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单位少妇的奸情

我是一家国内知名家电品牌的区域主管,负责本省的整体市场管控。

由于工作的原因,几乎是常年外驻在这个古老的省会城市。

日常工作也不多,就是制定一下工作计划,安排执行到人到位,走访一下市场,吃吃喝喝之类的东西。

虽然工作很轻松,但同时也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似的。

可能是工作的时间长了都会像我现在的状态吧——索然无味。

感觉什么都没意思,干什么都没劲。

这种感觉缠绕着我差不多有半年多时间了吧,整天混混度着日。

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就是,30岁的精力太过旺盛,又是常年驻外,所以生理上的需求也让我颇感压抑。

到公司后,习惯性的打开桌上的文件看起来。

文件还没看到一半,传真机自动接收运行起来,一张来自总公司的通知单:公司10周年庆典,5年以上的老员工可以享受3天的假期。

回头想想,我已经在公司工作了8个年头了。

妈的,8年,小日本都给打回东瀛岛去了。

那么,我也有3天假期了?!然后心里那个恼啊,操他妈的,干啥要自慰啊,现在可以回家跟老婆玩了,东西却排干净了。

还是决定要回家,毕竟出来大半年了。

也苦了我那亲爱的老婆大人,难得见面的机会怎么能不回家呢。

回家之前安排人事经理尽快补齐空缺的出纳会计岗位,然后匆匆爬上回家的火车。

现在的交通状况真是不错,幸亏只有我们公司庆典,又错开了法定假期。

直直一溜烟滚进了家门。

免不了一阵激情,夫妻两个好一阵缠绵。

我跟我老婆的情景就不仔细描述了。

暂时还不舍得和别人分享。

老婆也请了假专门在家陪我,当然主要的还是陪我做爱。

躺在老婆软软的身上,感觉好幸福。

那两天也记不清做了多少次了,反正是吃点东西,做一会爱,说一会话,做一会爱。

感觉欠老婆的太多了,甚至想能把欠她的一次性补偿给她才好。

临走之前最后一次缠绵后,才感觉腰酸酸的,走路都有点晃荡。

最后还是不得不收拾行囊,重回工作岗位。

临行时老婆眼中的泪水,让我心里酸酸的,至今难忘。

……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上,各部门经理纷纷过来向我汇报这三天的工作情况。

有拍马屁的,有真干活的,这我都看得明白。

但是我并没有处理掉任何一个,毕竟他们都还是忠诚于这个团队的,这已经足够了。

乾隆身边不是还有和珅和刘墉吗。

正在我准备闭上眼调整一下状态的时候,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进来!”我几乎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我盯着笔记本电脑的眼睛几乎没有离开过屏幕,等着来人汇报情况。

大家也基本习惯了我的工作方式,一心可以多用。

“陈总,这是这两天的账目收支表,请您过目一下。”

一声轻柔的招呼,让我心里一颤。

好好听的声音,我不禁抬起头去寻找着美妙声音的主人。

眼前一亮,确实是眼前一亮。

不禁看得有点专注起来,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马上调整了一下。

“你是?”“你好陈总,我是新来的出纳,我叫刘徽。”

软软的几句话,让我的骨头几乎都要酥了。

渐渐地,我同时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某个部位没有酥软,反而变得更加坚挺。

幸亏有前边高高的办公桌挡着才避免更直接的尴尬。

我极力转移注意力来压制内心的冲动。

稍微平息之后,我才开始招呼她坐下来。

于是刘徽从门口走到办公桌前,侧身坐在跟前的沙发上。

一阵香气迎面而来,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样的香水。

我开始慢慢跟她交流,顺便仔细欣赏眼前这个尤物。

在了解到她的工作情况的同时,我更知道她28岁,结婚2年了,还没有孩子,丈夫是个老实巴交的技术工人。

更重要的,我的眼睛已经从上到下把这个尤物意淫了万遍了。

刘徽身高大概又163cm吧,由于是初夏,所以穿了一身单薄的职业套装,但是也完全包裹不住她火爆的身材。

思想有点混乱,重新描述刘徽:脸庞上完全可以向安吉丽娜朱莉那边想像一下。

及背的大波浪秀发挑染了几条暗紫色,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让我不禁想要狠狠咬上一口。

尤其是套装领口比较低,里面露出的两个半球以及中间一条深深的缝隙吸引着我目光。

由于刘徽是侧身坐在沙发上,我更能看清楚那对肉球的坚挺和尺度。

还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包裹在紧身的套裙里,线条毕露。

所有所有的这一切,都聚集在这个女人身上,相信哪个男人看到都不会轻易放过多看几眼。

我相信,刘徽已经发现我在她身上游离的目光了。

她的脸上泛起一团红晕,更加给她增加了几分娇羞。

少妇的身体,少女的羞涩,果然是天生的尤物。

但是,我发现刘徽并没有表现的很拘谨。

反而眼中闪过一丝妖媚,向前倾一下身体,然后翘着的腿稍微向上耸了耸膝盖。

这样两个简单的动作,让我更清晰的看到了半球的更多部分,以及短套裙里面紫色的蕾丝内裤。

什么意思,刘徽的挑逗我?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我的鸡巴又情不自禁的硬了起来,把裤子撑得高高耸起。

看来这肯定是个骚货了,心中暗喜:绝对不放过这个好机会。

谈话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刘徽也该回自己的办公桌了。

我习惯性的起身送刘徽出门,每个来跟我办公室的员工我都会送他们出去。

走到门口时,刘徽忽然转过身,后甩的手正好碰到我的鸡巴。

这时候我的鸡巴还没完全平息下来,受到突然的接触我不禁“哦!…”了一声,场面突然有点尴尬。

我赶紧转移话题,掏出自己的名片递给刘徽,然后道貌岸然的告诉她要好好工作,有什么不明白的给我打电话之类的话。

怪怪的,感觉怪怪的。

怪了好几天。

手机响了,在我准备熄灭办公室的灯下班的时候。

号码显示是一个陌生的本地号码。

听到电话那头的声音时,一种熟悉的感觉又突然产生,是刘徽。

她丈夫今天上夜班不在家,于是邀请我去她家陪她吃晚饭,顺便向我“请教”一下工作的一些问题。

这样明显的信号,当然要好好把握了。

于是我告诉他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在这边,就答应下来了。

晚上7点半,我敲开了刘徽的家门,刘徽热情的把我迎进来。

仔细看刘徽,穿了一件宽松的艳红色半透明睡衣,很明显的看到里面根本没穿内衣裤,高挺的奶子上两颗葡萄在睡衣上支起两个点,随着走路上下颤动。

腿根三角地带浓密的毛毛呈现出一小片乌黑。

我忽然控制不住自己了,突然扑上去把刘徽抱住,在她的脖子上,脸上,嘴唇上狂吻。

我确实是控制不住自己了,这个女人太让我疯狂了。

刘徽被突然抱住后稍微挣扎了一下后,也沉浸在了被侵犯的特殊快感中。

我的双手几近粗野的掠过她身体的每个细节。

刘徽也激动起来,回应着我的吻,我的摸索。

刘徽还是推开了我,“别着急,时间长着呢。

先吃点东西吧。”

然后刘徽转身从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一瓶红酒,两支杯子,以及她亲手做的几个小菜。

我就像个贪玩的孩子,手还在不停的跟在刘徽身边摸索着她的圆滚的屁股。

刘徽的臀型属于浑圆型的,圆圆的摸上去是那么的润滑。

我忽然稍微一提她的睡衣下沿,中指顺着屁股缝直插到她的阴道里。

刘徽啊的一声,身子一颤,两腿突然加紧。

“别动!”我强硬的命令道。

享受着手指被包容的温热感觉,刘徽的下边竟然已经是洪水泛滥了。

妈的,这个婊子性欲可真强,待会看我怎么插死你。

刘徽扭头媚笑着,“讨厌,吓我一跳。

你坏死了”但是刘徽却听话的没动。

我的手指在她湿润的阴道里稍微的勾动,又引来她一阵的乱颤和闷哼,感觉一股热流冲击着我的手指,这个婊子竟然高潮了,真骚!等我抽出手指,刘徽把我领到餐桌前,递给我一杯红酒。

说实在的,刘徽的厨艺确实不错。

一直到现在,我都是这么认为的。

尽管这顿晚餐很丰盛,但由于饭后还要做比较激烈的运动,所以我吃的不多。

倒是红酒喝了两杯,就对于我来说,只有催情作用。

嘿嘿!…酒足饭饱,该思淫欲了。

刘徽起身拉着我的手,环绕过她的蜂腰。

“卧室在那边”顺着刘徽修长手指的方向,我抱起这具香软,直奔床榻。

我还是比较喜欢主动的女人,以及和主动的女人做爱。

那样我就更有时间和精力来享受做爱的过程了。

刘徽着急的帮我解脱衣服的束缚,使得我们两个很快就赤裸相对了。

刘徽的脸因为酒精的原因变得绯红,奶子因呼吸的急促而起伏着。

凸凹有致的娇躯就真正陈列在我的身边了,我们激烈的拥吻着,相互抚摸。

我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脖子,奶子,同时双手不停的在刘徽身上游走。

我用力的挤压刘徽坚挺的奶子,这对让我疯狂的肉球被我捏得变换着各种形状。

刘徽坐了起来,突然愣了一下,脸上表露出惊喜的表情溢于言表。

然后一口把我的龟头含了进去吸允起来。

刘徽的口活确实很了得,刚开始我扯住她的长发使劲把自己的阴茎插进刘徽的嘴里,但几十下吸允后已经让我有了喷薄欲出的感觉了。

于是我拍了拍刘徽的背,示意她停下来。

刘徽并没有作罢,转而用她细软的舌头舔着我身体的每个部分。

这个性欲旺盛的骚货,看来今晚把她拿下得好好下一番功夫了。

“插我好吗?我下边好痒了。”

刘徽抬头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期待的淫靡,像一条发情的母狗。

手指从脖子顺着胸部,腰腹,滑向自己的阴道口。

扒开大阴唇,粉红的屄肉露出来,亮亮的粘液从阴道里慢慢流出来,阴毛也被沾湿后贴在刘徽平坦的小腹上。

我也不想再等下去了,况且我也等不及了。

伴随着刘徽一声闷哼,我提起早已青筋暴涨的鸡巴,用涨的发紫的龟头在阴核和阴道口上摩擦几下,对准洞口一杆到底。

果然是没生过孩子的屄,还是非常紧的。

整根阴茎被紧紧的包裹着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刘徽的身子猛向前挺,胸部高高耸起。

我不是怜香惜玉的人,我也没想过要对刘徽怜香惜玉。

征服这个女人,是我唯一的目标。

刘徽好像知道我要怎么弄了,“好大啊,慢点插,我怕受不了”“小骚货,我就是让你受不了,等着求饶吧。”

之后,就是我的差不多长达20分钟的剧烈抽查。

刘徽在我身下大声呻吟着,浪叫着。

那叫声仿佛从深谷的底端发出的欲望的呼唤,又像是鼓舞士气的冲锋号角,让我更加奋力地抽查。

刘徽阴道口的嫩肉随着我的剧烈抽查而被拉伸着,淫水也沾满了我的大腿和蛋蛋。

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息和两个人急促的呼吸。

“我到上边吧,你休息一下”没想到刘徽竟然这么体贴。

何况经过那三天的假期,我的体力确实也消耗了不少,这时候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我不禁给了她一个深深的吻作为奖励。

我用双臂搂住刘徽的腰,抱着她从床上打了个滚。

然后刘徽就顺利的骑在了我的鸡巴上,开始慢慢扭动着腰腹。

我的手也没闲着,抓住两个大奶子摸索着。

刘徽很享受的眯着眼,好似梦呓一样轻轻的呻吟,如泣如诉。

我躺在柔软的床上,看着身上美妙的胴体起伏着,一对肉球上下晃动,彰显著它的骄傲和弹性。

稍微休整之后,体力也恢复了些。

于是我又翻身把刘徽压在身下。

“好……棒……插……得……我……好……爽……用力……再……用力……一点……啊啊啊啊啊啊”,随着我的再次插入和不断的抽送,刘徽又开始浪叫起来,胳膊紧紧的搂着我,仿佛要把我整个人都塞进她的浪屄里去。

渐渐地,刘徽的叫声变得轻了下来,阴道里也有规律的收缩着,身体也有点僵硬,看来是要高潮了,于是我也加紧了抽送的频率和力度。

“射里面吧,是安全期”,刘徽好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知道我在想什么。

这样简单一句话让我更加兴奋,于是快速抽插了差不多200多下。

一股电流直冲脑门,于是精门大开。

我的龟头使劲顶在刘徽子宫,把大量的精华都注入到里面。

刘徽的阴道里也急剧收缩,我们竟然同时达到了高潮。

我并没有把阴茎从刘徽的小穴中抽出来,就这样我们相拥着相互爱抚着。

做爱确实是件非常消耗体力的东西,我们沉沉的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太阳已经出来了,我的阴茎还插在刘徽的阴道里。

看着还没醒来的刘徽经过一晚的激情后妩媚的样子,我的阴茎不自觉的又硬了起来。

阴茎的变化把刘徽弄醒了,微微睁开的杏眼带着迷离的媚态。

我又开始慢慢的抽送了,刘徽享受的头向后仰着。

直到我们都心满意足了,才缴枪收工。

之后,我们抓紧时间收拾整理,因为刘徽的老公就要下班回来了,我们也该去上班了。

经过这一次之后,刘徽有事没事就到我办公室向我“请教”,有时候在我的办公桌上,有时候在我的车上,有时候在野外。

我们就这样一直不停的做,好在至今还没有别人发觉。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