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美玉

在一家很有名气的餐厅里坐着丽芬及美玉两个人,美玉穿着薄薄的连身洋装,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发抖着。「我觉得有点害怕,我看还是算了吧……」

「不行…不行,你需要钱啊!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拿出勇气吧!如果就此作罢的话,可就借不到钱啰!」

丽芬不停地鼓励着美玉。对于丽芬的话,美玉羞愧得抬不起头。

虽是这样,但美玉体内对于肉体的欲望,则愈来愈强,所以也就不觉得怎样了。美玉三十多岁,丈夫耀文目前正派往美国进修。每个礼拜从美国只打两通电话回来。每次与老公通完电话后,美玉体内必然已是情欲高涨了。

自从老公去了美国之后,美玉就像是寡妇一样,好几次都想飞到美国去见老公。因为肉体上的需要,美玉曾经一度与她的初恋情人连络,也就是这一次的出轨,改变了美玉的人生。

美玉与以前的情人人到旅馆幽会时,将老公送给她的价值一百万元的白金镶钻项链放在旅馆的床头柜上弄丢了。如果让老公知道钻石项链不见的话,那后果不堪想啊!

一百万元对两个人来讲是个大数目啊!美玉想到了丽芬,找丽芬谈谈吧。

美玉和丽芬,常一起喝茶聊天,情同姐妹,无话不谈有些知心话,甚至关于性方面的露骨话题也不忌讳。

那一天,美玉打电话请丽芬出来喝茶,顺便告诉她自己将钻石项链弄丢了,需要一百万的事。

丽芬静静听完美玉的话,刚开始时惊讶了一下。「我知道可以找个人商量商量,有个叫张家豪先生的人,只喜欢少妇,他拥有好几家公司,一,二百万元对他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吧!但是……他会要求…跟他一个月…如果你也有意思的话,我跟他联络看看!」

「去…他家…只是…他老婆会在吗?」

「那个人他没有老婆」

丽芬打过电话后向美玉这样说。美玉因为好奇心、兴奋、还有钱方面……反正也没有损失嘛!于是就答应了。那一夜美玉辗转难眠,就像是期待去远足的小朋友一样,兴奋及不安。

出乎意料地美玉并不觉得对不起老公,与其老公回国后发现钻石项链不见,大发雷霆,美玉宁愿选择前者。「我告诉他说,你三点会到,你坐计程车去吧!」

丽芬催着美玉,美玉刚点的饮料都没有碰。出了店门后,美玉叫了辆计程车,坐进去后,告诉司机说:「去阳明山,拜托…」

张家豪住在阳明山的大房子里,拥有好几家公司,除了从丽芬口中得知的这些之外,美玉一概不了解。计程车在大房子前停下来,美玉进了主客厅,这时,张先生进来了。

张先生身材魁梧英俊,使美玉有一种令人心跳的感觉,他以十分礼貌、和蔼的口气说:「放轻松些,你愿意当我太太一个月吗?……对了,我可以叫你张太太吗?」

美玉听张先生这么说,便抬起头来害臊的轻声应道:「嗯!只是有点……不习惯耶!……不过,都听你的喽!……」

男人拉着美玉的两手,进了房间里,紧合的窗帘,也增添了在柔和的灯光下,室内无比的温馨与浪漫情调……男人想了想,放开美玉的手说:「等我一下马上就来。」

张先生迅速跑到浴室,门没关上就打开水龙头放了水,一边对美玉说:「张太太,你先洗澡好了?让你自己舒服些!……」

美玉低着头不敢看他,急忙奔向浴室。在浴室里,美玉打开浴缸水龙头放了水,正要脱衣,才发现自己竟兴奋得连厕所门都忘了关……正好这时,男人就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性感无比的三角裤,一面递给她,一面笑着说:「忘了拿你需要换的……东西吗?」

美玉红着脸接下三角裤,轻声说:「谢谢,你好仔细喔!……张先生!……」

男人拉着美玉的手,和蔼地说:「还叫我张先生呀?……叫我家豪好了!」

美玉也笑着答道:「嗯!只要你喜欢!……你……你愿不愿意先跟我一起洗个澡?……」

美玉轻轻脱出家豪的怀抱,一面脱衣一面充满期盼盯着他说:她撩起秀发、将淋浴用的塑胶发罩戴上;弯下腰,伸手探了探浴缸里的水温:「与美女共浴,何乐而不为?……」

家豪一面说,一面把衣裤也脱得精光,跟美玉与一齐面对面坐进了水里,开始互相拂水洗涤。美玉乐得咯咯笑,男人见她开心,也赞美的说:「张太太,你的确蛮漂亮的!尤其,这对会说话的大眼睛;和一张既会讲话、又性感无比的嘴儿;令人一见了就要想入非非哩!……」

美玉被夸得笑裂了嘴,但却又不满意似的叹着:「唉!没办法,已经有了老公,……再有,就我是身材太不如人了!……尤其是胸部……」

「其实……你的身材不差呀!」

家豪两手在水下面摸着美玉说,他环抱住她,将她姿势调转成背靠着他。双手伸到美玉的胸脯,挑弄乳房,奶头在水里被男人轻轻扯着,美玉仰起头,发出哼声,:「噢~喔!!好舒服了!不过你手捏轻点嘛!人家奶头好敏感,被你掏痛了!」

「喔!对不起,张太太!我一时忍不住……」

家豪停下手,把湿淋淋的美玉扶起,站在浴缸里,吻了她肩头一下说:「来,我帮你全身搓香皂!……」

美玉两眼闭着,开始享受家豪的服务。感觉他的双手,在自己全身上下游走,想到:活了一辈子,都到了这种年纪,还有男人如此细心帮自己洗涤身子;不禁,忍不住他两手的刺激而发出陶醉之声了!「嗯~!!……啊~~~!」

浴室里,全身一丝不挂的美玉,正让也光了身子的家豪,细心为她洗濯裸体。美玉两腿微分站立着,双眼半眯。轻轻地嗯哼出声。而每当他充满炽热的手,触到自己身上比较敏感的地方,在那儿一轻、一重地按摩、揉捏、搓擦,美玉就忍不住的嗯哼:「啊~!……啊!!好。好舒服!……啊喔~~好好喔!!……」

不久,家豪停了下来,美玉睁开眼睛。见他正取下淋浴的莲蓬头,要帮自己冲掉身上的肥皂时,心里不禁为这么短暂的舒服就要结束而婉惜:「这么快就洗好啦?……」

「还没,还要再为你特殊的部位进一步清洗。」

家豪将热烫的水花,喷洒在美玉娇躯上,冲掉肥皂,满面笑容盯着美玉的身子,将她两手拉高举,瞧了瞧;然后,也没叫她把手臂落下,就蹲下身,轻轻拨弄美玉阴阜的耻毛;两手不断搓攃;手指阵阵刺激她的三个敏感带,手还不时伸到她胸脯上,捏扯那两粒挺硬的奶头,令美玉很快就受不了……惹得她几乎站不住,身子靠到浴缸墙边;而美玉的双臂维持高举,心中却产生一种被摆布,而又不得不从的奇异快感;引得自己身躯轻轻颤抖。

她低下头问家豪:「干嘛看那么仔细嘛!……」

家豪停下手,瞧着她暧昧地说:「张太太!人说毛生得浓的女人,性欲都特别强,你知道吗……将两腿打开些!」

家豪手指头一面不断拨弄她的两片小阴唇;美玉更站不住了,忙将一只手臂向上伸直,反撑住墙面,整个下体更往前挺出,屁股阵阵紧缩、臀侧的肉连连颤抖……家豪的手指,在美玉两片阴唇嫩肉瓣当中,来回窜动;指尖她阴蒂肉芽上又拨、又刮;使那阴蒂立刻胀大,也使美玉曲着的双膝更弯、而两条大腿分得更张开了!……「天哪!这那是洗澡?……明明是逗人家嘛!~啊!……连豆豆……都被你弄硬了啦!。啊~~啊!!」

美玉娇啼着,屁股不停地摇着,。「不急!你别急!……要先把你阴毛、腋毛都剃光了,才能洗里面哩!」

「啊~?不!……不能呀!我没了毛,被我先生发现……他一定会……」

美玉慌得连忙拒绝,但这种事,怎讲得出口呢!?「你……可以对你先生藉口说头痛、无法行房,这样不就能拖他一阵吗?……跳过一两次,等新毛长出来之后,你再让他……不就神不知鬼不觉了吗?!……」

家豪这番建议,美玉当然晓得。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被剃掉阴毛:早在医院生头胎时,护士把自己阴毛给刮干净了……事后,没让丈夫碰,新毛一长好,也就没事儿了。倒是,阴毛长回来的日子里,无论坐立、或行走时,短短的毛一经摩擦,就会引得皮肉发痒,更因为少了阴毛而感到持别「赤裸」

、甚至还会「性感」

呢!家豪不等美玉再拒绝,笑咪咪地拉着美玉蹅出浴缸,叫她两腿分开,跨站在马桶上方;两手向后伸,成为下体前挺的姿势,然后就开始为美玉剃毛了。「唉!……真。羞死了!……」

美玉叹了口气;但一点也没抗拒,黑花花的毛一丛丛落下。美玉竭力维持姿势、动也不敢动一下;只能无助地往下瞧,看见自己洁白的阴阜很快就露了出来。」

啊,天哪!……原来,被男人剃阴毛,竟是这么要命的感觉啊!……」

不由自主,美玉的两膝更弯曲,大腿分得更开,而屁股也挺得更向前了。她闭上两眼,体会那那不断在自己阴唇、阴核上拨弄的手指……美玉感觉它们在挑逗自己的性欲、感觉自己非得要把屁股扭起来了!可是,她不能动,只能颤抖、只能愈来愈受不了地哼着:「啊~!!……啊~!……」

美玉完全「赤裸」

的阴户,光溜溜的,纤毫不存了。在她的两腿间的阴户,竟是如一朵花似的艳丽而诱人啊!刹那间,男人的手指又跑走了!美玉的屁股猛挺、狂甩了起来;嚷着:「不!……还不要,不要走啊!」

「张太太,毛剃光了,你……!」

家豪的话使美玉睁开了眼,看见「情人」

站在自己面前,他那只阳具,翘得像根旗杆似的。立刻羞红了脸,咬住唇嗔着:「嗯~~!……人家,羞都羞死了啦!」

家豪将美玉拉着站稳,吻了她的唇,一手环到美玉的臀上轻揉,另一只手探回到她两腿间掏弄;然后才说:「张太太,有什么好羞的!?……毛刮光了,才更好洗呀!」

家豪将美玉身子冲了一遍。又叫她两腿分开,对着她的阴户喷洒,……然后,才叫美玉把腰弯下去,将屁股向后举起,让他再度用抹满香皂的手,弄到她阴户洞里,好好清洗干净。美玉两手撑在浴缸边缘,以半跪半蹲的姿势,翘高了屁股等待着。「吱!」

地一声,家豪的手指插进阴道,美玉「啊~!」

地应出声来。「情人」

的手指抽插着美玉阴道的肉壁。引得她连连向后耸着丰臀,不断仰头娇啼、呼叫着不知是舒服还是难熬的淫声和着淫液共呜。当家豪的手指,插进美玉的肛眼里,同时一进一出抽送时,她终于再也忍不住。将屁股连连向上猛烈挺拱,迎接插在两个肉穴里的手指。体会它们在阴道、和屁股肉道里的扣挖,那么要命!那么令自己受不了……「啊!。啊……我……就快要。快要来了啊!。啊……」

就在她高潮汹起,即将爆发之际,家豪却将两只手指都抽了出去。刹那间,美玉空虚无比,屁股狂扭、抱怨家豪为什么不让她高潮。家豪拉美玉站了起来,调转她身子,将她搂住,和蔼中带着十分抱歉的口气说:「对不起,张太太!……洗好了,我为你攃干身子……」

「我自己可以……谢谢你……」

美玉不好意思极了,自己取毛巾攃拭。「那……我在房间里等你!」

「谢谢!……那。我马上就来!」

接下来,美玉已明白自已该做的是什么了,就微笑着对家豪说。美玉一个人在浴室,对着大镜子,瞧了又瞧自己赤裸的身子,」

啊!我从来都不晓得,原来刮掉毛,……也会让男人看了性感啊!」

就在这时,家豪敲了敲没关拢的门,在门外说:「张太太!在里头……别弄太久啊!……」

「喔!……好,我马上出来!……」

美玉在门里应着,赶忙打开浴室的门,走进房间……坐在床旁的家豪,抬头见到半裸的美玉,便掬着笑,望着她。「对不起!让你久等,我……」

「没关系,来!张太太……」

家豪招呼她时,伸出双手。美玉腼腆地让男人执住两手,任他将自己拉进他分开的腿间。当他以两手捧住自己屁股,开始在臀瓣上一轻、一重地捏揉时,美玉立刻感到一阵酸酸、胀胀的酥麻……两腿无力般站都站不住,便倚到家豪的手上。「来!两腿分开,让我瞧瞧。」

家豪又指令道。美玉像入了魔,立刻乖乖照作,她羞红了脸。抿嘴在唇上咬了咬,轻轻说:「……好羞人喔!」

。但却……依照家豪的指示,在情人眼前,露出她白净净一根毛也没有的阴阜,和、那条诱人无比的肉缝……美玉这辈子,从不曾被男人这样注视过全身上下一根毛都没有的肉体,强烈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家豪俯身吻住美玉。美玉回吻家豪。觉得自己渴望着情人的爱、身子里强烈需求着男性的充满……当家豪的唇离开了美玉,在她胸前吻着、吮吸着,一直吻到她的乳头上,衔住它、轻轻噬咬、放掉它后,再度以舌尖舔着时,美玉已经几乎神智不清了。她张开口,大声地娇喘着、不自觉地挺起胸脯,为的是让男人更热烈地吮吸自己的奶头……「啊~!。啊……啊~!!」

美玉感觉到家豪的唇舌,已经舔在自己无毛的阴阜上;在自己阴毛被刮掉而变得特别敏感的肉上,游走窜动……窜到更敏感的嫩肉瓣内侧、和自己身上最最敏感的阴核豆豆上……「啊~!……啊~哦。!!」

美玉张大了嘴,呼喊、喘叫;低吟的,她整个下身紧紧地颤抖;小腹一阵阵痉挛……止不住的淫液,潺潺流了出来,一直淌到屁股底下……美玉的肉体,从来不曾被男人舔吻得如此刺激、销魂,她沉醉在极度感官欢愉中了!美玉急得对家豪主动求道:「……求求你……家豪!。别那样逗人家了……快放进来吧!」

这时,家豪将龟头搁到美玉阴户口上,在她的阴蒂上磨辗、搓擦……美玉急得发慌了,男人的阳具终于插入了美玉阴毛被刮光的蜜穴。刹那间,她放声尖呼了起来。那是一种久等、终于等到了的深叹;更是迫切渴望、需要被充塞的呼唤。随着肉茎一寸寸推进自己的阴道,美玉的娇唤也变成高昂、婉转的嘤啼,持续响彻在小小的房间里。「啊……你的。好大!!……好大啊!」

美玉感觉几乎整个身子都被撑得满满、胀胀的,美玉叫出声来。那种欣喜、陶醉和满足,却是再清楚也不过的家豪快马加鞭地冲刺,美玉的淫液,流个不停。浸淫着家豪勇猛进出的肉茎;擦挤出清脆的〔唧吱、唧吱!〕声来。而他尽根到底、狂抽狠戳、猛剌,疾打美玉无毛沾满爱液的肉丘,也发出了更响亮的〔啪哒、啪哒!〕声……耳中听见的这一切,和着男人兴奋的喘吼声;美玉性亢奋得更接近了顶峰、极点。连连高喊:「啊……不要停,。!」

没等她叫完,美玉的高潮就像决堤的洪水,崩溃了一切阻挡,涛天巨浪般地汹涌而来,一泄如注了!!「啊!。来了……啊!……」

美玉感觉高潮的洪流,还一直流、一直汹涌、起伏,如海潮般地袭卷,久久不断。从灵魂几乎出了窍的状态苏醒过来,美玉情深款款地望着满脸、满身都在流汗的男人;见他爬起身时,那根沾满自己淫液的阳具,还硬挺挺的翘着,心里高兴极了!「你……好厉害喔!……张先生!」

「谢谢你夸奖,张太太!可是,别叫我张先生!,行吗?……」

「啊~?……那……你的意思是……还要……?」

家豪和美玉相拥着、挤抱在一起,卿卿我我地温存。美玉的精神亢进,家豪有些疲惫后的倦容。但他们还是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除了轻描淡写、讲些关于性爱的技巧、花样之外,唯一比较严肃的,就是彼此爱不爱?还要不要继续想法见面、相爱下去。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