妇悲愤的妒火,是出墙红杏的淫笑!

果然,曹太太把玉手按在他肩膊上,俯身大力转动大屁股,越夹越快,于是她那一对雪白的大肉球,便在旋转中不停地磨擦他的胸膛。她气喘了,呻吟中邪笑着说∶“就让他知道淫人妻子的下场吧!”丁原从来未见过一个女人可以淫荡到这地步!他的阳具被她的阴核磨擦得几乎不能自控了,并且她的阴道紧夹着它,而她的一对豪乳又狂舞着,加上她的呻吟和笑声,披散的头发飞舞着。他忍不住了,两手大力握住曹太太的豪乳向她射精,而她也在这时高潮了。

曹太太也没气力了,跌伏在丁原身上,张开小嘴和他热吻,直至他发泄射精完了,她仍一动也不动。

这天晚上,丁原就和曹太太睡在一起。

第二天早上,在香港的曹?接到深圳太太打给他的电话,指责了他的暴行,而且坦然承认她昨晚和丁原睡觉。他惊呆了,躲入房中呆想,直至他两个兄弟上了班,丁太太也带两个儿子上学回来,他才走出厅,像行尸走肉一样。

坐在客厅的丁太太见势色不对,正想入房,被他喝住,声嘶力竭地斥道∶“你老公昨天去了深圳,?奸了我老婆!我老婆刚打电话来跟我说的!”丁太太万分震惊,又恨又怒地泠笑道∶“活该!”曹?在她面前脱光衣服,一步步迫近她。丁太太走入房,却被他追入内,关上了房门,抱起她大力扔在床上,将她的连衣裙扯碎,连奶罩、内裤也扯了下来,然后压在她身上,捉住她两只手,怒视着她。

丁太太恐惧得一对大乳房乱摇,脸白如纸。不过,看见他的悲愤,心内多少感到快意,但她估计他一定不会放过她,必然先奸后杀!她觉得自己死了不要紧,但这禽兽可能会杀死她丈夫,甚至连她两个孩子也不肯放过,这样一来,后果就很悲惨了。

这时,曹?的阳具特别粗硬,它已钻进丁太太的阴道了,并且大力插到尽头,完全占有了她。他伏在她身上,把玩着她的乳房,突然大力一握,痛得她泪水直流。他的口又猛咬她另一个肉球,使她惨叫起来,血丝由雪白的乳房渗出来。

“?哥,你是否想杀我?就算你杀死我全家,你也要

喜欢就顶一下!!!
3 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