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妻与柜台少爷

昨天和娇妻一起去浪漫约会,出发前特地订了间新开的商务旅馆,准备好好地渡过情欲浪漫的一晚。

“该不会又想换老公了?”看她穿一件低胸超短洋装,我却不知道里面会是什么?她很会卖弄,我得费一翻心思才看得到内里乾坤。

有一次出门半天了,当我有机会掀开迷你裙时,发现里面空无一物,小穴竟还湿漉漉的,害我在电梯就地强奸了她。

才一进商务旅馆,柜台少爷就迎了上来,小伙子随即被娇妻低胸洋装下的一双美腿锁住眼睛。

虽说是热情的接待,但那帅哥老盯着娇妻裙下那双美腿偷瞄。

男人的想法都一样,我也是在想:‘今天的迷你裙下,内里是什么?’看柜台少爷裤裆都激凸了,而娇妻看见帅哥举起肉枪敬礼,她既害羞又愉悦的模样,更是让我的肾上腺激素急速狂飙。

我接过房门钥匙,柜台少爷别有用心装热心,从娇妻手中接过行李说要引我们上楼。

电梯门一开启,就在娇妻先走进电梯的当下,我快速的将娇妻那短到不行的裙子往上掀起来。

“一只色狗这么热心,慰劳一下呗!”呵呵,答案揭晓,娇妻裙下是紫色的绑带小丁,那画面实在够呛,站在后方的柜台少爷当场愣住,两眼却像相机连环拍,这该够他今晚好好打手枪了。

电梯门关上了!“你还真会分享耶!就不怕那小伙子受不了喔?”娇妻嘟着嘴,用羞红了脸瞪我。

“嘻嘻!老婆那么诱人,给人看也是一种炫耀呀!”我明知有录影,还故意掀裙裸露她的翘臀。

小俩口一路嘻闹到了六楼进房间一看,哇~~房间内居然有一大片落地窗,那可是从地面到天花板的那种大片。

侧边浴室还有小门,可以出去阳台,我又更心动了。

落地窗外就是小吃街,对面楼看来全是民宅,两栋间距的街道是二线道,要是不拉起窗帘,房内的一切会全都露让对面住户一览无遗。

时间大概晚上八、九点,楼下马路还是车水马龙,但我心里暗自窃喜,没想到今天的商务旅馆有那么棒的地利,看来今晚我得好好利用了!我一边计划,一边脱衣和娇妻洗鸳鸯浴。

另有所图的我,故意比她先一步出来。

坐在床上想着今晚的计划,却觉得房内有烟味,于是我打开房门让它通风。

娇妻还在浴室内泡澡,水声“哗啦啦”的让我淫兴渐浓。

我先将台灯拿到落地窗旁备用,也把主灯的摇控开关搁在落地窗边,目的是我在落地窗边附近就可以掌控房间内的所有灯光。

一切就绪好后,将房内所有的灯都关掉,我让自己躲在暗处,想等小妮子出来,等着给她一份惊喜。

我躺在床上想着待她洗得干干净净,泡过澡后那白里透红走出来的样子……突然门口传来脚步声,我侧头一瞄,是刚才那个柜台少爷,心想:‘才想到他,果然就来了。

’他站在走道,正往我们房内窥视。

我假装睡着了,却眯眼瞄着……柜台少爷进门后,伸手扭开了门灯,见我睡在床上,便又关了灯。

当转身时他发现小妮子在洗澡,全裸的女人,这可是他最惊艳的肉体啊!看他两脚钉牢在浴室门口,两眼隔着干湿分离的透明玻璃,毫不客气的窥视着娇妻。

而小妮子根本不知道柜台少爷正站在门外看着她,还全裸的从浴缸站起来,再擦干身体,接着拿过我前两天帮他买的比基尼式小肚兜。

这件比基尼式小肚兜是黑纱镶白蕾丝边,我在前两天逛街时看到,当场胯下就激凸了。

绑带式肚兜,乳房处只有小小的三角布料,仅能稍稍包住娇妻那34E的大奶。

而另一件绑带式的小丁内裤,更能让神秘三角洲若隐若现,而整套全是透明材质,会让粉嫩奶头与阴毛隐隐可见,这可会让娇妻越显迷人。

我从床上向看向浴室,自也能透过玻璃窗看到老婆,她被小伙子窥视穿衣这一幕,顿时让我感到目眩神迷。

我心脏加速到每分钟120下,而柜台少爷的肉棒都把西装裤顶起一个帐篷了,他还伸手抓了一下,我感觉的他肉棒似乎比我还硕大。

小妮子绑好小肚兜,再穿上内裤,她就要从浴室出来了!‘看你怎么办?’她一定会在门口与柜台少爷撞个正着的。

就在小妮子转身时,柜台少爷突然出声说:“小姐,你房门没关,我帮你带上……”柜台少爷随即离去。

在暗处床上装睡的我,何不来个一不做二不休。

如果旅馆是地利,那这一当下就是天时,再不把握,我的淫妻欲何时呈现?我临时起意玩进阶版本,决定让小妮子给受不了诱惑的柜台少爷奸淫。

于是我拿起娇妻丢在床边的上衣套在自己头上,先躲在门后,等小妮子就要走出浴室时,我伸手关了浴室和门灯。

小妮子眼前一黑,叫了一句:“老公~~停电了?”接着一口鼻音的柜台少爷出声讲话:“不要动!我不会伤害你……这是你老公特别安排的游戏。”

柜台少爷随即拿起我的黑色三角内裤罩住她的头。

小妮子知道老公向来爱搞怪,果没被吓到,却反问:“那……我老公呢?”“嘻嘻~~”柜台少爷笑而不答。

“老公~~你在哪里?”小妮子在叫我。

“老公?喔~~你老公……他在准备接手演出下半场。”

柜台少爷讲话时,还故意捏了捏她的屁股。

“喂!乱吃豆腐。”

小妮子似乎没有生气,或许认为我还在现场,自也放宽心迁就。

“来~~我来扶你!”柜台少爷轻轻的将她拉到身边。

说是扶着,却是用双手轻轻的在她的身上游移,从她最敏感的脖子摸起,还慢慢滑到胸前那雪白的乳沟。

我为了观察娇妻被淫虐的表情,伸手打开事先安排的小台灯,微调暗到只能看清楚室内景物。

“不可以摸我啦!”“你老公说可以摸几下的。”

柜台少爷的手又沿着乳沟摸下去,滑到那对就要跳出来的奶子上。

男人厚实的手掌将又白又嫩的大奶握在手中了!体会男人在享受那饱满的感觉,我的大鸡巴不由自主的一阵颤动,它流出精液了!“老公!我被欺负了,你在哪里?”她两手乱挥,竟抓住了我的肉棒。

娇妻一握,害羞的说:“哇~~你和老公一样粗大。”

这个娇妻还真骚,淫荡到连肉棒是谁的都分不清楚?她先是上下撸了几下,又摸了摸龟头,更是调皮的说:“看你也是色鬼,精液都滴出水来了。”

“哇哩勒!”老兵啊老兵,你怎娶到这种女人为妻呀?好!今天就让你被外人干一场吧!柜台少爷的鼻音很重说:“那你蹲下来我舔干净好不好?”“不要!”“不要……不要的话?你老公要怎么来接下半场哩?”“好啦!”小妮子微微点头,我看到她一脸害羞,心里很得意。

“听话!去床上,让我吃你的淫穴。”

小妮子竟然没反对,还乖乖被带到床上。

柜台少爷拨开丁字裤,用手指抚疏着她柔软的阴毛,当手指碰触到小妮子的阴蒂时,她“啊~~”的叫了一声,身子随即颤动不止。

他开始帮她口交了,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娇妻竟是这么敏感。

柜台少爷看来是性爱老手,他伸出舌尖、搭配手指尽情地逗弄粉红的嫩穴。

看他用嘴巴包住整副阴唇,却用舌尖在肉洞里搅动,可是当嘴松开后,牙齿却轻轻的咬住再拉起阴唇。

“喔!我的……小穴……”看来小妮子被整得既舒服又难受。

往前近瞧,看她那小豆豆已经矗立还红到发紫,我从旁靠近更闻到私处有一股香气溢出了。

“喔……你好厉害……舒服呀!”自己这么纯洁的娇妻被外人这样淫虐着,竟还说舒服,我感觉好刺激啊!小妮子紧闭双眸,似乎只在乎享受,跟本不在乎是谁在给她快乐!难道雌性动物发情时都是这样吗?看她呼吸声越来越重的开口说:“喔……好舒服呀!”那轻轻的呻吟声鼓舞了柜台少爷,他激动的用两手压开她的大腿,也更拉开了她的阴唇。

我这才看到那男人舌头可以卷成尖尖的,既能弹拨小阴蒂,还能伸进她的嫩穴里像小弟弟一样抽插着。

从小妮子的颤抖,我肯定她的洞壁在痉挛。

就在这时柜台少爷伸出食指,先沾了她的淫液,开始慢慢插进她的阴道,我看见自己娇妻那粉红的肉穴被插而扩张……却也贪婪到不客气的包容手指。

就是这个感觉,我每次干她,当肉棒进入时就是这个感觉。

随着手指头的没入,小妮子的淫穴“噗滋”一声随即溢出淫液。

受到滋润的手指慢慢地往内深入……慢慢地抽插,那动作就和我用肉棒在干着她一样。

小妮子的阴道本来就很紧,这时候一定好热,紧紧地吮吸着手指头。

小妮子竟然还开口说:“大哥……妹妹我好舒服啊!”原来当一个旁观者,竟能这样欣赏自己的娇妻,看她体态犹如少女,但娇艳的淫态却如饥渴的荡妇。

看她任人指奸还眼神迷濛似很享受,微张的双唇有如另一个欲求不满的洞,我伸手送过去,她竟不客气的咬住,接着就是又吸又舔的。

“如果是别人的鸡巴呢?”她该也会不客气的吃起来吧?“你想被大鸡巴干了,对吧?”柜台少爷逼问的用词,比我还下流。

“嗯!我家的色鬼老公呢?”算你还有良心,都被指奸到淫液四溢了,还会想到老公我,看来我没有白疼你。

“不知道!你老公说我只能演到这里,接着换他干你。”

柜台少爷说。

“我们去大落地窗前,”柜台少爷说:“你老公计划的下一个场景,就是要在大落地窗前干你给路人看。”

“臭老公,你这大色鬼……你一定在我后面,对吧?”小妮子问。

“等下你就会知道了啊!”柜台少爷语毕,伸手抱起小妮子把她带到落地窗前,还伸手把窗帘拉开约一人宽。

“站好!对……趴着!”小妮子乖乖的趴在落地窗前,男人看了看姿势,却还不满意,他用力拍打了她的屁股,还命令她两腿张开、翘臀抬高。

他接着解开肚兜的肩带,小妮子的一对豪乳隔着落地窗,完全裸露给对面楼的住户了。

“趴在玻璃上!”小肚兜掉落了,我的娇妻被男人内裤蒙着头,侧脸紧贴在玻璃上,双脚大开,阴毛湿淋淋的……我在想,哪一层楼看她的视角最淫荡?是不是该广播,一个全裸的橱窗女郎,一场最淫荡的调教性爱就要上演。

“老公!人家想要啦!”被玩弄到不行的小妮子,顾不得羞耻说。

柜台少爷一听,自也不客气,就将她那两片白嫩嫩屁股扳开,扶着肉棒用力一插,“噗滋”一声,整只大屌应声而入。

那种插入的紧凑,对我实在再熟悉不过了,每次我都会爽到全身颤动。

可是老兵你今天只能旁观,只能透过紧身衣,从细微的小洞看着自己的爱妻站在落地窗前,被一个柜台少爷挺着肉棒从后面奸淫着。

看他一手握着她纤细的小蛮腰,一手从后背往前捏着她的34E大奶。

老兵啊老兵~~娇妻被人淫,你爽吗?“我很爽,真的很爽!”纯洁的娇妻头一次让人调教,我不好意思喊出声,但从没玩过这种游戏的我,真的很爽很刺激。

眼看小妮子的右脚被高高举起,男人用大鸡巴把她干到哇哇叫:“喔喔……被干得好深啊……”她把阴户全部暴露在六楼的落地窗前,这种姿势,我想对面五楼的住户可以看得最清楚吧?柜台少爷越干越爽,竟然笑着对我说:“老兵呀!我真没想到你的气质老婆会这么淫荡……”这句话被娇妻听到,她竟然说:“好舒服啊……原来被奸就是这么爽呀!”“呵呵……”我笑了。

我心里悄悄的对自己说:‘我还没有完全……疯狂呢,看你怕不怕?’远看下面街道就是小吃街,人来人往,近看阴茎在娇妻体内来来回回,抽插的感受和平时一样。

“真热……真滑……真舒服……”可是,迎着对楼住户公然的奸淫,那种刺激感觉不同呀!更何况这当下,老兵我是一个旁观者,我让一个小伙子的肉棒正肆无忌惮地在奸淫自己的老婆。

娇妻随着阴茎在体内来回抽动,她的身体似乎越来越异样,看来她需要更强烈的刺激了!“替我用力干她!”我用自言自语指挥着柜台少爷:“干别人老婆是不用怜香惜玉的,干吧!干吧!”他果然更用力的干,而小妮子的身体也随着抽插而起伏迎合,更随着进出节奏对着落地窗外呼喊着:“快了……快给我……”娇妻不是在胡乱呓语,看她不停地用屁股迎合肉棒,我知道她高潮就要来了。

“我被奸出来了啦!”她的声音开始嘶哑。

‘就是要这样干她……替我干翻她……’看着肉棒的节奏明显的快了起来,我有一种莫名的变态爽。

‘她会痛吗?看来不会……看她连谁在干她都分不清楚,想必也顾不了会不会疼痛了吧?’娇妻她这时似乎只要快感,只要高潮。

终于……我最了解老婆了!看她双腿紧紧夹住肉棒,全身僵直,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声嘶喊。

接着全身的毛孔猛然放开,香汗大量涌出,我也发现的阴道明显的有一股热流溢出体外。

老婆被征服了……这就是她被干出高潮的淫荡样子!当她高潮正在发泄时,她显然很激动,把头左右乱甩,眼看乌黑亮丽的秀发就要挥掉黑色内裤了。

“不行!”房内亮着小灯,小妮子甩掉内裤一定会发现我。

我赶忙伸手再把小妮子头上的内裤罩好。

柜台少爷看她一副欲求不满样,用更狂抽猛送的方式干着,一时间房内只有娇妻的狂叫声,和“噗滋、噗滋”的淫水声。

“老兵啊老兵!你看,你看……自己的娇妻,那一副淫荡样呀!”“坏人!你是色狼……”小妮子在娇啼。

“你这只小骚货……被大屌奸……爽不爽啊?”“超爽的……好喜欢被大屌奸喔!”“你如果不再淫荡一些,我就停下来,不奸你了喔!”“我乖乖听话.……我淫荡欠干啊……哟……”“坏色狼的话我都听……不要不奸我……我会痒到受不了滴……”小妮子一边呼喊,还扭动翘臀用嫩穴夹吸着大龟头。

我看她这种淫态,知道时机成熟了。

今天不止要让坏色狼奸你,还要把你被奸的骚样给大家看呢!我伸手拉窗帘,“涮……涮……”一左一右,两声拉开那整片的落地窗帘。

室内的灯光虽然微小,但突然没了窗帘的遮蔽,让路灯灯光投射进来,自也足够照亮娇妻,让雪白晶莹的全身肌肤清晰可见。

“哎呀~~讨厌啦!这样人家都被看光光了啦!”小妮子知道窗帘被掀开,赶忙害羞的低下头。

“对呀,你老公正站在楼下的马路上看着你被奸着呢!”“啊!我老公……”小妮子一听到老公,伸手就作势要扯下套头的内裤。

“不行拿掉!”我想阻拦,已经来不及被她扯掉了。

“啊!对面有人!”小妮子址下头罩后,随即发现对面六楼的落地门正站着一个年约五十岁的叔叔往这边看。

她马上蹲下来,这一蹲,肉棒从体内滑掉了。

“叔叔看到你的阴毛了……”小妮子赶忙两腿一夹,侧身趴在地毯上,那画面真像一只母狗。

这只母狗好奇的看了看房内,再看了看上半身套着紧身衣的男人,又再转头更近距离看了看那支刚才奸淫她的大肉棒。

真是眼痴,也或许内灯光太暗,她竟连自己的老公肉棒都认不出来。

“乖乖的起来,不然我就叫对面的叔叔一起来干你喔!”既然她认不出来,我就继续演下去。

“不行啦,人家穴穴会被干翻啦!”“不管!你再不听话的话,我就叫你老公上来!”我拿起她手机一按,头一个联络人就写着老公。

“好啦好啦……小贱货听话啦!”小妮子在淫威逼迫下,看她羞红着脸庞,乖乖的站起来,而那对尖挺粉嫩的大奶子也听话的挺起来。

“不是站起起来,是跪趴……两手趴在玻璃上!”等小妮子趴好,我再次把肉棒从股后插进她的嫩穴。

我却越来越搞不清楚自己,竟然突然伸手把房内的灯全部打开。

老兵啊老兵~~你刚才把最美丽的娇妻送被别人干,竟还开灯把淫贱的美妻送到对面,献给年纪比她大一倍的老伯伯。

而娇妻对于我的安排竟然照单全收,将她最完美的身驱,用最淫荡的姿势完全呈现在专属于她的橱窗舞台。

“相机呢?”我怎没用架上的相机拍下这一幕幕的淫潮呢?“喔~~色狼好坏喔!我被看光光了啦!”小妮子仍误以为我是柜台少爷,还一副欠干式的在娇啼着。

“小骚货穴都泄翻了啦!喔……喔……拜托色狼哥不要再奸了啦!”这一段话让男人听到,任谁都不理会她的要求,只会让肉棒更加青筋暴露,更大力的干着她。

“你真的好好干耶!”我估算对面楼可看见这房间的约有三、四十户,数一数,约有一、二十间是灯火通明有人在走动的。

而两栋楼的距离,近到我还能清楚的看见他们家电视播放的节目,所以娇妻也看见对面叔叔穿着四角内裤。

“你看,怪叔叔在打手枪!”唉!自己老婆太淫荡,竟还说人家怪叔叔。

还有这家商务旅馆的每一层房间,甚至人来人往的小吃街,虽说看不到房内的奸淫事,但总会听到我娇妻被淫奸的叫春声吧?看着车水马龙的景像,使得我老二更是胀到超奇的大,该说胀到有些肿痛,好在有娇妻的嫩穴包裹着,否则我的鸡巴一定会爆裂。

“你的大奶真好捏……让色哥哥来捏爆它?”“不行啦!我老公说大奶子是他的宝贝,不能让别人捏啦!”娇妻急忙用手挡住我的魔爪。

看来被谁干到,谁在捏她乳房,她都分不清楚了。

小妮子一甩长发,突然回头亮眸对我一笑,说:“色狼哥的大鸡巴好会干穴喔!今天妹子被奸出三次高潮了……我被轮奸到烂了啦!”“管他的,你连嫩穴都被奸烂了,我还在乎奶子被捏爆?”我把娇妻的手用力拨开,两只指尖尽情地揉捏她那粉红色的蓓蕾。

“啊~~奶子!喔~~我奶子被捏爆了,老公,对不起啦!呜……”娇妻已经意乱情迷的到了最高点,而那我支爽翻的大屌,更是毫不留情的顶撞着她的花心。

“还知道被外人干了,要说对不起啊?”我把大龟头在她最嫩的花心上搅来搅去,既想调教她又想教训她。

就在我准备用大屌把积蓄多日的精液全灌进她花心里时,在房外一墙之隔的邻房阳台竟也出现一个伯伯,他就站在邻房外凸的阳台上。

老伯伯正对着小妮子打手枪,还用台语说:“小骚货!我已经三年没干查某丫,老精正浓着呢!”我看向一墙之隔的他,边说边用手撸着自己。

而那条老鸡巴,就像非洲的黑屌,又黑又长,但却硕硬到泛着油光,想必该有很浓的臭味吧?“那少年耶……那不够力,阿伯仔过来干你,你说好不好呀?”听到有比老兵更老的老鸡巴要干她,娇妻的回应竟然一脸春潮似的期待着。

“我爸喂~~”我无言了。

男人再怎么疯狂,可能永远都征服不了女人淫荡的穴。

就在老伯伯想要翻墙过来时,我的鸡巴突然被一阵热呼呼的液体烫到,感觉我的龟头超爽。

原来是我那美丽的娇妻承受不住大鸡巴的奸淫,居然泄出尿液洒满一地。

“喂!你怎么洒尿了?”我问,她从没这样过。

“人家受不了刺激……是潮吹啦!”小妮子说。

我心头一喜,今天果然调教有成,当然也乘胜追击。

但是我只再冲刺了几十下,就觉得腰间一酸,再也压抑不住体内的火山爆发,浓稠的精液猛然从大鸡巴涌出,朝小妮子温热的花心浇灌。

小妮子这会儿也硬是被我又操出一次高潮,看她跪在地毯上,上半身趴在落地窗上,两腿夹紧,我的大鸡巴在浪穴里不停地抽搐。

当精液把她推向高潮巅峰时,娇妻俏丽的娇躯向后弯曲成弓形,几乎要折成两段。

她回头看我,明亮的瞳孔中透露着炽热情火,融化了彼此……我终于将所有的精液全灌了进去她的子宫里!她裸身瘫软在地毯上,媚眼一闭,祥和的睡着了,那样子还真像一只无毛的母狗。

对楼的观众各自离开窗户,我蹲下来抱起亲手调教、被操到瘫软的气质小母狗。

老兵吃力的站起来,用蹒跚的步伐往前走,老兵两腿虽然无力,嘴里却发出战胜的凯歌。

把她轻放在床上,时值初秋就让她裸裎……睡吧!看来这小妮子短期内会乖乖,再也无力在大众面前发浪了!站在莲蓬头下,任由埶水往身上冲。

老兵啊老兵!眷养这只既美丽又有气质的小母狗,你的体力够用吗?今后你该怎么安排下一步呢?当我从浴室出来时,娇妻幽幽转醒了,她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老公!你整晚都去了哪里?”“哇哩勒~~”看来我得逼她写出今晚被外人奸淫的日记了。

“老公!你看隔壁阿伯……”我转头也愣住了。

隔壁房的老伯伯竟然翻墙过来,正站在落地窗外窥视着。

裸裎的娇妻也没害臊,只是贤淑的躲进我怀里,问说:“老公!如果阿伯半夜进来……怎办?”“那就3P呗!老婆,你太幸福了!”

喜欢就顶一下!!!
1 2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