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码AV

一夫亂倫下的母女四人

胡本興是外地人,但在山海關這一帶當兵七年,退伍後又在這裏工作,所以他對周圍很熟悉。這一帶的農村都很窮,軍隊養雞場拿國家工資的職工就成了四周村子裏姑娘們的追求物件,能說能幹的胡本興更是眾矢之的,但本興從來就沒看上那些土裏土氣的姑娘。這樣幾年過去“小胡”變成了“老胡”,他還是一光棍漢。
八四年、本興在詔子寨認識了剛搬回娘家的劉琴一家人。

“胡子大哥,我能在你們這裏上班麼?”蓮香怯生生地問。

“能啊,我這裏正要招一臨時工,你先來,以後有機會再轉正。”

小美人連香在一個早晨的傳奇經曆當天中午就成了劉琴一家的熱門話題。姐姐蓮英心裏更多的是嫉妒,蓮英想查是我早晨出去賣雞蛋,這份工作就是我的。而那天早晨也本應是蓮英去的,可是她有點事,蓮香就替她去了。劉琴說咱得謝謝蓮香這個“胡子大哥”,請人家來家裏吃頓飯吧。當本興來到蓮香家裏時,一臉胡子已經颳得乾乾淨淨了。

小妹悄悄拉蓮香的手問:“二姐,你這胡子大哥怎麼沒有胡子啊?”

當本興飯後跟劉琴說起打算娶蓮香做媳婦時,劉琴想了一會才說:“蓮香能嫁給你這樣的幹部,誰都高興。不過俺家四個閨女,蓮香是老二,她姐蓮英今年二十,大蓮香兩歲,她倆長像個頭都差不多。俺這窮地方有個說法,‘姐姐沒出嫁,妹妹不能嫁人’。再說我剛才看蓮英對你也有意思……她胡大哥,你看是不是娶蓮英好?”

其實對本興來說,確實娶誰都一樣,但那天早晨活潑的蓮香給本興的印象很深,他還是娶蓮香。最後本興搞了個“平衡”:“要不讓蓮香把招工的名額讓出來,蓮英去養雞場上班,反正我還有點權,蓮香的工作不愁。”

蓮英雖然沒有嫁給本興,但這結果她也還是特別高興。她抱著蓮香在炕上打滾,蓮英知道是妹妹給家裏帶來了不一樣的明天。

蓮香和本興結婚的第二天,蓮英也到養雞場工作了。本興把她分配到下屯的養雞場,又給她介紹了一物件:木納劉成。

按官方有關捲宗裏的措辭,本興是“性慾亢奮者”。

本興在成為雞場的領導之前,曾經同周圍村裏的一些女人不斷地發生過性關系,因為本興不想娶她們,所以用金錢或是肉、雞蛋來結算這種關系。後來本興當了幹部,這樣的事情就再也不敢做了幹部要注意啊。

蓮香提供:“我男人性慾特強,和一般男人不大一樣,平時俺們都是九點上炕睡覺,那天也是。一上炕,他就弄了我半多小時,我完事了以後他想要再弄一回,我們就又弄了一回,弄得我生痛,完了就睡了。睡到後半夜三點來鐘,他醒了,也把我推醒,又弄了一回……”

本興給蓮英介紹的物件劉成,蓮英並不滿意,蓮英覺得劉成太木訥,她還是想本興好。另外本興是書記,劉成是雞場的出納。可當初蓮香的“胡子大哥”現下已成了自己的妹夫。

蓮英中午總是到妹妹家裏吃飯,晚上回詔子寨。這天中午蓮英照例來到妹妹家,推門進去,妹妹不在,本興一人躺在炕上。蓮英這時忽然想象本興正在和蓮香在炕上做男女性事,這樣想了心中就非常興奮,蓮英感到自己的臉在發熱,而且發熱的不單是臉,以至於蓮英覺得從臉一直熱到腳,兩只手的手心盡是汗。

蓮英躡手躡腳爬到炕上解了自己的衣襟,蓮英想,如果那天母親能夠……

當蓮香進屋時,蓮英已經開始品嘗高潮了。蓮英正赤著身子在本興身如同馬背上的勇敢的女騎手,肆意縱躍,汗水使頭髮貼在臉上。蓮香還清楚地看到在蓮英鼻子兩側,一些細小的汗珠正在滲出,小美人蓮香覺得有些暈厥,這一幕香豔的場景和耳邊傳來的歡謔的做愛聲讓蓮香覺得恥辱、興奮,汗水從蓮香的額上背上和兩腿之間滲出。蓮香哭了,前面的兩人一是自己的姐姐,一是自己的男人,怎麼辦呢?蓮香站在炕前,閉上眼睛,淚水在美麗的臉上緩緩淌下。這時候房裏所有的聲音都停下來了,蓮香聽得到自己的心臟在跳動。

一只胳膊輕輕的搭在了蓮香的肩上,蓮英擦去妹妹臉上的淚水:“別怪胡大哥,是我願意的。”

蓮香睜開眼看赤身的姐姐,蓮英已經高潮中恢復了出來,異樣地平靜。

“大哥是你的男人,那是因為胡大哥喜歡你。按咱們這的規矩,本該我先出嫁,咱媽的意思也是這樣。我跟胡大哥睡覺也不算什麼傷風敗俗。放心二妹,是你的東西我不會拿走。”

蓮香的心情稍稍平靜下來了,姐姐說的也都是實情。

“再說,胡大哥的身子你一個人也吃不消,你吃乾飯我喝粥,還不行嘛?嘻嘻……”

“姐,瞧你在說什麼呢!還不穿上點衣裳,別凍身子。”蓮香看一絲不掛的姐姐說。

“你看,他還沒好呢,得把‘它’由‘立正’弄成‘稍息’吧!”姐姐蓮英指指炕上的本興。

本興的那條“熟銅棍”果真還在昂然卓立,蓮香覺得姐姐說“立正”呀“稍息”呀什麼的怪有意思的,可是她突然湧起強烈的尿意。

“姐,你們先在這兒……,我去去就回。”蓮香是真的想去院裏的茅房。

“別走哇,蓮香!”一直躺在炕上的本興這時跳下炕來,一把摟住了蓮香,蓮英在一旁連哄帶拉地也把蓮香扯到炕上。

自打蓮香嫁了人、蓮英跟到養雞場工作以後,十六歲的三女兒蓮娜考到縣城裏讀護士學校去了。蓮娜只在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日回家,劉琴身邊只剩下蓮娥了,四女兒蓮娥比蓮娜小一歲,在鄉裏讀初中。蓮娜在縣城讀護校,每個月要花三十塊錢,劉琴拿這筆錢不容易,還是本興聽蓮香說了後,自己拿二十塊,又讓蓮英拿。

剛懂世事的蓮娜也知道不僅自己上學,其實整個全家都在受本興的惠。

第二年春天蓮香懷孕了,到了夏天,蓮香托姐姐蓮英捎話讓媽來場裏住,說是自己料理家務,主要還是對生孩子的恐懼,請媽來給自己做個伴。

岳母劉琴的到來,對本興一喜一憂。老美人劉琴年近四十,風韻猶存,在本興第一次去她家中求親時就想今後有機會同這位“丈母娘大姐”弄上一回。這次劉琴住到家裏來,本興自然歡喜;憂的是在劉琴眼皮底下就不能和“大姨子”蓮英再胡來了。

這天傍晚,本興回到家裏,一進院子,看見丈母娘劉琴正在門口用搓板洗衣服,天氣很悶熱,劉琴只穿了褲衩坐在小板凳上。本興很清楚地在劉琴低頭時看到一雙依舊如少婦一樣挺實的乳房,這對乳房隨劉琴搓洗衣服而上下顫動,褲衩外露出的大腿白皙程度不遜她的女兒們。

而本興這幾天因為劉琴的到來,中午不能再和蓮英一起快活,見到這麼妖嬈的丈母娘不由全身發熱發燥。本興拴上院門,繞到劉琴身後,兩只手劉琴身後環去,緊緊地把她抱住了,口裏輕輕地說:“我的好姐姐!”

劉琴其實只比本興大五歲,的確是“丈母姐姐”。

“丈母姐姐”三十九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可是自九年前死了丈夫,就一直未嘗過男人的滋味。

住到蓮香這裏後,大家睡在一鋪炕上。一連幾晚上,蓮香以為媽睡了,便翻過身去和本興撮把戲,本興總是把聲音搞得很大。蓮香最初是在極力控制動作的幅度,但無法抑制的興奮不斷感染著身側的劉琴。

九年之曠使劉琴對肉體更加渴望,她閉眼朝牆而臥,夾緊雙腿,想象身旁享受魚水之歡的並非女兒蓮香而是她自己,這種意淫更加刺激劉琴。

這幾個晚上,一炕之上,旱澇兩端,兩人歡樂一人愁。

當本興身後伸來的雙手環抱在自己雙乳上時,劉琴的感覺觸電一般,她渾身癱軟了。本興腰下硬梆梆的性器抵在她的背上,並且在輕輕地摩擦。下面的短褲被本興扯了下來,劉琴覺得一陣清涼,搓板掉進水盆裏,“通”地一聲,濺出了水。

院裏的聲音驚醒了屋裏在炕上睡覺的蓮香,蓮香懵懵懂懂地問了一聲:“誰呀?”劉琴緊張得說不出話來,本興說:“沒誰,我回來了。”嗜睡的妊娠女人翻了身又睡去了。

驚魂甫定的劉琴被強壯的本興抱孩子一般抱到房山牆邊,本興迅速解開自己的褲子,掏出滾燙堅硬的雞巴,而劉琴被本興安置成彎腰向地的姿勢。本興微笑輕輕拍了拍劉琴向上撅起的雪白的屁股。濃密的陰毛、黑亮的陰唇,這些都和她兩女兒蓮香蓮英大不一樣,使本興覺得更有趣。

低頭彎腰的劉琴感到一根堅硬滾燙的棍子充滿柔情地從後面頂進了自己的身體,久曠的劉琴興奮得全身發抖,以至於她覺得自己每一器官都在收縮。她用力向前彎腰,向後凸起自己的屁股,汗水鼻尖和下巴滴到臉下的草上,她覺得自己的呼吸越來越重了。

隨著身後那根棍子一次比一次有力、一次比一次更快、也更深的抽動,劉琴閉上了眼,她感覺自己的牝穴如同綻開的花在怒放,彷彿這朵花就是自己的全部了,莫名的快感從這裏流出,流到手上腳上,流到身體的每一末稍。

也許是久曠之故,也許是這種和女兒的男人以這樣特殊的形式交合,給了劉琴極大的刺激,她的高潮出乎意料地很快來臨了。從她私處那朵綻開的花心不斷向外幅射的快感使她的腿軟了,再也撐不住了,終於跪在了地上。

她緩緩掉過頭,看見的是本興興猶未盡地立在自己身後,褲子被褪在膝下,那根堅拔的雞巴上滿是自己分泌的東西,兀自搖頭晃腦。劉琴充滿感激地雙手握住這根滑膩的雞巴,慢慢含進了自己的嘴裏。本興驚奇地睜大雙眼,這是本興未有過的體驗,其實本興也沒有想過還有這樣的玩法。

一月後,劉琴賣掉了詔子寨的家,在一九八五年這使劉琴有了一千多塊的收入。劉琴拿這筆錢帶幾孩子搬到了女兒蓮香的家裏。孩子們都很高興,在城裏讀書的蓮娜從此不再跟同學們說起家住詔子寨那個窮村子,而是住在“軍隊大院”了。蓮英住過來不僅到養雞場上班近了,更重要的是可以公然和本興睡在同一張炕上了。

本興家裏的炕顯得小了,不夠睡。本興很賣力地在一天之內重修了炕,砌了一個可以睡下全家六人的大炕。

蓮香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就把每天晚上的事情推給了姐姐蓮英,睡覺的時候自己睡在炕頭,讓本興那邊睡的是蓮英。她悄悄的對本興說:“胡子哥,咱們仨的事可別讓我媽知道,小心點兒!”

北方的農村晚上沒有什麼事好做,吃了晚飯,人們八點多鐘就上炕關燈睡覺了,這種作息習慣持續了千百年。直到電視機走入農家院,才革命了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習慣。蓮英盼家人們睡去,在黑暗的等待之後,她悄悄鑽進了本興的被子,她知道這個大自己十三歲的“妹夫”正在恭候她。她一直很小心的動作,盡量不發出聲,唯恐讓身旁的劉琴察覺。

在偷偷摸摸的緊張之中,或許對女人更容易達到高潮。那種被掏空了般的感覺一陣陣襲來,蓮英松軟了。但和妹妹不同的是,她的雙手緊緊地纏住本興的脖子,並且指甲深深地掐進本興的肩膀裏。在喘息中,蓮英覺得世界就停在自己的高潮之中,她閉眼,腦子裏一片空白。

這空白很快被本興打破了,本興爬起來蹲在蓮英身邊。窗外的月光這時不失時機地避開雲層,照了進來。借著淡淡的月色,蓮英看到本興粗壯有力的雞巴正在自己的臉旁,她能聞得到雞巴上混有兩人分泌出的刺激氣味,更讓她目瞪口呆的是本興把他的雞巴放到她的嘴上,她側了側臉,而本興又把她的臉扳了回來。

“蓮英啊,用嘴來舔舔我的雞巴。”本興用很溫存的聲音低低地說。

自上次“丈母姐”劉琴忽發奇想地為他口交之後,本興就開始熱衷於這種有趣的方式了。可是對蓮英來證明仍然是不能接受的,自與本興的關系對蓮香公開後,蓮英並不把男女性事當作多麼隱秘、羞澀的事了。在午間休息的時候關好了裏外的門,她和蓮香輪流和本興做事,這樣幾次以後,她便開始喜歡在自己和本興做事的時候蓮香在一旁觀看。蓮香的存在使她感到另一種興奮,她還喜歡躺在一邊興味十足地看蓮香和本興在一起翻來滾去。

可是用嘴去含男人的雞巴仍是讓蓮英無法接受,而且她對本興這種念頭都很吃驚。於是蓮英緊閉嘴,使勁兒搖頭。美好的高潮正在慢慢從體內飄散,她甚至已經對橫在自己臉前的男人性器感到一些厭惡。

但是讓蓮英更吃驚的事情這時發生了。剛才明明已經睡去的媽媽劉琴這時爬了過來,蓮英險些喊出聲來,一時間她萬念俱灰。自己和本興的醜事被媽看到會是什麼樣的後果啊,這時蓮英希望的就是炕上裂開一條縫讓自己鑽進去。但是炕上並沒有裂開縫,而是媽張開了嘴。

不知是適應了黑暗還是月色更亮了,蓮英清楚地看到媽雙手捧本興的雞巴,張開嘴含住了那個被蓮英和妹妹蓮香稱為“雞巴頭”的龜頭,然後像吃冰棍的孩子一要的表情,一樣的歡悅、一樣的津津不捨。

本興的雞巴本是橫在蓮英的臉上,而現在目瞪口呆的蓮英離媽的臉是如此之近,媽的臉龐幾乎貼在了她的臉上,蓮英看不到本興的臉,但想象他必是一副沉醉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本興覺得自己的姿勢有些累,便平躺在炕上,叉開雙腿。劉琴越過女兒蓮英伏在本興的胯間,一如即往。熄燈之後,劉琴自然不會像小女兒蓮娥一樣怡然睡去,當聽到蕩人心旌的聲音時,起初以為蓮香又在和本興撮把戲,當察覺到就在自己身旁時,她悄悄轉了身,黑暗中她已知道是大女兒蓮英。

其實蓮英和蓮香之間的事,本興倒是沒有瞞劉琴,在那一次交合之後,本就洋洋自得地一五一十說給了她。女人遲早都要讓人弄,蓮英比蓮香還大兩歲,讓本興弄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弄了就弄了,那兩小的,你可可別沾手,還是孩子呢!”劉琴邊提褲子邊對本興說。

本興咧嘴笑:“好,好,我聽丈母姐的,等她們大了再說。”

劉琴用手點本興的鼻子:“哼,別臭美!我們娘仨夠你折騰的了。”

今晚劉琴在黑暗中被蓮英搞得慾念此起彼伏,而用嘴含弄男人的雞巴對劉琴而言也是只有一次,上一次是偶然的契機,為了表達自己對那根把自我弄得無比舒坦的雞巴的一種特殊敬意,而這一含就使無堅不摧的本興在她的嘴裏射了精,那種感覺可真讓劉琴舒服。

劉琴在她三十九歲這年喜歡上用嘴來對付男人的雞巴。當蓮英不識此中滋味兒拒絕本興的時候,劉琴實在按捺不住了。

蓮英被媽深深地震撼了,如同墜入雲霧之中。而當她雲霧之中掙出來,她又被媽深深地感染。她匍伏爬過去,把臉枕在本興肚子上,看媽的動作。

本興的手很合時宜地在這時撫上了蓮英的屁股,而這種撫摸立即刺激了蓮英的一念頭:女人的嘴去弄男人的雞巴,看起來不壞,那用男人的嘴來舔舔女人的屄也不會差。於是蓮英蹲了起來,跨騎在本興的臉上,用自己的洞口對準了本興的嘴。

這一次,輪到劉琴目瞪口呆了。而這時,蓮香和蓮娥一在炕頭、一在炕梢,睡夢正恬。

這以後的事情,有許多不同的說法:《一夫亂倫下的母女四人》文中說本興同蓮英發生性行為是在劉琴舉家遷來之後,而以後的全家淫亂行為是由劉琴說服成功的。《大炕上的風流母女》一文說在護校讀書的蓮娜自始至終沒有介入這場昏天黑地的群體性交。而《荒唐女兒荒唐娘》將視角放在最小的女兒蓮娥上,為了避免讓蓮娥懷孕,劉琴安排每夜由蓮娥先同本興性交,而後依次是蓮英、蓮英等,最後是她自己,雲雲。

很多種說之間的不同甚至相互矛盾,說明在這些細節上作者們並未取到真正詳實的資料,其中有各人的想象成份存在。與此相關的女人們都三緘其口。

喜欢就顶一下!!!
0 1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