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游哥哥

我是一名十五岁的少女,跟哥哥和父母同住,本来生活还算幸福美满。

但半年前,我哥哥大学毕业後一直找不到工作,还弄到神经紧张,有时更会夜半梦游。

最初听到「梦游」这名词时,真的有点害怕,因为在电视电影里经常看到梦游拿着刀子杀人的情节,但经过医生的解释後,我们才知道实情并非如戏剧里那样夸张。

详细情形,我也不甚理解,总之我哥哥的病情尚属轻微,应该不会做出伤人的事来。

最重要的是,碰到他梦游时,不要拍醒他,他梦游完後,便自然会回到睡眠状态,而当他睡醒後,也不会记得梦游时做过什麽事来。

可是他梦游时,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所以最终还是出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大约五个月前的一个深夜,我在睡梦中感到尿意,便下床上洗手间。

因为太急和太困了,一进入洗手间,我连门也忘记上锁,只是把门关上,便匆匆忙忙脱去下裳,一屁股坐在马桶上把尿放出来。

刚尿完,厕所门忽然给打开,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哥哥。

(哇……)我差点就喊了出来,但及时用手把口捂住,因为我看到哥哥的眼睛紧闭着,我知道他正在梦游,为怕惊醒他,所以不敢发出声音来。

他一进来,便来到马桶前,这时我才想到他也是进来尿尿的。

我想站起来回避也来不及了,他站的位置太贴近马桶,现在站起来,一定会碰到他,我只好继续坐着,静观其变。

当然,当时也没有空间给我穿回裤子,只好听任下体继续暴露着,还好哥哥的眼睛一直在闭着,什麽也看不到,否则便尴尬死了。

第一次看男人小便,居然是面对面的看着。

原来男人小便跟女人一样,都是要张开两腿的。

而他把腿张开时,我也得把腿张得更开,以免我们四条腿碰在一起。

这个大腿张开的姿势,令我阴道口的两片肉瓣也给掰开,我隐约感到阴道里有阵阵凉意。

虽然没其他人看到,不过在自己亲生哥哥面前摆出如此不堪入目的姿势,还是会让我觉得面红耳热。

跟着,不用说,哥哥当然是拉下裤头,把阳具掏出来放尿。

我见他有所动作时,又是给吓了一跳,连忙用手掩面,不敢去看。

我只希望他的尿柱射正水坑,不要把尿溅到我身上。

(因为平时他跟爸爸小便後,马桶边缘和旁边地下都沾满黄黄的尿迹,可能男人尿完都会把地方弄成这样吧。

)我巴不得哥哥快点尿完离去。

可是等了一会,仍然全无动静,没有我所期待的水声。

我忍不住从指缝偷看,不得了,只见哥哥用手不停地把阳具套弄,原来他在打炮!他居然在亲生妹妹面前打炮!虽说他正在梦游,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不过我还是有点恼怒。

(好,你要打炮给我看,我就看看你们男人是的怎麽打炮的,也看看你的老二有啥了不起。

)在捣气和好奇的心态下,我乾脆把掩着面的手放下,堂而煌之地看着哥哥打炮。

哥哥的那话儿很长,他的一个手掌也不能把它完全的握住,猪肝色的龟头在虎口处伸了出来,细看之下,胀卜卜的龟头尖端有一个像嘴唇的东东,中间有个小孔,那大概就是男人放尿的地方吧。

我又用手掌和手指给比一比,哥哥的那话儿差不多有五寸长、一寸粗,龟头部分更加有寸半粗。

回想到自己的狭小阴道,如果我将来的老公的那话儿也是这样又粗又长的话,那我不给插死才怪!正想得出神,冷不防哥哥高潮到来,白色的精液从龟头尖端喷射而出,直射到我面上,我想掩面已来不及,然後他还继续做着套弄的动作,精液源源射出,我感到私处一暖,原来他把精液也射到我的下体。

惨!我两腿大大的张开,私处无遮无掩,结果给射个正着。

我连忙伸手去拿厕纸,好死不死,哥哥射完精後,也伸手去拿厕纸,结果我们的手碰在一起,我想缩手已来不及。

他抓住我的手腕,把我的手拉到他的下身前。

我抬头看看,见哥哥还未醒过来,所以也不敢跟他角力,只好把手放软。

原来哥哥把我的手当做厕纸,他把我的手背和掌心来回的拭擦着他的老二。

虽然已经软了下来,但哥哥的那话儿少说也还有四寸长,而且我的手还感觉到它的温热。

抹了一会,他终於放下我的手,拉拉抽水掣,然後便穿回裤子离去。

虽然身上好几处地方都沾上了哥哥的秽液,不过我早给吓得魂不附体,哪敢还在厕所多作逗留?於是我也匆匆穿回裤子离去,回到睡房才小心地抹去身上的秽液。

当我要抹下身时,才发现先前在慌忙间忘了穿回内裤,只穿了睡裤便跑回睡房。

於是我把全身抹乾净後,便回到厕所,想把内裤取回。

来到厕所门口,见木门虚掩,灯还亮着,我正在想:一定是我刚才忘记关灯了。

一边想,一边顺手把门推开,不料哥哥原来在里头,还把我的内裤放在鼻子旁嗅着。

我以为他又再梦游,但他转过头来,我见他双眼打开着,眼中还闪出妖异的光芒……分明就是已经醒过来。

我们四眼交投。

我想把内裤取回,又怕会造成更大的尴尬。

我想,不如就当做什麽也没发生过。

我想转身离开,但刚转过身,哥哥却从後把我拦腰抱着,其中一只手掌从我睡衣下摆伸进去,隔着乳罩搓捏我的乳房。

「哥……你想要干什麽……」我觉得不对头,但为免吵醒爸爸妈妈,我还是尽量把嗓子压低。

「没什麽……刚才不小心弄脏了你的下身,所以想帮你清洁一下,不然你会怀孕的……」他一边说,一边把另一只从我裤头伸进去,用手中那被搓成一团的内裤,摩擦着我的私处。

不是说,梦游的人在醒来後,会记不起梦游时所做过的事情来吗?为什麽哥哥会知道他曾经把他的东西射到我的下体来?但我已没空去细想这个问题了,因为哥哥正在用我那柔软的丝质内裤轻揉着我的阴道口,把我弄得趐趐痒痒的,而我的乳尖,也给他另一只手挑逗得发硬起来了。

不过我的理性也给他刚才的说话唤醒……对了,这几天是危险期,如果不彻底把私处的精液清洗,那搞不好还是会有怀孕的机会。

已管不了哥哥对我的轻薄,我只想从他的缠扰挣脱开来,冲进厕所洗澡,但没有成功。

我只好口头上警告他,如果他再不放手,我便要大声叫喊了。

哥哥听罢,把手从我睡裤里抽出来,我以为他是要放过我了,殊不知他是要把手中的内裤塞进我口里,使我叫不出声来,我的两只手腕,也随即给他的手紧紧的抓在一起,无法动弹,想把口里的内裤拿出来也不行。

然後哥哥把我从厕所门口拖出大厅,还朝着他睡房的方向前进。

我知道事情不是闹着玩的。

我更加努力地挣扎,但我越挣扎,哥哥却越把我箍得紧,在我的屁股贴着他的下身时,我还可以感觉到他的下体又再硬起来,不禁大吃一惊。

想不到才刚发泄过、几分钟前还软绵绵的男性器官,现在又在昂首勃起,而我也终於给推倒在他的床上,这样我不是危险极了麽?哥哥还把我按在床上,他继续用一只手紧扣着我的双腕,另一只手则转到我下身来,抓住我的裤头,想把我的睡裤扯下来。

我双脚乱踢,虽然成功阻止他把我的裤子褪下,但在混乱中,裤子却给撕烂了,我登时感到大腿一阵凉意。

哥哥乘机从我的裤子撕下一条布条,把我双腕缚在床头的一条木柱上,这样他便有两只手来对付我的下身了。

想到那勃起时长五寸、粗一寸的男性器官时,我更加的着急,急得连眼泪也流了出来,我在心里哀求哥哥放过我,但他不为所动,反而把我的睡裤脱下,还把我的双腿张开。

我猛地摇头,但最终哥哥还是把他的阳具插进了我的下体。

「妹头,刚才你的小手把我的老二弄得很难受,所以你定要帮我解决一下,不过我会慢慢来的,一定不会把你弄痛……」虽然哥哥的插入动作很缓慢,但因为他那话儿……尤其是他的龟头……实在太粗大了,我仍然感到下身传来阵阵的撕裂痛楚。

而在他进行抽送的动作时,我更是痛得差点便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哥哥再一次到达了高潮,不过今次他的阳具却在我阴道里射精,迫我全数接收了他的精子。

为了让自己接受这个令人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我安慰自己说:哥哥一定是一时冲动,控制不了自己,才对我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来。

我见他发泄过後,爬起身来,他的上身来到我的胸前,我以为他是要解开缚着我的绳子。

谁知他原来还未满足,他解开我睡衣胸前的钮扣、拉高我的奶罩,用手把玩我的乳房,又用嘴吻我的粉颈和脸颊。

虽然大腿尽头痛得发麻,但哥哥对我上身的侵犯,却令我感到阵阵的快感。

如果这个抚慰我身躯的人,是我心爱的男人,那该是多麽美好的事情。

可惜实际上,这个男人却是一名禽兽不如的兄长。

他的抚摸与热吻,不是源於男女之间的纯真爱情,而是为了满足他个人的兽欲。

令我感到羞耻的是,我的肉体竟然对这种既贪婪又淫邪的挑逗产生了不自愿的兴奋,我恨思春期少女的身体,居然是如斯不堪一击。

满足了手足之欲後,哥哥的下体又回过气来,把我再一次蹂躏。

这一次,他没有刚才那麽温柔了,他狠狠的把阳具插进我体内,也狠狠的把阳具在我体内抽插,本来已经发痛的地方,给他阳具无情的摩擦,更让我最终痛得昏了过去。

当苏醒过来时,我早已给抱回到我的床上。

我感觉到下体疼痛得要死,虽然灌满阴道的精液正倒流出来,把大腿尽头弄得又冷又湿,但我也不得不休息好一会,才勉强能够下床到厕所洗澡。

我狠狠的洗擦着全身,尤其是下体,我狠狠的用海棉把下体擦乾净,又不顾痛楚,把红肿了的阴唇大大的掰开,好让强劲的花洒水柱把体内的男人秽液冲出来。

当然,我也哭了一场,还想过要怎样面对这件不幸的事情。

要告诉父母吗?要报警吗?人家会不会相信我呢?他们会怎麽看待我呢?会不会跟我说些难堪的说话呢?「你这个女生真不要脸,要搞也跑远些去搞嘛,居然在家跟亲生哥哥搞在一起,真冤孽罗!」「你说你哥哥强奸你,那麽详细情形是怎样的呢?他的阴茎进入了多少?你觉得痛吗?有在你阴道里射精没?他的阴茎在你体内抽送的时候,你有快感吗?在这以前,你还是处女吗?你有没有跟其他男生发生过性关系呢……」「跟据你哥哥的供词,你当时没把内裤穿在身上,还把内裤放在厕所的衣架上来引诱他……」忘记过去比面对将来要来得容易,那不如就当做没事发生过,当发了一场噩梦便算了吧。

谁知这种息事宁人的做法却做成更严重的後果。

过了几天,哥哥以为我怕事,竟然食髓知味,趁父母外出时,想再一次把我强奸:那天一早,我父母要上早班,一早便离开了家门。

稍後我也下床上学。

当我换好校服,连袜子也穿上了,正要准备穿鞋子时,哥哥忽然从睡房出来。

他一把拉着我的胳臂,想把我拖进他的睡房。

我知道他想做什麽,我觉得他不可以再对我做出那种事来,我想拒绝,但又没有勇气,结果我只是软弱地用了一个窝囊的理由来哀求:「哥……不要……我……今天要上学……我会迟到的……」「那不要进房了,我就在地上跟你打一炮吧!不过你也得合作点,不要跟我拉拉扯扯,否则扯烂了你的校服,你连学也上不了。」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反抗,或者应该说,我甚至不知道我是否应该反抗,结果在半推半就的情况下,我给推倒在大厅地上。

哥哥揭起我的校服裙和底裙,又把我的内裤脱下,跟着再一次把我强奸了。

他的动作又急又粗暴,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却还是给弄得死去活来。

我其实早已痛得泪如泉涌,但我被迫咬紧下唇,不敢哼出一声来,因为大门半开,门外的走廊不时有人经过,我害怕会惊动邻居,让他们知道我家发生了这种不伦的丑事。

哥哥抽送了十多分钟方才到达高潮,他又像上次一样,在我体内射精,但这一次我可没空去清洗身体。

匆匆穿回内裤後,我便穿上鞋子飞跑出屋。

上学的人潮已退去,我一面跑回学校,一面抹去泪水,但其实我的大腿尽头还隐隐作痛,跑也跑不快,还好学校就在我家楼下不远处,结果我只是迟到了十分钟,虽然给记了缺点,却没给同学和老师发现我有任何异样。

不过整个早上,我都没法集中精神上课,因为精液从体内倒流出来,把内裤前面的部分都弄湿了。

一滩又粘又凉的液体浸着我的私处,令人浑身不自在,後来我还隐约感觉到我下身传来阵阵精液的腥臭味道……自那一天开始,每次只有我们两兄妹在家里时,他都在我身上饱尝兽欲,有时在他的床上做、有时在我的床上做、有时在大厅的沙发床上做……每一次,我都哀求他不要再对我做这种事情,但他却无耻地说,一件秽,两件也是秽,我既然已经给他上了,就算再给他上一次也没关系。

他还劝我说,不如乘机享受一下男女性交的欢愉。

虽然肉体上确实有点兴奋的反应,可是这种如同被强奸的遭遇,真的可以让我去享受吗?终於在上星期,我觉得身体有点异样,尤其是我的月事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来了,心头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我去医生处检查,最不幸的事情真的发生在我身上:我怀了哥哥的骨肉。

我把这件事告诉我哥哥,他也不知所措,说要好好的想一晚。

我以为他会在第二天给我一个解决方法,怎知他却玩失踪,丢下我一个人去面对这件事。

虽然很慌惶,但我依然未敢把此事告知父母。

後来,大约一个礼拜後,我打听到一家做黑市堕胎的诊所,我拿着积蓄了多年的私己钱去做手术,谁知那家诊所原来早给警方盯上了。

那天我刚踏进诊所,警察便跟着冲进来,一干人等,包括我自己和其他好几个在等候做手术的孕妇,都给带回警署「协助调查」。

轮到我给问话时,我骗他们说我只是去看普通的病,我以为我这样年轻,他们一定不会怀疑我是去堕胎的,谁知他们一看到我那微微隆起的肚皮时,便知道我已经怀孕了。

原来那些警察见过不少像我这种年纪的少女去堕胎,她们都是因为乱搞男女关系,而被搞大了肚子。

他们最初也以为我跟那些少女一样,本来是见怪不怪,只因为我还未够十六岁,所以警方要查究我肚里孩子的经手人。

虽然怀孕的事已无法再隐瞒下去,不过我还是尽力避免让哥哥给抓去坐牢,於是便编了这样的一个故事:大约五个月前的一个黄昏,我放学乘电梯回家,不料在电梯里遇上了色魔,他用刀架在我的颈上,把我胁持到楼梯转角,然後还把我强奸了,但我因为怕事和害羞,不单没有报警,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别人,想不到竟然因此而怀了色魔的孽种……他们听到我的故事後,觉得事情非同小可,连忙派人到现场调查。

莫说强奸案是编出来的,就算是真有其事,都已经隔了几个月,还可以查出什麽来?不过最重要的,就是医院给我做堕胎手术,这当然要比黑市手术安全多了。

我父母本来已经因为哥哥的失踪而忧心不已,现在听到说我给色魔玷污了,更因此而怀孕,对他们来说,当然又是一项打击。

如果让他们知道搞大我肚子的人原来就是他们的宝贝儿子,我猜他们一定会给刺激得发疯。

把胎儿拿掉後,我还要在医院住好几天,然後才可以回家。

我以为从此以後,一切都过去,我可以重过正常生活了。

怎知我还得要忍受不少闲言闲语,这都怪我自己大意,编故事没想清楚。

原来警方在查我所编出来的案时,在我所住的大厦进行了地毡式搜索,这样当然惊动了我的左邻右里。

虽说警方会把受害人的身份保密,但不知怎的,这案件的受害人身份还是给泄漏了出去。

早知如此,我便随便指个山头给警方去调查,那我便可以耳根清净一点了。

「喂,听说你十三楼的张太的囟囟在几个月前遇到了色魔,而且还给强奸了呢!」「对喔,就是住在我家对面的乖乖女,样子蛮清秀的,为人又有礼貌,出入碰到面都有跟我们打招呼,可惜才十几岁就给色魔蹋了,你说她将来怎嫁出去喔……」

「那些无良色狼就是专吃这种乖巧的小女生,正所谓十几岁,卜卜脆嘛,我看你家里的几个小ㄚ头都得小心一点。」「上星期都没见过她,听说是在医院住了好几天,不知是何原因耶?」

「该不会是给色魔传泄了性病吧?听说有些色魔因为泄了性病,连妓女都不肯做他们生意,所以才找良家妇女来发泄性欲……」

「并不是性病,她是因奸成孕呢!上两个星期,我已经留意到她的腰围变粗了,肚子也胖胖的,当时我已经觉得奇怪,怎麽会突然间会肥得这麽厉害……原来是给色魔搞大了肚子……」「世间那会有这麽夭寿的事情ㄚ,不会是真的吧?我昨天看到她,看来身材都很窈窕耶。」

「就是因为上星期在医院住了好几天,把胎儿拿掉了,才回复以前的身材,不过肚皮就一定会松了点,这是免不了的……」「嗯,你倒有不少的经验。」「呸呸呸,你快吐口水重新说过,人家哪里有给色魔搞大过肚子,我可是玉洁冰清的……」「你不用这麽紧张,我是说你有不少的怀孕经验。」「说话要清楚点嘛,女儿都生了三个,我没有经验谁有?不过堕胎经验我就真的没有了。

喂,她这麽年轻便堕胎,不知将来是否可以生孩子呢?」「或者可以吧,不过有没有男人肯要她,还很难说呢!」……已经不止一次听到邻居在我背後说三道四了,每次我都心想:最夭寿的还不是你们这几个三八,看看你们家里的女孩什麽时候也给色魔奸了,到时看你们还有没有心情去八卦人家的私事。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