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乳房 坚硬地翘起舌尖

星期六,正是放松的好时候,我舒舒服服地坐在我最喜爱的椅子上,开始欣赏我最喜爱的旧电影。

剧情越来越紧张,爱丽丝来到海滩,遇上风暴,还得面对野蛮的土著……她会发生什么事?我的心揪起来了,恨不得马上知道答案。

正在那时,门铃响了。

真讨厌,又是那些该死的推销员,老是上门来推销书本、电视接收器,又或者是卖些比教堂唱诗班的小伙子所穿更要差的白衬衫,黑色裤子之类的物品……那些东西,别说要我付钱,就算是白送给我,我也懒得要!我知道,不把他们早早打发走,我就没有可能轻轻松松地看我的电影,于是我的心一边沉迷在电影的剧情中,我一边匆忙拉开门,打算早点打发他们离开,好继续观赏我的精彩电影。

“你们走吧,无论你们推销什么,我都不需要。”

我还想说些什么,只是,我张大着嘴巴,一下子什么也说不出来。

天,站在门外的,并不是什么推销员,是我那二十三岁的女儿!在我女儿的怀抱中,还有她两个月大的孩子!“嗨,爸爸,是不是看到我,你很吃惊?”我久久地凝视着她,心底在微微地颤抖,太久了,太久了,己经十年,我没有再看过她了,想不到今天,她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离开女儿,并非我个人的选择。

说起来,也真的难为情,那一天,我在外面泡妞,让老婆发现了,结果,她一纸告到法庭,法庭不但判我跟她离婚,还不准我见自己的亲生女儿一面。

虽然,我发了誓,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就在她跟邻居的孩子一起玩,偷偷地在外面看过她一次,但是,自己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了。

“噢,我的天,是你,真的是你,苏,我的宝贝!”我在喃喃地说着。

“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听到我的话,女儿当即眼圈发红,两眼泛着热泪,她不得不竭力忍着,不让它们流下来。

“别哭,别哭,为什么要哭呢!”“没什么,这么久不见爸爸你,我觉得太高兴了。”

女儿说,“爸爸,有些事,我想跟你聊一聊,我可以进屋里坐吗?”“当然,当然,苏,我的孩子,请进来,让我们坐下来再好好聊一聊吧。”

我兴奋莫名,“噢,真的想不到,十年不见,你已经长大了,孩子,我只听说你已经结了婚,想不到,你已经连孩子也有了!”我真的笨!尽管,我看见她已经哭起来,泪水沿着她的脸颊直往下掉,连衬衫也被她的泪水打湿了,但我却没有想到其它的原因,还在只顾自己啰嗦着。

女儿不断地哭泣着,连身体也在哭泣中哆嗦起来,就在她的哭泣中,我注意到,她胸前那两个硕大的奶子,也随着她身体的颤抖而不断地晃动起来,它吸引着我的目光,也挠着我的心窝,令我就在刹那之间兴起一种莫名兴奋的感觉。

真该死,对自己的女儿,竟然会生起那种幻想!我不得不把自己的两眼紧紧地闭起来,让自己的心冷静下来。

许久,待我平静了自己的心境,不再胡思乱想的时候,才敢张开眼睛。

“是的,结婚了,不过,我们已分了手。”

苏的话让我震惊,“那个混蛋,真的不敢让人相信,竟然为了一个老女人,一个完全可以当他母亲的女人离开了我!”“那真的有点不可思议,你知道是为了什么原因吗?”“我也不知道,”她连连地摇着头,难过地把头俯了下去。

“以前,我常常对他跟妈妈的事感到奇怪。

就在我们结婚之前,他们的关系看来就很亲密,后来我们结了婚,妈妈就整天呆在我们那里,可以说,她住在我们那边比住在自己的家里的时间要多。”

她俯下去,我再也见不到她那两个高高地隆起的乳球了。

刹那间,一种失望的感觉攫住了我的心。

女儿的话,令我多多少少明白了一些:正是她的妈妈——玛丽安,迷住了她的丈夫,令她们夫妻分手的。

尽管,十年过去了,但是,对于玛丽安,我的印象仍然很深,很深。

确实,她妖冶,性感,迷人,尤其是她那充满着诱惑力的身躯,最是惹人注目,当年,她给 我的第一印象,正是她那具令人着迷的身躯!当然还有她那双高挺的乳房,只要你看上一眼,就会把你迷住,也会令你为她担心,像她一个身材如此苗条的女人,却 能够负荷着那么大的两个乳球,实在是有点令人觉得难以想像!但是她却办得到!长期跟着她在一起,作为一个男人来说,不为她所迷住,很少!也难怪苏的丈夫宁愿放弃苏而跟她在一起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到底,她已经是一个年过四十的女人了!“说直接一点吧,你的丈夫跟一个年纪比他大很多的女人一起私奔了,对不对?”我看着她问,“而就在他们离开你之前,你的妈妈常常在你们家中,所以我想,他是跟你的妈妈一起私奔,丢下了你,对不对?”“爸爸你猜对了!”苏一边抽泣着,一边回答道,就在她不断的啜泣中,她的喉咙在不断地颤动,她喉咙的每一下颤动,必定惹着她胸前那双美乳的不安抖动着。

那真是一双麻烦的肉块,它们又惹起我心里的不安了!“有一天,就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让我抓住了,或者,更确实一点来说,我亲眼看过他们在一起。

当时妈妈跪在地上,而他就在她后面用力地干着她,当时,爸爸,你不知道,妈妈被我丈夫干的时候,她胡说出的话是多么的难听!”“我完全可以想像得出。

在我的回忆中,每当我跟你妈妈作爱时,她的叫床声特别响,自始至终,她都不断地呻吟着的。”

“正是那样。

当时,我并没有想过事情的严重性,总以为那是一次偶然发生的事罢了,但是,我错了,六个月以后,我几乎在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里都看过他们在 作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每一次,她总在跪着,而我的丈夫总是在她的后面,用力的抽插,她两只硕大的乳球在胸前晃动,肥厚的臀肉也在不断地弹动着,她一直在 叫,两手向后,搂着我的丈夫,让他再用力,快一些……”“但,那还不是全部,把我伤害得最厉害的,并不是他们背着我在干那些苟且的事,而是我丈夫在干妈妈的时候,他的抽插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狂野,而在跟 我好的时候,他却是慢条斯理的,老像提不起劲的模样,我曾经求过他,希望他用力一些,速度快一些,但是,他却始终不能满足我的需要。”

“最后的一次,我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决定警告他们一下,所以,就在他们干完的时候,我走进卧室,当时,妈妈正用她的小嘴巴含舐着我丈夫的鸡巴,认真地清理着上面的淫液,天,真的难以置信……”“爸爸,当我走了进去,他们看见我的时候,你猜他们怎么样?”看了看我,却不让我说些什么,苏就顾自己说下去:“妈妈一边用舌头绕着他的龟头,一边抬起头来看着我,满不在乎地微微笑着。

她一边含着笑,一边在我的面前,在她的女儿的面前含她女儿丈夫的肉棒!!!!!!”“孩子,别难过,你妈妈就是那样的一个人,我是知道的,我是知道的。

以前,我就不止一次发现她背着我在外面勾引别的男人。”

看了看她,我支开了话题,“好了,现在,我想,你已经站累了,听我说,就在你两腿发麻之前,最好是找一个地方坐下来。”

“爸爸,你不介意我搬到你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吧?”她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我想,你应该有多余的房间我们住吧,我保证,孩子会很安静,不会打挠你休息的。”

我们父女俩坐在沙发上,很久很久,我们一直都在聊着她跟她的孩子的事,我让她知道,在我的心里,我一直都惦挂着她,惦挂着我的小孙子,我不会介意他们跟我一起住。

我知道,我那样做,完全是为了让她的心里能够平静下来。

至于孩子,我更让她放心,我告诉她说,她现在所做的事,就在十年前,我已经经历过了。

不久,孩子醒过来了,他一醒过来,就开始哭闹。

“对不起,爸爸,该给他换尿片,他喂奶了。”

苏笑了笑,再也顾不上我,竟自忙着为儿子换起尿布来了。

看样子,她并不是一个好母亲,因为,她在为儿子换尿布的时候,老是手忙脚乱的,好几次,还是我在帮着她。

我看着她,脑海又浮现她还是孩提的一切。

苏热了一瓶牛奶,又忙着喂我的小孙子了。

我仍然看着她们,仍然在回忆着几乎在我脑海中湮没的一切!“看来,你还不习惯照顾孩子嘛。

但,为什么你要用奶瓶喂他呢?”我带着惊奇的语气问道。

“是的,爸爸,我干不来,我确实不是一个好母亲,到现在,我还不懂照顾他。

我用奶瓶喂他的事,是医生教我的,我想,他不喜欢我的乳头吧,所以,每一次当我奶他的时候,他老是不愿意,所以,医生就吩咐我用这个办法,不过,他说,过一段时间,他会习惯的。”

“哦,对不起,是我不明白事情的真相了。

按理说,既然是医生吩咐你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不过这样一来,对于你来说,可不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是的,有点麻烦,但我每天要喂他几次,已经习惯了,爸爸你用不着为我担心。”

突然,她看了看了,脸红起来了,“爸爸,我要去洗手间一趟。”

可能,她想到她是我的女儿,不好意思在自己的父亲面前袒胸露乳吧。

虽然,家里多了两个人,而且还有一个是只有两个月大的婴孩,我得作好充分的准备,用最良好的心态去迎接未来那乱成一团的生活!只是,事情并没有我想像 得那么糟,整整一个星期来,在苏的耐心照顾下,我的小孙子——杰克逊都是那么乖,那么的安静,自从苏来了之后,由于她还有能力工作,所以,她有很多时间在 家里搞些清洁,为我准备很美味的饭菜。

多好,这,才是一个家,要是她愿意的话,我宁愿她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就算辛苦一点,我也会多赚一点钱来供养她们母子俩的。

只是,天下事,不如意者十有八九,正当我设想如何赚多一些钱,把苏母子俩留在家里,不让她到外面奔波的时候,苏却是沮丧至极。

有一天,已经是半夜了,我突然听见有人哭的声音,我知道,那肯定是苏。

于是,我轻轻地走出睡房,听见哭声是从洗手间发出来的,我便走过去,关心地问她有什么事,我可不可以帮她的忙。

“爸爸,不用了,只一会儿,很快就会好的。”

她在里面答我道。

虽然不放心,但,我知道,那是女儿家的事,很多是男人无法管,也无法帮得上忙的,无奈,我只好走回自己的睡房,躺在床上,但却久久不能入睡。

睡在床上,我仍然听见苏的哭声,终于,我忍不住了,再次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浴室门口,一阵踌躇之后,我最后还是推开了门。

天!我看到了什么?苏上身俯在洗手盆上,两手用力地挤着自己的乳房,她那两只乳球硕大而壮实,由于充满了乳汁,涨鼓鼓的,一条一条的蓝筋很明显,我知道,她是想把奶子里面的乳汁挤出来,要不,对于一个哺育婴孩的女儿来说,那滋味就算她不说,我也清楚。

看她的模样,事情很不顺心,无论她如何用力,从她那两只大奶子中只不过是零零落落的淌出一两滴白色的乳汁来。

她胀红着脸,痛苦在抽泣着,一边哭泣,一边压在自己的肥乳上,也许,她的乳房太大了,乳汁无法排出来,也许,她长时间没有把乳房中的液体排出,形成了堵塞,所以,无论她多么的努力,多么的焦急,她那两个大奶子里的乳汁根本无法排得出!她无奈地哭泣,摇头,跺地,根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我在外面看着,心里也在痛,不行,我得帮她!于是,我再也顾不上我跟她是父女,毅然走了进去。

她听见脚步声,转过头来,脸色刹地红起来。

“看来,你遇到麻烦了,我的孩子。”

“打挠你的睡觉,真的对不起。”

苏不好意思地说,“以前,我一直都用吸管把它们吸出来的,谁知道今天吸管却坏了,匆忙之间,一下子无法找得到,只好用手,但我无法把乳汁排出来,呜呜呜,我办不到……”“你以前有没有遇过现在这情况?”“没有,因为我一直都用吸管,吸管可以很容易就把里面的乳汁抽出来,哎,要是杰克愿意吮奶的话,那就不会有这么一回事了。”

虽然,女儿的大奶曾经让我情不自禁,但,我是一个守旧的人,从来就没有生起过乱伦的想法,要是平时,我早就悄悄地离开了,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满脑子想的都是她那双大乳房,我没有半点犹豫,连忙向着女儿走过去,伸出手,一下子就摸在她那个圆鼓鼓的乳房上。

天,她的奶子在发烫!我连忙用力地为她挤着里面的奶水。

“我想,你之所以无法把奶水排出来,那只不过是,你不懂得其中的道理而己。”

我一边慢慢地在她的乳房上用力,一边说着,“以前,我曾经从奶牛那里挤过奶,我想,那跟从人的奶子上挤出奶来的道理是一样的,你看……”一边说着,我一边把手贴在她那雪白的胸前,五只手指压在她的乳房上,慢慢地沿着她那胀得硬硬的乳球上推下去,一直推向她那颗硕大的红葡萄。

想不到,误打误撞,我的办法也真灵验,随着我的手指不断下移,只听得丝丝的响声,无数的乳汁就像是一根根细少的白线,不断地从她那红葡萄上往外喷洒出来。

记得只是在我的手摸上她的乳房时候,苏时候身体微微一抖,但随即,她便自然起来,看来,她也希望我能够帮上她的忙,到底,乳汁鼓在奶子中,太难受了!丝……“噢,爸爸,你真行,现在,我觉得舒服多了。”

由于乳汁排空,苏觉得自己的乳房再也没有刚才般难受,她情不自禁地赞叹着。

丝……就在那有节奏,细微的声响中,我感觉到她的乳房已经作软,再也没有那么充实了,于是,我的手又摸到她的另一只粉乳上去。

现在,我已经转到她的后面去,真想不到,女儿的丰臀竟是那么的圆厚,结实,它顶着我的胯部,一般无比舒服的感觉当即沿着胯部,直冲我的大脑!不行,我得心无旁鹜,一心减轻女儿的痛苦,绝对不能有其它的想法!我在一次又一次地警告着自己!只是,我的分身偏偏在跟我作对,女儿的臀部用力的顶在我的胯部上,暖洋洋的感觉不断地从她的肥臀,传到我的大脑,肉棒就在那暖烘烘有感觉中,慢慢地抬起来,最后,竟直挺挺地顶在她的臀沟中。

“噢,爸爸,现在我感觉好多了。”

女儿的话,一下子把我惊醒过来,从她的粉肩看过去,刚好看见她面前的镜子,从镜子中,我看见我的手正满满地按着她那双大奶,不但如此,我每只手的拇指 和食指,各捏着她那两颗粉红的乳头,从镜子完全可以看得出,她的乳头已经充血,坚挺,尖尖地在我的手指中冒出,我不断地捏着,就在我不断的捏弄中,一丝丝 的乳汁不断地往外喷洒。

“哦,那就好了。”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只是仓惶地放开我的手……我跟女儿无言地站着,她那绯红的脸映在镜子上,可爱极了,真的诱人!我不敢再看下去,连忙跟苏道个晚安,然后,轻轻地吻了她的脸,但心跳如雷地溜回我的卧室。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我们都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昨天晚上所发生过的事,大家都没有多说些什么,不过,无论是我还是苏,都觉得昨天晚上自己越位了,虽然,我并没有对苏说什么,但是,在我的心中,始终有着羞耻的感觉。

到了晚上,我又听见她在浴室中哭泣,不过,从她的哭声中,我知道,她尽量地在控制着自己,我知道,她不希望让我听得见,更不希望会发生昨天晚上的事,所以,我也只好忧心冲冲地独自在自己的睡房中团团乱转。

我不敢再到浴室去,我只能让她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着痛苦。

只是,我们是父女,女儿的痛,也一直痛在我这个当父亲的心上。

到了早上,苏坐在餐桌的对面,默默无言,我看着她满眼的红丝,连忙关心地问:“昨天晚上睡得很晚吗?”“也算不上太晚,爸爸。”

苏低着头说:“我在尽量减轻我的痛苦,只是,我做得还是不够熟练,我想,多练几回应该可以吧。”

“对,多练几回吧。”

作为一个男人,我的胸肌也算得上发达,我把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前,想像着女儿所受的痛苦,看来,我无法摆脱她那双硕大的乳房,只是,伦理观念却紧紧地束缚着我的心,令我不得不考虑女儿的反应,我不希望她把我看一个坏男人,更不希望她把我看成是一个邪恶的父亲。

话虽如此说,只是,有些事情,说起来容易,真正要做起来,也太难了!尽管,我拚命想忘掉她胸前的那两团雪白的肉球,但它们却偏偏浮现在我的脑海,只要我独自一个人,我就会想起它们,脑海中就会生起再次为女儿挤奶的冲动,天,我无法自拔了……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我不知道。

也不敢去想。

夜晚来临了,像前两晚一样,女儿又躲在浴室中,她又在痛苦地哭泣。

虽然,她的抽泣声若隐若无,但那若隐若无的哭泣声,却如锋利的小刀,她的每一声哭泣,就像小刀在我的心里狠狠地剜一下,我无法承受那种痛苦,终于我再次从床上爬起来……然而,当我走到浴室的门前时,我犹豫了,踌躇着,一时间,欲进不进,我的心在蹰踟着,一下子无法作出坚决的决定。

牙,已经咬了好几回,脚步,一次又一次地走到门边,再一次又一次地退回来。

不能进去,里面是自己的女儿!我的理智在警告着我。

你的女儿正在痛苦之中,你不帮她,谁会帮她!亲情的关怀又在狠狠地谴责着我的良心。

终于,我伸出手去……“卟卟卟”我轻轻地敲着门问。

“苏,请你原谅,我知道,我不应该问,但……听到你的哭声,我又不忍不问,”我不敢看她,低着头说:“苏,请让我……帮你……好……吗?”把话说完,我如释重负,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候着女儿的审判。

“爸爸,我不介意,来吧,爸爸,帮帮我吧,我办不到,我自己做不来。

呜呜呜,我真的做不来,那些乳汁一直堵在里面,太难受了。”

女儿有点着急地说:“来吧,爸爸,反正这里又没有别人,有谁会知道我们发生的事。”

女儿急急地拉开了门。

门一开,苏满怀希望希望地看着我,想不到,今天,她连上半身的衣服也脱光了,赤裸着上半身,直挺挺,圆鼓鼓的两只大奶子耸在我的面前。

“隆……”我的心当即如雷狂轰,心当即加速跳动,浑身一下子发起热来。

我连忙用力地吸了一口气,勉强令自己即将要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才安慰她说:“别担心,一切会好起来的,现在,就让爸爸帮你的忙吧。”

我的反应,苏也留意到了,她连忙把眼睑低了下来。

“她的,我的宝贝,现在,你把身俯下去,让我站在你的背后……”苏无言地转过身,俯下身体。

“好了,我这就为你挤奶吧。”

我走到她的身后,两臂环抱着她,两手就像前天晚上那般,先是按着她右边的胸脯上,贴着她的乳根,然后,慢慢地往下推去,随着两手的移动,我开始慢慢地握着她的大奶,越来越用力起来。

仍然像前天晚上那般,就在我的手掌轻轻地接触着她的胸脯时,苏的身体微微一抖,然后,便再也没有什么反应了。

一开始,我两眼紧紧地闭拢着,我不敢看,只好强迫着自己闭上眼睛,然而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眼睛刚刚闭上才不到一分钟,它们便悄悄地张开了,虽然,我看不到女儿的脸,但越过她的粉肩,我看到了那面镜子。

镜子上,我看到两只粗大的手,它们正紧紧地覆盖着那只雪一般白的乳房,正在慢慢地向着乳头的方向移动。

女儿满脸绯红,她好像不敢面对眼前的一切,两眼正紧紧地闭拢着,只是,从她的嘴巴上,我看见:她正带着惬意的笑容!肉棒,就在她的微笑中跃动起来了。

跃动的肉棒,正她顶在软绵绵的肌肉上,我知道,那是女儿的丰臀,她竟然把她那个肥厚的臀部向着我的肉棒顶过来!心里又是一跳,我张开自己的食指和拇指,开始夹着她那个肥大的乳头,她那粉红的葡萄又开始膨胀了。

“咝……”随着乳汁从她的乳头上喷出,一声无声的呻吟,也从女儿那半张的樱桃小嘴中发出。

感觉之中,女儿的手在移动,不久,她的身体突然一颤。

发生什么事了?我连忙张开眼睛。

从镜子中,我看见苏一只手按在洗手盆上,另一只手,却低低地伸到她身体的下面去,赤裸裸的,不断地在轻微地摆动着,就在她手的摆动中,她那个结实,充满着诱惑力的美臀,也在一收一放,不断地挺动着。

“咝……”乳汁在喷,女儿那半张半合的小嘴也在轻轻呻吟。

她的上身俯得更低,赤裸的玉手不断地移动,嘴巴在时张时合,两眼的睫毛在颤动,臀部在挺动……原来,苏在自己手淫着!“现在,我希望你能甜甜地睡一个安稳的觉。”

说完,我匆匆地在苏的颈项上吻了一下,连忙放开她,拉开门,急急地冲回自己的房间,紧紧地把房门关上。

我不敢看女儿的眼,更不敢让她看见,当时我的裤裆之中,直挺挺的肉棒顶得那么高……倒在床上,我紧紧地闭上两眼,只是,在我的脑海之中,那两只雪白的大乳房仍然不但在晃动……不知不觉中,我的手慢慢地掠过我的小腹,拉开我的裤子的系带,把自己那根火辣辣的肉棒掏出来……闭着两眼,我正在进行着我成年以来第一次的手淫…… ************“爸爸,谢谢你昨天晚上的帮忙。”

第二天,苏用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轻轻地说道:“你不知道,当时,我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说真的,你不责备我为老不尊就好。”

轻轻吻了她一下,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向她告别道:“再见。”

这一天,是我记忆之中最最漫长的一天,一整天来,我不知道自己干了些什么,也不清楚自己说了些什么,我只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女儿那赤裸的上身,雪白的酥乳,粉红的葡萄,反反复复,层层叠叠地交叉在我的脑海中呈现着。

就在那时候,我觉得,什么东西在我的心中苏醒了!是什么?我努力地捉摸着,只是,它太飘渺了,每当我以然抓住它的时候,它却远远地飘走,令人觉得很难捉摸。

不知不觉中,下班时候到了,但是,我却连该下班也忘记了!晚饭,在安静中吃完了,整整一顿饭中,我没有说什么,苏也没有说什么,大家只顾得低着头,匆匆忙忙地吃着。

吃过饭后,我们一起看了一会儿电视,我便走进我的房间,打算睡觉了。

雪白的身躯……不断地颤抖着的硕大奶子……结实,娇嫩,溜滑的美臀……该死的,为什么我眼前满是那些景象!我再也无法入睡了。

“卜卜卜”有人在敲门。

接着,苏小心翼翼地把门拉开,探进头来,轻轻地问道:“爸爸,你睡着了没有?”“还没有睡得着呢。”

“爸爸,我想跟你谈一谈昨天晚上的事,可以吗?”苏走了过来,坐在我的床沿上。

“可以呀。

我也知道,我那样做,是过份了,只是我不管那么多了,只要能令我的宝贝舒服一些,该做的,我就要做。”

咽了一口口水,我接着说道:“但是,如果你认为我不应该那么做的话,我会制止我自己的。”

“不,爸爸,我不是那个意思。”

她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下去:“我想跟你说的,正是这事,爸爸,请你原谅我,我不反对,我只觉得让爸爸你摸着我的乳房 时,我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虽然,那种事我的丈夫——罗布不断地干着,打我们订婚之后的那一刻,他的手就老摸在我那地方,但,不知是什么原因,不管他如何抚 摸,我却无法感觉让爸爸你抚摸时的那种感觉。”

“从今以后,只要你能多注意一下,你自己就完全可以处理得来。”

我不敢看她的眼,连忙把头扭到一边去,“其实,爸爸那样做是不对了。”

“不,爸爸,求你别那么说。”

苏的语气有些着急。

“爸爸要帮我,我喜欢爸爸你帮忙,我知道,你喜欢找大奶子的女人,难道,在爸爸的心目中,我的乳房还不够大吗?”“那无关乳房,苏,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女儿,我是你的父亲,我们是不能那么干的。”

“我想,爸爸是在说些违心的话吧,其实,爸爸是想的,对吗?爸爸,你是想的,要不你的肉棒为什么会挺起来?难道,有什么东西顶在女儿的屁股缝上,为什么会顶在女儿的屁股缝上,女儿还不清楚吗?”苏固执地说道:“爸爸,难道你那么直挺挺的,就能安安静静地入睡吗?”“但是……”但是什么?我想不出理由来,女儿的话让我那颗本来就不安分的心在骚动,它快要越过我自己筑起来的防线了。

这时候,一阵轻微的沙沙声传进我的耳,那声音,太熟悉了,我连忙把头转过来,只是,当我的头转过来的时候,一双雪一般白的大乳房已经离开我的嘴巴不到一英尺了!“爸爸,你看,我的乳房不是很大吗?爸爸,你喜欢大乳房的女人,我想,你也会喜欢它们吧。”

虽然,赤裸着自己的身体在父亲的面前,但苏却没有半点怍色,她语气平淡地说着:“来吧,爸爸,我知道你喜欢我的乳房,我也希望爸爸能为我吮吸我的乳汁。

来吧,爸爸,你来尝尝女儿的乳汁吧,你不会反对吧?”她一边说着,一只手抚在自己的大奶子,另一只手却按在我的裤裆上,紧紧地握着我那早已经直挺挺的大肉棒。

“苏,我想那么干,但是,我们不能那么干!”我的语气变得很坚定。

苏也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是枉然的,她再也不说半句话,只是向着我俯下身来,她胸前那又硕大的肥奶,渐渐地压向我的嘴边,最后,她的乳头竟伸到我的嘴唇中来。

“爸爸,你尝尝女儿的乳汁吧。”

她在喃喃着说着,一边说,她的手一边用力地握着她那膨胀的肉块,只听见“咝……”地一响,无数甘美的乳汁已经灌入了我的口中,浇满我一舌头,连两腮,两唇和口腔,到处都散发着淡淡甜甜的乳香味。

就在乳汁沿滑向喉咙之际,我本能地合上两唇,谁知道,女儿那颗红葡萄正在我的两唇之间,我两唇一合,正好夹着它,它“咝”地又是一阵轻响……润滑、浓稠、散发着诱人的香味的白色液体,缓缓在我的口腔中游动着,我轻轻地呷着舌头,舌尖轻轻地顶着我两唇中那颗红珍珠,小心地咽下了第一口!“呀!”一声轻呤从女儿的口中发出,她那只摸在我的肉棒上的手,一下子发紧起来,用力的把我的肉棒攥着,再也不愿放开。

呀,乳汁,虽然孩提时候我从妈妈的乳房中品尝过,但是,直到今天,那种滋味早已在我印象中经荡然无存,想不到,阔别几十年之后,今天我又再次有机会重新品尝起它来,原来它是如此的甘美,如此的清香,如此的令人情不自禁。

一口“咕嗵”地吞进肚子里去,我的满嘴满腔仍然遗留着它的清香,那香味从我的嘴里散发着,也从女儿那雪白的乳房上散出,沁入我的心脾,我陶醉了,飘然 了,就在这一刻起,我慢慢地忘记自己是谁,也忘记了那乳房是谁的,终于我两唇一合,用力一吸,这一次,更多,更香,更浓的乳汁,满满地灌满了我一大嘴。

“骨……”又是一大口,冷冷的感觉从腹中散出,但火热的感觉却从心底生起,那种感觉,太美妙了!女儿的乳房,是这样可爱!女儿的乳汁,是这样甘美!我再敢顾不上那么多,嘴里在连连地吸着,一边吸,一边忙在吞咽,恨不得就在这么一下子,把她那涨满一乳房的诱人液体全部吸出,吞进我肚子里面去。

“噢,爸爸,你太好的,有你吮吸女儿乳房,女儿太舒服了,唔……爸……我的好爸爸……我……真的很……舒服!”在呻吟中,她的身体在轻轻地扭动,肥厚的好一个大圆臀也在床面上微微地挪动着,她那只摸在我肉棒上的手,更是时重时轻,开始不断地揉弄起来。

“噢……爸爸……,多好……多么舒服……我……好美……好……美……”    在她的呻吟中,她的身体向着我俯得更低,两腿慢慢地移动着,她的手向着自己的两腿的中间,先是在外面慢慢地磨动,然后,迫不及待地伸进裤子里,不断地,用力的揉弄起她的私处来。

“噢……噢……噢……”女儿在干什么,我知道,但我不去管,现在,我身体在女儿的手把玩我的肉棒时,不得不紧紧地僵起来,抵抗着那阵阵传来,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但我的嘴却一直不肯停下来,只顾得上一大口一大口地从她的乳头上吸出乳汁,吞进肚子里去,然后,再吸,再吞……“爸……我的好爸爸……噢……”苏不断地呻吟着,就在她的呻吟声中,她的乳房贴得我更紧,她那握着我肉棒的手越来越有力,而她那只正在抚摸自己私处的手,速度也在不断地加快着。

“骨嗵,骨嗵……”我一口接一口,代替我的小孙子完成他始终不肯干的工作。

“噢……噢……噢……”女儿的手忙着在自己的秘处出没着,好让自己那从乳房上传来的快感得到更大的升华。

吞完了最后一口,终于我把苏一只乳房的乳汁抽空了,苏连忙转动着身体,两手不断地在自己的秘部和我的胯部上忙碌着,身体慢慢地把她另外一只堵得满满的大奶送到我的路边来,于是,我再次开始吮吸的工作……甘甜满嘴,乳香扑鼻,还有女儿那只充满着女性温柔和挑逗力的手的抚摸,肉棒越来越硬,它在不安地弹动,隐隐发出轻微的胀痛……眼前一切,我从来没有想像过,今天它却来了,来得是如此的突然,如此的出人意料,如此地让你心弦颤抖。

眼看着,苏的另一只乳房也开始被我的努力而抽空了,突然我的肉棒一痛,她那只握着它,正在不断地套动的手像是在挛缩,死死地紧握着它,动也不动,就在那一刹,她两腿往外挺出,浑身也在紧紧地绷紧……原来,她在父亲的吮吸中,在自己的手淫下,高潮竟然这么快就来临了!我忍着肉棒传来的痛苦,用力地再吮吸了两口,然后,慢慢地放开她那颗红珍珠,与此同时,苏也轻轻地一叹气,慢慢地把夹在自己两腿之间的手抽了出来。

“噢,真的太棒了!”她转过头来,看着我笑了笑,说:“爸爸,谢谢你,刚才你已经把我的乳汁吮空了,我好舒服,现在,轮到我为你吮吸了。”

女儿的话透着玄机,一开始,我满头雾水,一下子无法反应过来,直到她把身体移动着,把头凑向我的胯部时,我才明白她的意思!苏枕在我的腹部上,头往我的胯下俯出,隔着我的亵裤,她吐出红红的一条小香舌,坚硬地翘起舌尖,强而有力地向着我那高高地隆起的小帐篷挑逗着,虽然, 它那湿润的舌头还没有直接与我的肉棒接触,只是就在她的轻佻细卷之下,一股股的热气隔着裤子传来,肉棒更加坚硬,它的跳动,更加厉害了。

美臀挺了挺,苏看着我,神秘地笑了笑,问:“爸,你感觉舒服吗?”就在一阵阵的快感的冲击中,我已无暇回答她的问话,两手不断地收放着,藉以平衡着她舌头的冲击。

她见我不回答,并不介意地又是笑了笑,两手摸在我裤子上,慢慢地往下拉着,她的手一边动作,舌头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她翘着她那红红的小舌尖,沿着我慢慢露出来的部位,连连地挑着,舐着,跟随着裤子,不断地往下舐去。

太美了!我不得不扭动起身体,嘴巴情不自禁地时张时合,那种无法诉说的快感,简直如电流一般,不断地向着我性欲的深处,连连地撞击,爱的火花,就在那无穷无尽的冲击中越来越浓,越来越烈……“苏,你清楚你在干着什么吗?”我大声地呻吟,但也不能不再次向她强调着。

她听了我的话,并没有作出什么回答,反是一下子把裤子推到我的膝盖上,满是唾液的小香舌紧紧地贴在我那光滑有龟头,用力的刷着。

“哦……,苏,你……”她没有看我,小小的舌尖移向我那蘑菇的边缘,沿着它慢慢地挑动。

那感觉,太美妙,美得让人无法一下子承受得住,我不得不挺着腰,两腿分开,合拢,再分开,再合拢,仍然残留着令人无法忘怀的乳香的嘴巴,大大地张开,半晌合不起来。

“哦……”溜滑的舌面贴在光滑的龟头上,用力的狂扫,然后,像蛇一般紧紧地把它卷了起来,慢慢往她的嘴里吞着进去。

“苏……我……”我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快意,只是胡乱地叫着,女儿并没有停滞,她头一俯,我的肉棒当即让暖烘烘的口水和舌头包裹,深深地往女儿的喉咙的深处插进去。

也许,肉棒太长了,苏无法全部承受,她脸憋得发红,只好用两唇紧紧地夹着它,慢慢地向往外拉着,直到龟头的边缘,我又把嘴巴张开了。

龟头刚从她那两片充满着性感的红唇中滑出,我浑身的发紧还没得到松弛,苏又是嘴一张,肉棒再次滑进她的口中,然后,她的头一抬一沈,速度也在越来越快。

“呀……哦……”我紧握着拳头,绷紧着身体,屁眼也随着肉棒在女儿的口中出没而不断地抽搐着。

“苏……快……”快!看来,女儿的口技已经臻化境,她用力的吮吸,也用力地吞吐,肉棒一阵比一阵发紧,我知道,我快受不了了。

“快一些,我要来了,快……”“爸爸,射吧,射进女儿的嘴里,让女儿也尝尝爸爸的奶水!”苏在嘟哝着,但她并没有停下来,肉棒仍然在她的小嘴中出没,飞快地出没有。

“快……快……我……”“呀……”肉棒在颤动着,苏已经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她没再犹豫,头一俯,“卟”地一声,肉棒深深地没入她的小嘴的深处。

那是一种强烈的冲击,就在那强烈的插动中,我龟头一痒,屁眼紧紧地搐,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火辣辣的精液当即从马眼中狂喷而出……苏不愧是高手,此刻,她不再抽动,只是让我的根深深地植入她的喉咙,用力地吸吮着,我的精液出多少,她马上“骨嗵”地吞进多少……“卟卟卟”“骨骨骨”苏的喉咙发出响亮的吞咽声,她一边吞咽着我的精液,一边美美地闭拢的她那又动人的明眸,只顾着采撷从我的肉棒中喷发出来的精华……一次!又一次!肉棒在连连悸动,精液在源源喷发……终于,在史无前例的爆发中,我把所有的精华全部输送到女儿的小嘴里。

认真地把残余在肉棒上的所有精液,全部弄干净之后,苏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我说:“爸爸,你喷得真多,你的奶汁的味道太美了,女儿喜欢!”女儿的话,把我心里想说的都说出来了!“爸爸,今天晚上,我想跟你睡,你不会反对吗?”苏两眼充满着欲望地期待着我的回答,“真的,我很害怕自己一个人睡。”

我又能够说些什么呢?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伸过手去,向着女儿那个仍然高高地挺在我面前的屁股摸过去,摸在她的裤子上,慢慢地把它拉下来…… ************第二天是周末,不用上班,以前,我很很晚才起床,多年来,已经形成了习惯,今天,这种习惯仍然没有改变,所以,天亮之后,我仍然赖在床上,人还没有醒转,看来,没有九点,我是不会起床的了。

只是,跟以往不一样,一大早,我不得不醒过来,朦胧之中,我感觉有只娇嫩的手轻轻地触摸着我早晨勃起的肉棒,慢慢地套动着。

心里大吃一惊,当即张开眼睛,谁知落入我眼里,却是一具雪白的肉体,美丽得很,就在那美妙的胸前,赤裸裸地暴挺着两只硕大的乳球,细腰纤纤,两腿修长而雪白,就在那纤腰和美腿之间,圆圆地挺着一个肥肥的美臀,臀肌丰满,娇嫩,一眼看去,已经令人无法释然。

苏!一下子,昨天晚上的事全部涌到我的脑海中。

我张开惺忪两眼,女儿迎着我的目光,微微地笑着向我问好。

“早安,爸爸。”

她的笑脸带着调侃的韵味,“该是我们吃早餐的时候了,就在床上吃,好不好?”在床上吃的早餐?我明白她的意思了,脑瓜当即发烫,“隆”地一响,肉棒当即连连地跳动不停。

“不过,吃早餐之前,最好是来点醒胃的。”

说完,她又把她那个迷人的美臀挺起,手握着我那坚硬的肉棒,上身俯了下去,凑在肉棒上,吐出红红的小舌头,轻轻地挑逗着我的马眼,平张着舌面,贴在光滑有龟头上,用力地拖着,就在她的小嘴忙碌不己的时候,她的手也相互配合着,一上一下,不断地抽动起来。

当即,我陷入兴奋的旋窝,身体在床面上不断地扭动,两手时而收拢,时而平伸,好像,根本无法找出一个平衡点。

我重重地呼吸,两眼紧紧盯在眼前那个美妙的大蜜桃上,连连用手抚摸着。

时而,在那光滑的臀肉上用指尖轻轻地划动,时而,我把手指摸到她那紧紧夹拢的中间,轻轻地爱抚着她的大花唇,时而挣开她那两片肥厚的臀肉,欣赏她那个微带褐色的小菊穴。

女人,在男人的眼中永远是美妙的,尽管她们的性器大同小异,尽管他们每天都有机会欣赏,只是,他们却永远没有厌倦的时候。

我正是那样。

“嗯……”当我的手指触动着她那隐在花唇中的小蚌芽时,女儿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抖,口中当即发出低沈的呻吟,她的美臀也在连连地扭动,就在身体不断地扭动之中,我的肉棒仍然在她的小嘴中一进一出,一出一进。

太美了!我不得不喘息起来。

仿佛,女儿也知道我的心意,她张开两腿,跨在我的脸上,于是,她那女性的奥秘完全在我的眼前暴露无遗。

她还年轻,虽然生下孩子不久,但是对于她的生理的影响好像不是很大,就在她那个又圆又大,又肥又嫩的大肉桃之间,丰满的大花唇跟她那双珠圆玉润的美腿 来,颜色要深得多,由于两腿分开的关系,大花唇已经张开,红红的小缝沟泛着诱人的绯红,也许她早已经在盼望吧,薄薄的水光已经打湿了她秘处的一切,滑滑 的,就在那湿湿的秘缝中,尖尖地,耸立着孤礁,孤礁的顶端,包皮赫然可见,就在那包皮的张口处,白白的,滑滑的,嫩嫩的,小小的阴蒂若隐若现,我深深地吸 了一口气,就在我的呼吸之间,只有女性才有的异味,当即泌入我的肺腑,令我的精神当即为之一振。

真美!真妙!真香!我感觉肉棒在跳动,心也在跳个不停,于是,我两手一搂,抱着苏的两腿,勉力把头抬起来,伸出舌头,凑在她那散发着幽香的秘处,慢慢的,用力地,一下又一下地舐了起来……“唔……”肉棒堵在嘴中,女儿好像也无法承受父亲给她的舐弄,她的粉臀连连地摇动,口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我翘起舌尖,硬硬的,就在她那孤礁的周围盘旋,撩弄,戏弄着。

“呜……”女儿又是呻吟不停,就在她不断的呻吟声中,她的肥臀往下挫了挫,好像在向我暗示着什么。

我知道她的用意,但是我也有自己的方法,我的舌尖并没有离开,但是,两手却靠在孤礁两旁,轻轻地往下拉着,就在我的拉动中,她那微微皱起的肌肉渐渐往下滑落,一颗亮晶晶的小肉芽,也在慢慢地露出来,我竖着舌头,轻轻贴在那光滑有肉芽上,开始了不断的磨动。

“噢……爸……啧啧啧!”就在小肉芽被磨弄的刹那,苏放开我的肉棒,抬起来了头,身体紧紧地僵直着,口中发出陶醉的惊呼,随后,她再次俯下头过,含着我的肉棒,速度不断地加快起来。

“呜……”“啧啧啧!”“哦……”就在女儿的加速中,我的龟头更痒,更麻,更敏感,我也无法再抗得住,口中也“哦哦”地喘息呻吟起来,只是,我的舌头仍然在女儿的秘缝中,舌尖仍然在她那个光滑的小肉芽的周围。

“呜……”女儿的口中在哼着,头在不断地一起一伏,阵阵的刺激,令我紧紧地挺着两腿,我把她的胯部抱得更紧,舌尖的频率也越来越快,苏的丰臀在扭着,那股醉人的气味也变在越来越浓。

用力的一挑,我的舌头平平地压在女儿的秘沟上,用力的往下滑落着,直到她那个水流潺潺的边缘处,舌尖再次尖挺起来,两手用力地一分,就在的两手的拉动中,更红,更嫩的肌肉一下子扩张起来……“呼嗤……呼嗤……呼嗤……”暖暖的气流,不断地在冲击着我的下部,它燃起我心底的火,火己经燃烧起来,越来越旺,我只觉得自己的血液在身体之中狂涌,龟头处传来的快感也一阵烈比一阵。

“要泄了,我快受不了了!”下意识之中,我的舌尖也一下子顶进那个布满着桃红色糜肌的小穴,一直向着它的深处,用力地顶着,顶着……女儿的身体在扭动,我的身体在发直。

舌尖抽出来,再顶进去,就在舌尖抽出来的时候,源源的淫液也随着淌进我的嘴中,我不得不吞咽,这是我平生以来的第一次,跟前妻没有试过,跟其它的女人,也同样没有试过,今天,我竟然吞咽着女性小穴中渗出的淫液!原来,从小穴中流出的液体,味道是那般的美妙,我的肉棒开始不安地跳动着,快感也直冲我的大脑……“呀……”女儿的口中在叫,就在她的叫声中,她的小穴不断地抽搐,紧紧地顶着我的舌尖,似乎不愿让我再次离开。

“哦……”我龟头一痒,屁眼连连地抽搐起来,当即,热辣辣的精液再也无法控制,狂喷进女儿的小嘴中。

“唔……”“骨嗵,骨嗵……”女儿的下体又是往在挫了挫,轻轻地压在我的脸上,她连连地把我喷出来的液体吞咽着,像一个贪婪的孩子,一点也不愿放过。

“哦……”我的脸被女儿那滑溜溜的下体压着,从女儿的小穴中渗出的淫液,淌得我满脸,满嘴,满头……一次……又一次……我的精液在不断地喷洒。

一次……又一次……女儿的喉咙发出响亮的吞咽声。

终于,肉棒不再跳动。

终于,苏仔细地舐干净了沾在我肉棒上的最后一滴精液。

“呼……”女儿在喘息着,一边喘息,她一边在赞叹,“爸爸,你的牛奶的味道真美!”虽然,肉棒已经把精液全部送给我的女儿,但是,它仍然不肯甘休,它还倔强地挺立着,半点了没有疲态,女儿的牙齿轻轻地啮着,舌尖在用力的挑顶着,根本不甘甘休的肉棒,突然让她咬得一弹,就算是我,也浑身不由自主地一抖,那刺激太厉害了!“爸爸……”伏在我的上面,正在努力地为我含舐的女儿突然停了下来,也许是无法忍受禁地被玩弄的刺激吧,小菊穴已经开始在有节奏地收放,两条雪白的玉腿也用力地收拢,紧紧地夹着我的上身。

她夹得如此有力,直夹得我两旁的肋骨隐隐地作起痛来,她好像丝毫没有感觉,也没有放松,只顾着浑身在微微地泛颤,两只灌满着乳汁的大肥奶,紧紧地压着我的两腿,下体挺得更高,火烫的呼吸喷在我的肉棒上,一阵一阵的暖流挑逗着它,刺激着它,它更挺,更胀。

命根充血,便会发出胀痛,这滋味,并不好受。

肉棒在胀痛,两腿也并不是那么舒服,也许,苏的内心太渴望,两只肥壮的大奶压着我的两腿,奶子里的乳汁突破她那两颗乳头,源源不绝地往外渗着,转眼,已经把我的两腿打湿了,粘糊糊的,令一身喜欢清爽的我,老感到难受。

她停止舐动,屁眼儿连连地抽搐着,慢慢地向我转过头来,脸上掠上一片胭允,红得教我的心在发颤,心跳也当即加速起来,越跳越快。

“爸爸……”她眼睑低垂着,好像是不敢看我,神情羞涩,连说话也嗫嚅起来。

“唔……”我的力气还在舌尖上,正忙于连连地挑动着那那小小的肉粒,嘴里有点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爸……”她扭着肥厚、充满温柔的美臀,声音更娇痴,带着恳求的韵味。

“怎么啦?我的宝贝?”我有点不舍地放开她的小粒粒,此刻,小粒粒更是膨胀着,尖尖地向我控出光滑、泛着性欲的小脸,似在挑逗着我,诱我去弄、去揉、去压。

“爸……”女儿又叫了一起,从声音,我已经知道,女儿的心在踌躇,因为什么事而难决,她想问我,却耻于开口。

稍作停顿,她两眼微微合拢,却再也不犹豫地问:“爸爸,请问你,可……可……不可以把我当成是……妈妈……”女儿要我把她当成是我的妻子?那岂不是……我的心又再次狂跳起来。

“我不知道,但……,你……是不是……”女儿在咬着嘴唇,我知道,她在犹豫。

我也很清楚,她之所以犹豫,并不是害怕我会干她。

不是的,绝对不是!她之所以犹豫,是在担心。

她担心我会像昨晚那样。

昨晚,苏很合作地让我脱光她身上的衣服,便直挺挺地在我的床上躺下去,她身体平伸着,两眼轻轻地闭拢着,两腿蜷曲再往外张开,幽幽的灯光下,她那神秘的禁地在我的眼前暴露得一览无遗。

读懂她的内心,我也知道我自己的想法,但是,我还在担心,因为,她并不是别人,她是我的女儿,而我,却是她的父亲!虽然,以现在的情形看,外界肯定没有人会知道,如果让外人知道,无论是我,还是她,得承受无数的指责,甚至,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只是,我为她吮奶,虽然说不过去,就算是不为人齿,但总也算是一个自我解脱的理由,尽管这理由很脆弱,根本不会有人同意,但,至少,它能给我的内心一点点自我挣扎的慰藉。

无可否认,女儿,已经闯入我的生活,已经闯入我的心,自从她到来之后,我的心一直没有平静过,有几次欲火几乎令我难以自持,特别是看着她在我的面前舞 动着她那双肥乳,轻轻地呻吟着,忘情地在我的面前手淫的时候,我已经有种无法压抑的感觉,我很想上了她,真的,我真的很想从她的身上,找回当年失去的梦。

但,乱伦,血奸,却像一条毒蛇,它既死死地缠着我,也牢牢地禁锢着我。

毕竟,我还是一个有理智的人,正因为理智的作祟,我始终无法跨出罪恶的那一步。

无论我的心想过多少遍,它就会谴责我多少回!终于,我退缩了,在女儿那神秘的花园向我敞开的时候,我却退缩了。

“哎,对不起,苏,爸爸老了,不中用了。”

我讪讪地说了一句,但灰溜溜地倒到床上去。

苏张开两眼,默默地看着我,两眼中流露着悲伤,也流露着痛苦与无奈。

刚才,还在她的嘴里张牙舞爪的肉棒,已经为我的话作出了最好的证明,此刻,它已经垂头丧气地萎缩着,再也不敢向她抬起头。

看着她的目光,我心的被紧紧地撕扯着,血,正在慢慢地往下流淌着,只是我不能……“别责怪自己,爸爸,”女儿赤条条地依偎着我,轻轻地吻着我,轻轻地安慰道:“你是一个好男人!”当时,我以为她会离去,我已经作好了迎接失落的准备,谁知道,苏并没有因此而离开,也没有把衣服穿上,只是赤条条地搂着我,默默睡在我的身旁……我知道,那是阴霾,它的阴影,现在仍然笼罩着苏,同样像一条纯毒蛇,攫着她的心,也牵扯着她的全部希冀。

可能,我所担心的,她也已经想到,但她年轻,性欲本来就旺盛,强烈的欲火令她不顾羞耻,不顾一切。

也许,为了这事,她已经考虑了很长的时间,犹豫了一段日子,最后,她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

她像一只飞蛾,一只扑向烈火的飞蛾。

但我却不是火,我是她的父亲!昨天晚上,我知道她在偷地抽泣,我的心也在痛,只是,我不敢招惹她,安慰她,因为,我内心有愧。

“爸爸,你知道,虽然,我是你的女儿,但我也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男人安慰的女人。”

她声音哽咽了,“我也想得到女人从男人身上得到的一切,最起码,也希望能够得到那微不足道的,可怜的安慰。”

“但,苏,你得知道,我是你的爸爸,你……”“不……”苏尖叫起来,“你不是谁,你只是一个男人,一个正当女人脱光衣服,你却冲到那女人身边去的男人!”我无言我,因为,那确实是我的错。

看着她脸上的泪痕,我的心倏地作软,本来一直都在左右着我的理智,就在她的泪光中渐渐地消失。

我看着那正张开在我脸上的一切:阴蒂作亮,秘缝也泛着淫液,闪烁着无比淫亵的光泽,从秘处那一片浑浊的白色液体中,我知道,女儿的小淫穴已经开始泛滥。

现在,我才感觉到,一股女人的异味,正在我的周围浓烈地荡漾,随我的一呼一吸,不断地沁入我的心脾。

我迷失了,浑身的血液开始发出灼人的热,热能在我的身体中窜突,冲击,焚炙着我的血液,然后,直贯我的肉棒。

肉棒更紧硬了。

显然,苏已经察觉这一点,她的手紧紧地握着它,上下地连连套动着。

“爸爸,请问,把我当成你的妻子,好吗?”她再次发出同样的请求。

我还能再说什么?难道,我还要伤她的心?违背着自己的意愿去伤她的心?不行,我已经再也办不到了。

我缓缓地闭上两眼。

“像爱妈妈那样,狂野地爱我……”“……”我的嘴唇在颤动,但嘴里却说不出半点话来。

“你不知道,每当我看着我的丈夫罗布那么狂野地干着妈妈,我多么想法尝一尝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我知道,我的丈夫不能满足我,但仍然会有人满足我的,而你,爸爸,就是那个人。”

“……”我仍然说不出一句话来,但是,肉棒的悸动,已经在向苏暗示着我的内心。

“爸爸,你说话嘛,答应我吧。”

“我……”终于,我张开眼睛,默默地看着我的女儿,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来,“我的肚子饿了。”

“哪,爸爸,你来吃早餐吧。”

苏当即兴奋起来,连忙交换着两腿的位置,把上身向着我俯下来,她胸前的那只肥奶直凑向我的嘴边。

“爸爸,女儿不喂你了,因为,女儿也快饿慌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用手扶着我的肉棒,多肉的臀部慢慢地往下坐着,早已经淫精满布的小淫穴对着我的肉棒,小心地,一点一点地,用她的小肉口慢慢地往里吞着。

火热的肉棒慢慢地插入暖烘烘的小穴,暖洋洋的淫液连忙把它包围起来,它那些从不见光的縻肌,也紧紧地贴着过来,轻轻地吮吸着,挤压着我那光滑的龟头,太美了。

“哦……”我不由自主地发出愉快的呻吟声。

“嗯……”苏的喉咙也在轻哼着。

肉棒还在耕耘着,努力张开苏那紧紧地包裹着它的嫩肌,不断地往里面入侵着。

障碍,已经荡然无存,我再也没有什么顾忌,两手伸过去,同时抓着悬挂在我的上方的大奶子,头抬起来,张开嘴唇,含着她那个红樱桃般的乳头,用力一吸,“咝”地一声,无数仍然带着女儿身体的热气的乳汁,当即灌入我的嘴里……“呀……”女儿的小嘴里轻轻发出一串短促的叫声,下体一坐,“进去了,真的,爸爸的肉棒已经插进女儿的小淫穴中去了!”我两手握着她的乳房,轻轻一用力,嘴巴用力一吸。

“咝……”又是满满的一口奶水吞进我的腹中去。

“噢,多么充实的感觉,太舒服了!”女儿在快乐地呻吟着,臀部在上下不断地抛动着。

她慢慢地插入,小心地抽出,肉棒像一根火烫的铁杵,轻易就撬开她那干涸己久的荒地。

伏起来。

在臀浪起伏中,苏胸前那两只诱人的粉乳,也随着节奏不断地前后抛动起来,她越动得争,她的奶子也越抛动得快。

我再也无法轻松地享受我的美餐了,只好狼狈地跟随着它,不断地把头移动着。

“啪啪啪”肉与肉之间的撞击声,已经在女儿的操纵下,浑浊地响起。

“噢……噢……噢……”啪啪啪”苏不断地用她那两片肥厚的臀瓣,用力的撞击着我结实的大腿,房间里,响着急速而富有节奏的响声。

“啪啪啪”“噢……爸……真美……”苏的臀部在跃动,口在呻吟。

肉棒浸在暖暖的淫液中,小穴那娇嫩的縻肌在周围紧紧地夹着,挤着,轻轻地磨着我光滑,敏感的龟头,我也爽得两手用力的握着她那直在我的让方晃动的雪白肉团,用力地,不停地吮吸着,吞咽着。

“啧啧啧”在肌肉的撞击声中,女性的娇喘声,轻呤声中,另一种迷人的声响也同时响起。

房间,异味弥漫,更浓,更香。

“啪啪啪”“噢……噢……噢……”苏在叫着,忘形地直起了身子。

“卟”,我嘴里的乳头随着苏身体的抬起,倏地从我的嘴里溜了出来,意外之下,“咝……”白色的乳汁从那红葡萄上飞洒而出,直喷了我满头,满脸。

我狼狈极了,嘴巴一边追着那个上下抛动、乳汁飞洒的乳球,舌头伸出,连连地舐吃那些粘满附近,淡中带甜,略有骚味的白色液体。

“噢……爸……我……”苏猛地连跃了几次,然后,只听见她“呀……”地一哼,终于昂起了头,浑身僵直,肥臀一挫,两腿死死地夹着我的小腹,刹那间,一切静止了,她一动不动。

我的女儿高潮来临了!趁此机会,我上身抬起,坐了起来,两手搂着她的小纤腰,俯下头去,两唇叼她的红樱桃,用力的一阵吮咽……终于,静止不动的苏身体一颤,人也当即醒转过来,她人一清楚,口中已经发出了娇呤。

“哦……真的……爽……”她长长地呼了口气,才俯下头来,微笑地看着我,问。

“爸爸,女儿的……奶……好吃吗?”“好吃,当然好吃了,现在,爸爸真的饱了。”

当然,狠狠地狂灌了一肚子的奶水,不饱才怪,我恋恋不舍地松开她那颗诱人的红葡萄。

“爸爸饱了,太好了。”

苏两手搂着我的肩,娇痴地说:“但是,女儿还没有饱,爸爸,该你……来喂我了吧?”说完,星眸带醉,轻轻地摇动着她那惹人注目的娇躯。

“好吧,让爸来喂你吧。”

我已经不再犹豫,轻轻地把她放倒在床上,她两手穿过我的腋下,轻轻地搂着我的背部,瞥了我一眼,再慢慢地把她那双善解人意的眼睛闭上,两腿也慢慢地往两边分开。

女性的私处在自己的眼前一点一点的裸露,那是最动人的,我目不转睛,两膝向着她那分开的地方慢慢地跪下,一边握着自己那仍然沾满淫液的肉棒,不断地套动着,一边看着她那神秘的花园,另一只手摸在她那湿淋淋的秘缝上,慢慢地往上推去。

刚才我已经仔细欣赏过她的秘部,也第一次被女性阴蒂的真在面目所吸引,但现在,我仍然还觉得看不够,摸不够,我还想看,还想摸,于是,我的手指压着她的秘唇,一直推到她那小小的孤礁上,按在小肉芽的附近,指面的力气渐渐加重,不停地在她那小粒粒的周围磨动着。

“哼……”苏在我的揉弄下,不断地扭动着她那具诱人的胴体,口中在轻呤着,“不……爸……不……要……”一边说着,她的两腿一边夹向我,两腿抬起,搂着我的腿部,像要把我往她的身上压下去。

“哼,我不是不要,而是想玩一会儿再要。”

我的心知道苏在想什么,在等待什么,但我却假装着不了解的模样,只顾着自己用力连连地套动肉棒,也轻重不定地不断地揉弄着她的秘处。

“哦……爸爸,不要,我难受……哦……”她用她的腿紧紧地夹着我,压着我,身体像一条蛇,一条雪白的蛇一般,连连地扭动,口中轻轻地呻吟着,“不要了,爸,我……我……要……难受……死了……来吧……”她又是扭动着,“快来,快……来……噢……”我还在欣赏,两手仍然在玩着自己的肉棒,撩弄她的小阴蒂。

“呜……爸……我……好……爸爸……”见我不管她,苏的嘴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来。

“别逗了,你没有看见,我的小妹已经开始流泪了吗?快去安慰她吧。”

小妹流泪?这话很熟!我楞楞地看着床上那雪白动人的胴体,眼前却出现那久己淡忘的往事,十年前,就在这床上,我的前妻正张开着她白白嫩嫩的美腿,等着我的插入,在她催促我的时候,很喜欢用这句话来挑逗我。

现在,我再次听到这话,肉棒当即悸动起来。

为什么她会说出这话来?我感到奇怪,只是,箭已经在弦上,我已经懒得再问,连忙一手按在她的肋旁,一手握着我自己的根,对着她那个湿成一团,也脏成一团的美穴,下体一挺……“噢,DARLING,你终于来了!”女儿浑身一抖,口中在叫着。

我两手支着床面,脚尖足往后蹭着,身体悬空,仿佛回到了十年前,用习惯来对付前妻的方法来对付我的女儿。

上身无须作出任何的动作,我只是下体在连连地起落,上下不断起伏,在起伏中,肉棒不停地从苏的小淫穴中抽出,插进,然后,再次抽出!插进!肉棒的插动搅动着女儿体内的淫津,淫津就在那小小的空间中浸淫着我的肉棒,发出响亮的声音。

“啧啧啧”“噢!噢!噢!……呜……爸……我的……DARLING……呜……”“啪啪啪”我的腹部撞击着她的小腹,我的耻骨敲击着她的耻骨,父亲的耻毛,与女儿的耻毛,连连不断地磨擦着。

“呀……噢……唔……”随着我下体的起伏,肉棒沾满女儿的淫液,发出晶亮,然后,迅速地再次没入她的身体中,藉着淫液,肉棒势如破竹,“嘶”地直捣花芯。

“呜……美……噢……爸爸……DARLING,我的宝贝……美死……我……了……”我每次的起伏,女儿身体必定抽搐,口中也必定用呻吟来作出她的回答。

“啧啧啧”“噢……噢……噢……HONEY,我的……好……爱人……呜……呜……呜……”“吱嘎,吱嘎,吱嘎。”

席梦思床垫再也承受不起我的起伏,也在连连地发出了呻吟。

好像是为苏的呤哦而伴奏。

在女儿的叫声中,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我感到自己正在玛丽的呻吟声插着她。

“噢……噢……噢……HONEY,我的爱人,充……噢……电……快……快……电……我……哦……”女儿紧紧地搂着我,两腿抬起来,翘在我的屁股上,下体向我贴着过来。

此时,要想大起大落地干,已经没有可能了,我伏在苏的身上,嘴巴伸向她的肥奶,用力的吮吸着,品尝着她那再生出来的奶水,一边吮吸,下体一边急速作着短距离的抽插。

“呜……呜……呜……我的……安迪……”安迪是我的名字,苏不再叫我爸爸,却像玛丽那般,在浪叫声中连连呼叫着我的名字。

前妻漂亮,风骚,在我的眼前,她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

我想像着她在苏的丈夫面前,一边扭动着她那诱人的胴体,一边慢慢地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想像她赤裸 裸的模样,也想像着她赤条条地躺在床上,向着自己女儿的丈夫,把自己的羞处张开的淫荡模样,心中不知怎的,无端的妒意油然而生。

干!我要干你这个浪货!我的抽插速度在妒念的驱使下,急剧加速,达到了我平生从来没有达到过的程度。

“哦……哦……哦……”女儿在我的抽插下,连连地叫着什么,我已经不再清楚,此刻我的心里,只有玛丽,我只想着要教训她,教训着那个插手女儿的家庭当中,破坏女儿幸福的骚浪货。

干!我要干!我要把你干死!我的肉棒一边在小淫穴中出没着,心里也一边在狠狠地咒骂着。

“哦……呜……呜……呜……我……死……了,我……噢……要……死……了……”肉棒急速地在苏的小浪穴中出没,她的縻肌再次开始了抽搐,抽搐的肌肉拚命地抵挡着我的肉棒,不让它的深入……“哼,我要干你!”我一边骂着,下体一用力,只听“卟”地一响,肉棒已经突然縻肌的障碍,一下子没入小穴的深处。

“哎……安迪……我……”在我的狂烈的抽插中苏再次身体僵挺,紧紧贴着我,两眼朝天,直翻白眼,静静地,再也没有半点的声响……苏整个人瘫痪了,她一动不动,瘫痪在高潮之中,只是,她的小穴却没有静止,娇嫩多汁的肌肉使用说明紧紧地夹裹着我光滑的部位,像多情的情人,不断地在 它的上面吻着,我让肉棒泡在暖洋洋的淫液中,享受着美穴的温柔,也不再抽动,只让我的肉棒在苏的身体的深处,只管吮吸着她的乳汁。

“哼……”苏的娇躯在蠕动,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呢喃。

她再次从高潮中苏醒过来了。

“真美妙!”她捧着我的脸,重重地吻着我。

我嘴里仍然含着她的奶水,嘴唇贴在她那两片显然是发干的红唇上,微微地张开。

奶水,从我的口中渗出,滑入苏的嘴里,滑向她的喉咙。

“嗯……”她一惊,但奶水己滑入喉咙,她不得不连忙“卟通”一声,把从自己的乳房中吮出来的液体吞落自己的肚子里。

我嘴巴张得更开,口中的奶水当即“哗”地全部往她的嘴里灌去,随着奶水的滑落,我的舌头也吐了出来,撑开她的牙齿,直往她嘴中探进去。

“卟通!”她连忙把满嘴的奶水吞入了腹中,柔软的舌头往我的舌头贴了过来,开始缭绕起来了。

我的舌头,苏的舌头,就在她的嘴里紧紧地交缠着,探索着。

此时,我下体开始挺动,肉棒再次从她的小穴中抽出,插入。

再抽出,再插入……“唔……”苏的小嘴让我舌头堵着,只能从她的喉咙里发出含糊的呻吟声。

“啧……啧……啧……”“啧……啧……啧……”“啧啧啧”我的抽插,渐渐快起来,不久,已经再次达到颠峰状态。

“呀……呀……呀……”苏无法再缠我的舌头了,她两肘去着床,上身连连往上挺,然后,无力地倒回床面,只是,她好像不肯甘心,再次往上挺起,又再次滑了回去。

她两手紧紧地攥 着床单,两排雪白的牙齿咬着嘴唇,连连地摆着头,时而还用力插入自己的秀发中,用力的扯着,她好像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两腿时而分开,时而合拢,时 而又高高地抬起来,紧紧地夹着我的屁股,把我拖到她的身上。

“噢……呜……呜……呜……”她的呻吟声已经开始变得含糊,两手用力的顶在我的胸前,想要把我推开,但是却让我两手紧紧地搂着她,由始至终,我的下体不断地在急促抽动着。

“哦……”含糊,朦胧的呻吟,要把人带进仙境。

她一哼,身体用力,竟把我翻了过来,用力的压在她的身体的下体,只是,我当即肘用力,藉着反撑之力,再次把她翻了过去,重新把她压在我身体下面。

“啪啪啪”我的耻骨不断地摘向她的耻骨,磨擦着她那浓密的阴毛。

“哦……安……安迪……我……不行……了……”“啧啧啧”淫水在肉棒的抽动中不断地奏着父女乱伦的小夜曲。

“安迪……呜……呜……呜……要死了……”真的,她的小穴的糜肌,又在抽搐了,本来有点麻木的肉棒,也已经渐渐地生起了麻麻痒痒的感觉。

我知道那是流星般的反应,乱伦的快感,就会在那一刻升华,我不敢松懈,我要把它抓住,享受那刹那间的销魂!“啪啪啪”“噢噢噢……快……快……干……干我……安……安迪……快……”“啧啧啧”小穴的抽搐再次强烈起来,我的夹脊也在发麻了。

“啪啪啪”我一次又一次地冲破糜肌的封锁,把快乐送到苏的深处。

“哦……”一声长呤,从苏的嘴里发出,她的指甲紧紧地掐着我背上的肌肉,掐得那样用力,掐得那样深。

只是我没有注意,苏也没有注意,我只顾着连连的抽插着,苏也只顾着拚命地掐着……“玛丽,你这个老骚货,给你吧!”我一边几次短促的抽插,身体突然打了个激凌,龟头刹那间升起一股触电般的感觉,那感觉转眼之间便蔓延遍我的全身…………“太棒了,爸爸,真的想不到,你仍然像以前那么能干!”苏捧着我的脸,响响地吻了我一下。

苏的话,再次惹起我的疑念。

我看着她,正想开口发问。

“你不知道吧,其实,要跟爸爸你作爱,已经是我很早就已经生起的幻想。”

苏用她那尖尖的指甲在我的胸膛上轻轻地划动着。

“当时,我只有十四岁。”

“不会吧?”我不相信。

“你绝对想不到,是不是?”苏微微一笑,从她的笑容中,我看到她的狡猾,也看到她的得意。

“是的,当时正是是十四岁,那天晚上,你跟妈在作爱的时候,吵醒了我,我就在锁孔中一直看完了你们的整个过程,当你们干完事之后,我浑身已经软绵绵的,几乎连走也走不动了。

“当晚,我作了个梦,梦见爸爸你也压在我的身上,像爱妈妈那般,狂野地爱着我。

“以前,我不断地作着那个梦,但是,我不敢奢望,因为,你的身体有了妈妈,你不会需要我的,再说,我也绝对没有可能代替妈妈在你心目中的位置。”

默默地听着苏的话,我没有出声。

“想不到的是,妈妈竟然把我的丈夫抢了去,而我,却因此而完了自己一直希望能够完的美梦。”

“是梦吗?”苏搂着我,又发生呢喃般的呓语。

“这梦真美!”我情不自禁地搂抱着她,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

是的,现在,还能教我说些什么呢?“以后,我要天天为爸爸喂奶,天天要爸爸干我,把我十多年来的等待全部补偿。”

……“哇……”我的小孙子醒过来了,苏连忙爬起床,没有穿衣服,赤条条的,浑身雪白地跑了出去,到了门口,她还回过头来,向着我,满足地笑了一笑。

……床上,再次剩下我一个人。

四周,全部是女儿的肉香,乳香,还有那女人性器中渗出来的异味。

我连连地嗅着,此刻的我,是多么的满足。

女儿走了,但我知道,她还会回来,当她回来的时候,她还会给我喂奶。

会的!我知道。

因为我们是夫妻!

喜欢就顶一下!!!
3 3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