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AV

搖頭妹被大鍋炒

晚上下班跟一個朋友去喝酒(淺酌那種)。席上就認識另外幾個新朋友,喝著聊著,就起哄說要是跳舞。

我唸書時常去地下舞廳,退伍工作後就沒去,所以我也不反對,跟著大夥兒就去松山圓環旁一家地下舞廳。

找地方坐下之後,就有人來兜售搖頭丸,我那新朋友就買了一些完子、大麻,靠,有夠貴的。

分給大家之後,我拿一個小完子,想了一想,趁大家沒注意,我就丟棄沒吃了。這東西,朋友,聽我一言,你吃第一次之後,就會有第二刺、第三次……還是別吃好。

跟著大家下舞池,講實在話,這音樂我還真聽不懂,以前年輕時事跳迪斯可,現在這種搖頭音樂有夠難聽,怎跳阿……

於是無聊的我,到處走走開眼界。

呼原有人跑來拍我叫一聲” 阿昌”.我回頭一看,是國小國中死黨阿賢,自從國中畢業後大家就沒聯絡。他國終究是一個混混學生,退伍之後就開始混了。這家舞廳就是他們幫派開的。

兩人見面真是很高興,跟他找個地方就開始喝酒聊天。

事情就是這樣開始。

聊著聊著,旁邊比較隱蔽的地方有一組沙發,有趣過這家舞廳的人應該知道這張沙發。

一個大概高三、大一左右年紀的小女孩昏呆的躺在那裡,兩眼呆滯,胡言亂語。阿賢跟我說他是要吃太多了,要是沒人罩他,可能就很有趣了。叫我呆旁邊看好細。

果然沒多久幾個小混混走過去叫那女生” 喂喂……” ,那女生沒啥反應。

旁邊又走來幾個眉清目秀的小鬼,一看就知道那小女孩是跟他們來的。

舞廳很吵,聽不清他們對話,但從動作與表情,也能猜想的到那幾個混混叫眉清目秀的小鬼少管閒事。

阿賢跟我說那幾個混混是他們幫派一個小頭目新收的小弟,所以才敢在舞廳猖狂。

年輕小鬼被罵後,不敢亂來,只佔在旁邊呆呆看,一定是怕被奏。

所以幾個小混混就開始摸那女生的胸部。

那女生穿的挺清涼,這麼冷的天氣,還有人這樣穿,阿賢跟我說,靠邀阿,你太久沒上午聽喔,那女生外套有脫啦,舞廳這麼熱。我想想也對。

不囉唆。

幾個混混開始把那女生上衣拖吊,把她褲子也拉下來,後來連內褲都脫了。幾個人開始摸那女生。

後來一個小混混把附近的盆栽班過來檔一下視線之後,就跑去過那女生旁邊,拉下自己褲子的拉鏈,朝小鳥與那女生的陰部兔了些口水,就開始幹那女生。

我在旁邊看的心頭燥熱,後來那小混混幹完之後,後面幾個也一樣拉下拉鏈就開始幹那個女生。

六七個人幹了大概半小時吧,阿賢問我要不要上,我早已忍耐不太住,摸摸皮夾理的保險套,跟他點點頭,然後阿賢先上,幹了那女的好幾分鐘阿賢也射了,我接續走過去,拿起保線套戴上之後,看了一下那女的下體,靠邀咧,一堆經液,真是噁心,連大腿都有。要不是有戴帽子我大概就不敢了。

也跟其他人一樣,我也沒脫褲子,將老二從拉鏈拉出戴上帽子就直接在沙發幹他。

可能那些問問性經驗沒我多啦,他們大多趴再那女的身上就猛幹,我跟他們不一樣,我還是喜歡把女孩子的雙腿價肩膀,這樣能幹的比較深入。

這女孩長的還真有些抱歉,兩腿也不是修長型,而是小腿很有肌肉一塊的那種。年紀清,洞應該要很緊,但可能太多經液,所以抽送起來很滑的感覺。

附近也有人發現大鍋吵,所以有些人不太好意站太近,都在稍遠的地方觀看。

就這樣幹了七八分鐘,我也射了。

我小心拿起套子,走去測所將套子沖了,以免日後惹麻煩。

以上為真實的事情。你問我會不會有罪惡感說真的,有一些啦。

若是好女孩也不會半夜去跳舞跳舞也還好,還吃藥。

不幹白不幹。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