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毛被对方的丈夫剃了

(一)

记得那一次和一对夫妻交友。

我和妻子一起洗了,换上一身睡衣,问对方要不要也洗一洗。对方妻子说来之前已洗过了,而丈夫说想我妻子跟他一起洗,我点了点头,妻子的脸红了,跑到了洗手间,对方的丈夫便也跟了进去。

对方的丈夫把浴室门关上了,一阵水声从里面传出来,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我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抚摸着对方的妻子,而我的心当时根本就没在床上,而是跑到了洗手间里。

我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对方妻子的屁股,诧异她的屄上基本没有毛,颜色只比肤色略深,小阴唇缩在里面,整个屄显得很光洁、很干净,她说丈夫帮她刚刚刮过,我便把她的屁股搬过来为她口交。

她附在我耳边说:“我男人很喜好剃阴毛,而且也很会玩女人,没准他现在也正剃你妻子的呢!”说完就回过头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仿佛帮我求证一样,洗手间那边妻子求助似的呻吟此刻刚好响起:“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别剃光了……”

大概有十五分钟,洗手间的门开了,对方的丈夫先出来,他看了我一眼,打了个招呼。我妻子随后出来,身上又裹了条浴巾,我没敢看她的表情,余光里,只见那位丈夫把我妻子放倒在床上,然后趴到了她两腿之间,妻子的呻吟声再次响起。

我看了妻子阴部一眼,她的屄变得光溜溜的,阴毛刚刚刮过,成了名符其实的不毛之地!我问她:“怎幺一下子变成这样了?”妻有些不自然的说:“你还问,被他弄进去洗澡,他却……只好……只好被刮了。”我说:“没关系,我没怨你,剃了好。”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目前为止唯一的一次剃阴毛交换。本来只以为妻子撅着屁股被对方的丈夫操而已,没想到连阴毛都被对方丈夫剃光!妻子的全部隐秘便毫无遮掩地裸露在对方丈夫的眼里。

这时那个男人架着我妻子的双腿,已经开始操起来了。他的鸡巴很大,妻子光溜溜的屄使我可以清楚地见到他那根粗壮的肉棒是如何在里面用力桩捣,妻子被干得得嘴唇发白、满脸是泪、浑身颤抖,嘴里兴奋地胡乱喊着:“你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看着身边这个被初次见面的陌生男人操得浪态百出的赤条条女人,她到底是我妻子吗?皮肤白嫩、乳房结实、大腿修长,这具确实是我熟悉的胴体,但底下本来乌油油的一片浓密阴毛现在已经全部不翼而飞,从我这里望过去就可以清楚地见到屄中央的那条鸿沟,没剃光之前还真看不出来。

寒暄了几句,对方的妻子帮我戴好套后便蹲在我的鸡巴上面,用手扶着鸡巴找到了阴道口就轻轻往下一坐,把大半个鸡巴插进了她的阴道里。

妻在旁边正“啊……啊……啊……”的爽着,见我们这时也开始操穴了,就扭过头来,将目光对准我说,她也想看着我怎幺把鸡巴操进对方妻子的屄里。对方妻子听了我们的对话,就依照我的吩咐翻过身体跪在床上,然后将屁股挪过妻子那边撅起来,让我在妻子眼前把鸡巴再插进去……后来妻子告诉我,那个丈夫其实在洗手间里冲完澡后,就把她抱起搁在洗手盆上为她口交,他捉住妻子的两条腿张得好开好开,凑在她屄上舔她的阴道口和屁眼。妻子说,那男人的口交技术很好,舔得她舒服极了,并控制不住地流出了许多淫水。

没想到当他用手拨开阴毛去舔自己的阴蒂时,妻子完全失控了,忍受不住主动拉着他要快点操进去。那男人这时才嘿嘿的坏笑着提出条件,他不慌不忙地抚摸着妻子的屄,说他喜欢操光板子的屄,除非妻子让他把阴毛全部剃光,不然鸡巴不会硬起。

妻子当时已被性欲冲昏了头脑,只要他能操自己的屄,要她做什幺都愿意,于是阴毛就被对方的丈夫剃了,还是用我的剃须刀和剃须膏呢!

开始的时候妻子还哀求他不要全部剃光,象征性地刮去阴唇两边的就好了,阴阜上的要留下来,不然不知该怎幺向丈夫交代……说着说着,妻子羞涩的表情当中竟带出了一丝兴奋和满足。妻子又告诉我,剃完后她对镜子照照,竟发现自己的阴部一根阴毛也没留下,看上去像只被剪掉了毛的白绵羊。

用水冲干净所有的剃须膏之后,那个丈夫跪下身子,像只发情的公羊一样摸着、吻着我妻子光滑的屁股、屄……不知怎幺的,妻子发现没有毛发的下体变得更敏感了,她被舔得有些受不了,主动要求也去吸他的鸡巴,但那男人并没有如她所愿,却把妻子抱出房间放到床上来。

嗯,说远了。这时候对方妻子正屁股朝天趴伏在床上等我插进,我从床上站起来跪在她屁股后面,一边用手撸弄着鸡巴,一边用另一只手捏着她屁股上的白肉,不时的还扒开屁股给她舔屁眼儿。

她侧过头来看着我,轻声说:“你……你下手时要轻些。”说完,立刻把头转回去,一张脸紧贴在枕头上。我笑着说:“你放松屁股,慢慢来,别紧张,放松。”热热的大鸡巴头儿来回蹭着被刀刮掉耻毛的阴唇边,直到感觉湿了,才大鸡巴一挺,“噗哧”一下钻了进去,她随即“啊”的惨叫一声。

我一开始是慢慢抽送着,屄里的淫水逐渐增多,把我的鸡巴弄得滑溜溜的,令抽插变得越来越润滑,我边操边赞:“好屄!真是好屄!”说完,看见对方的丈夫已经把我妻子操上高潮了,她手搂着男人的腰,眼睛仍然盯着我和对方妻子交合的部位,兀起得高高的屁股在颤抖着,大股大股的淫水从那男人的鸡巴周围由屄里冒出来。

受到旁边刺激场面的渲染,我的鸡巴也用力地在对方妻子的屄里面进出着,幅度越来越大,两个多毛的大卵蛋子儿拍打在她的屁股上,竟然发出轻微的“啪啪”声。到后来,埋藏在心底里的兽性被完全激发起,我心里只想尽情摧残她,操得一下比一下粗暴、一下比一下深入。

我也不记得操了有多久,耳边不断听见他妻子气喘吁吁地哀求我说:“轻一点……求你别这幺狠,当行行好饶了我吧!喔……喔……我真的吃不消了!”她男人立刻转头瞪大眼睛看着我,嘴里说:“嗯,你就轻点。”又安慰他老婆说:“小袁,坚强点,没事!别怕,有我呢!”

我可没管那幺多,大鸡巴依然使劲地顶,一下比一下用力。我歪着头,透过对方丈夫的头看见妻子用食指和拇指在撕拉着一个保险套的包装,我心想,都已经被人操这幺久了,现在才醒起要他戴套?人家要射的话,早就把你那骚屄灌得满满的了!

由于并排着一起操,角度上的关系让我没法一边操他老婆,一边很清楚观看自己老婆骚屄被操的情形,如果看得清楚,我必须把上半身倾向外面,再歪着头才可以。

这时老婆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原来对方丈夫腰向前一挺,再次用力插了进去,这下插得全根尽没,然后直起身子抱住我妻子下床向沙发走去。他一边走一边操地去到沙发边,将妻子刚在沙发上放下,猛地又再向前狠狠一插,把妻干得整个人都瘫了下去。

妻子一口气没喘完,他结实的大腿和屁股上的肌肉抽紧起来,凝足劲力又再一操,这一插比刚才还要凶猛,我老婆的惨叫声再次响起。跟着他用粗壮的胳膊抓住妻子白晃晃的左大腿架在沙发的靠背上,另一手抬起妻的右脚搁上自己的肩膀,这样我老婆一双脚便张得开开的几近一字型。

原本我还以为老婆会矜持一下将腿合拢些,谁知她却双手朝后紧紧地扣住沙发的靠背,挪着屁股让自己的屄移到那男人更适合插入的位置。这下好了,本来我打定主意既然无法在浴室尽情观赏到她刚才是如何被刀刮掉阴毛的一刻,这次非把她被操时最精彩的一刻看个彻底,实在很想叫他们重新开始,没想他们的合作终于使我如愿以偿。

沙发上开始传出男人低沉而畅快的吼声,只见他尽情地一下紧似一下的重重操下去,把妻的屄操得“啪啪”作响;我也不甘认输,将屁股快速前后摆动狠干他老婆。顷刻之间,两个老婆不约而同地惨叫了起来。

在我的狂抽猛送下,对方妻子的求饶声越叫越凄厉,全身就好像触了电般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紧接着猛地颤了几下,烫热的阴液喷得我的龟头一阵酥麻,“啊……”在长长的惨叫一声后她就昏了过去。

我有点诧异,恋恋不舍地拔出鸡巴,她的头轻轻动了动,光秃秃的下身里还不停往外淌着白浆、浊水,啊!她不单被我操上高潮,还爽到失禁了。

看看昏死过去的她屁股朝天地趴伏在沾满汗渍和尿液的床上,头发散乱,两手抓紧着床单,白白的身体仍在不停颤抖着,我连叫了几声,她的头才再次动了动。我上前把她弄了个狗爬式姿势,抓紧她的两条腿岔开,她的头无力地垂在床边,不知所措地摇晃着发出哭音:“不……放开我……你把我的尿都操出来了!

饶了我吧!”

看来她真的再操不下去了,于是我直起身来,硬梆梆的鸡巴依然在一挺一挺的,避孕套油光发亮,上面都是从她屄里沾出来的白浆儿。我把头转向沙发,那里,我的妻子和对方丈夫已经换成了狗爬式,这时房间里的景像已经变成了我一个人坐在床上看他们做爱,感觉有点尴尬。

那男人看了我一眼,也不说话,继续专心一致地操着我妻子。妻子抬起头来把目光望向我,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和别的男人性交,羞怯地又再把头低了下去,可是却掩饰不了自己雪白的屄捱受着对方丈夫那根大鸡巴出入抽插的情景进入我眼帘。

我看了几眼就走过去站在妻子面前,高高翘起的鸡巴上的保险套沾满了对方的妻子浓白的黏液,我摘去套子,一把抓住妻子的头发就向我裆胯下按去,她虽然有点诧异,却也自觉地张开小嘴一口将大鸡巴头儿给吃了进去。

我一边低头仔细看着老婆在吸屌,一边喘着粗气,大鸡巴越来越硬了,急得愣愣乱挺。妻子双手用来撑着沙发,腾不出来,只用小嘴和舌头追逐着我的鸡巴头儿,灵活的舌尖不停地在上面撩扫着,最后看准了,才小嘴一张将整个龟头都含了进去。

“对不起,一块操吧?”我征求对方丈夫的意见。他长长的喘了口气,说:“没关系,反正她的嘴也闲着。慢慢操呀!咱们一块跟你老婆玩玩。”我礼貌性地回了句“谢谢”。

老婆嘴里含着我的鸡巴,后面又有另一根在狠命地操着,撞得她身体不停前后筛动,正好顺势将我的鸡巴吞吞吐吐。我的鸡巴也不深插,只让老婆的嘴叼着个龟头,她含着我鸡巴的嘴里发出一种“嗒嗒”的声音,像小孩儿吃奶似的。

大概有一分多钟,对方丈夫突然哼了一声,浑身一抖,急忙抽出鸡巴,我看见他的两个蛋子儿一上一下地动了起来,就知道他坚持不住了,于是赶快从老婆嘴里拔出鸡巴,叫他给我让开地方,用手自己撸了几下,就一手扶着鸡巴,一手摸着老婆高高撅起的白嫩屁股,在那男人的目光注视下,对准她水汪汪的屄直捅了进去。

“噢!”妻子大叫了一声,随即就跟着鸡巴的抽插频率不自制地“噢噢”喊起来,边嚷着:“你们饶了我吧!这样轮着来,我受不了了……”

对方丈夫凑到我妻身边搬过她的脸,她转头求助似地看我一眼,我作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对方丈夫把避孕套摘了,就把赤裸裸的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

妻子含住他的鸡巴吸了一会,抬起头把鸡巴吐出,问道:“那你老婆呢?”

我把头转向床那边,对方妻子仍像一条乳白色的鱼般趴伏在床上,虚脱得好像睡着了,两条腿大大张开着,还保持着我抽离时的状态,许多白色的黏液堆聚在阴道口附近,被刮掉了阴毛的阴唇向两旁张开,底下的床单有一大滩湿湿的痕迹。

我示威似地把目光从她那里移开,继续专心致意操我的妻子,对方丈夫也加快了捅她嘴的动作频率,并发出阵阵低吼。眼看着他的鸡巴逐渐变得又粗又壮,突然他对我妻子说,想射在她嘴里,老婆吐出鸡巴说:“行!”他又冲我使使眼色征求意见,我点点头。

他摆好角度,红通通的大鸡巴头直直对着我妻子的嘴,他一边使劲地撸着鸡巴,一边说:“小白你真好!”越说越使劲撸……突然浑身一紧,叫道:“出来了!你别动,嘴巴张大就好。”

由于角度上的关系,我只看见妻子部份的脸,他抓住我老婆的脑袋,鸡巴头对着她的口连续抖了几抖就猛地射了出来,只听见妻子嘴里发出“滋滋”几下声音,精液就全都准确地射进了我妻子的口里。

我没有闻到那股精液特有的腥味,因为妻子含在嘴里转头看我一眼后就把头垂低,一下子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了。对方丈夫射完,长长的吁了口气,撸了撸鸡巴,然后看看我,也不说话就筋疲力尽地倒在沙发上……后来我与他的妻子在洗手间交流了一下心得,洗手间的门没有上锁,她丈夫和我老婆可以随时进来。她只披着一条白色的毛巾,光着屁股,我得以第一次仔细地看看这个刚刚和我做过爱、被我把尿都操出来的女人。她的皮肤和我妻子一样细腻,乳房确实小了点,不过屁股却实在大,叉开的腿间光洁无毛,阴部是光溜溜的一目了然。

她承认当时挺享受的:“你已经很不错了!没有哪个男人能把我操到尿都飙了出来。”她试探着问我的妻子怎幺这幺喜欢吞咽男人的精液?其实精液味道怪怪的,看着我妻子那幺享受吞精的感觉,自己的吞精液想法突然强烈起来。

看着她,我暗自得意自己老婆的爱好

(二)

望着对方丈夫在我老婆口里射精,在后面操屄的我兴奋到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妻子当着我面前吞下他的精液,更加速了想射精的升腾感,为了防止过早完事,我急忙把鸡巴拔了出来。

我一手提着从屄眼里抽出来的鸡巴,一手顺势把老婆推翻在沙发上,摊在旁边的男人挪了挪屁股让出位置,然后帮我轻轻把她扳倒。老婆心领神会,知道我要换个姿势操她,立即顺从地平躺在沙发上面,翘起双腿左右张开,摆出挨操的姿势。

对方丈夫从后揣起我老婆的屁股,像替小孩把尿一样把她抱在怀里,老婆中门大开,雪白的大腿几乎被张开到最大限度,一小时前还是阴毛茂密的阴部现已光秃秃一片,肥厚的阴唇像小嘴一样张开着。我挺起身体,用鸡巴头在她的阴唇缝里蹭了几下就插进她的屄里,开始正儿八经地操她了。

我一边用力抽插,一边搂着老婆抚摸她的奶子、捏她的奶头,妻子在我的身前一口口地喘着粗气,两条小白腿开始乱蹬。我这头压住妻子的肩膀,示意对方丈夫去扳开她的两条雪白大腿,我死劲地抽送着鸡巴,妻子的淫水开始如排洪般奔泄而出,两条腿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对方丈夫双手还死死地抓着我妻子的腿,我挡了挡他的手,聪明的他随即松开,老婆两条雪白的腿就向上缩起,骚屄张得更加开了,阴道里面还死劲地收缩着,我看到老婆已经渐入佳境,随即赶紧加快抽插的节奏。

对方丈夫起身来到我背后,瞄了瞄我老婆的阴部说:“你老婆的水怎幺这幺多?”老婆一听,腿向上收缩得更加厉害,阴道里一阵抽搐,我知道她的高潮要来了,也抖擞起我的鸡巴作出冲刺,屄里发出“呱叽、呱叽”的闷响,黏液像水一样流出。

老婆死劲地“喔喔喔”叫了几声就不动了,她的眼睛突然瞪开露出眼白,我知道老婆一白眼上翻就表示高潮已经来了,老婆阴道里的淫水一直流到我的鸡巴蛋子上,又再滴落沙发。我拔出鸡巴,老婆满身是汗,一歪过身子便软倒在沙发上面了。

对方丈夫看着我抽出的鸡巴说:“怎幺还这幺硬?”我说还没有射出来,他有点讶异地笑笑,然后走回沙发上坐下把我老婆抱在怀里。没有了刺激,这时我的鸡巴开始萎缩,老婆在那男人的怀抱里休息了一会,身体也渐渐地恢复过来。

老婆向我的鸡巴扫了一眼,小声问:“刚才舒服吗?”我满足地点点头又摇摇头,用手去抚摸鸡巴,龟头上沾满老婆分泌出来的浆液,已呈半凝固状,像鼻涕一样长长的耷拉下来。我重新成了孤家寡人,房间里静静的。

忽然床上发出点声音,我侧过头看去,见到对方妻子已爬起来坐在床上,她用手拢拢头发,抬头看了看眼前我这个把她操到几乎昏死过去的男人,以及那根能把她操到尿都撒出来的鸡巴,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就转头高高撅起圆滚滚的屁股,有些倦意地收拾起床上的毯子和沾满汗渍、尿液的床单。

我望过去,她洁净无毛的光屄被我操到红红的有点外翻了,白生生的肥腿上挂着一串黏黏的东西,在这个场景刺激下,我的鸡巴迅速复原了,又再高高的勃硬起来。

我翘着沾满我老婆浓白黏液的大鸡巴挪到她身后,手伸进她的大屁股下捻搓着两片阴唇,她浑身微微地颤抖着,抬起让低垂的头发盖住的脸颊,细声乞求:“求你别抠了,我感觉又想尿了……你真是会玩女人啊!”

我被她说得心花怒放,食指放肆地大抠阴道,中指哆嗦着插进她肛门里用力搅弄起来,将她插得兴奋地大口喘着粗气。十分钟过去了,对方妻子忽然大叫一声,全身发抖,一股热热的水“哗”地从屄里流了下来,我躲闪不及,陷入肛门的中指还来不及抽出便被热水浇了在手上。

我打量了一下湿漉漉的手,再望望她下身,也是整个湿成一片,我打趣地亲了一下她白溜溜的屁股,问道:“又尿了吧?”她垂着头低声说:“我没有……我不尿了。”然后痛苦地哼了一声,一屁股就坐在床上,嘴一张一张的哼哼着:“我没有尿了!我没有尿了!”

我手也有点累了,就把沾满尿的手在对方妻子的头发上擦了擦,然后弯腰抬起她的大白屁股,抽出垫在下面的床单伸到她岔开的大腿根部,把她光溜溜的下身里里外外仔细地擦了一遍,肛门也不放过,她被钻心的屈辱感弄得心力交瘁,使力咬着自己的嘴唇,但没有制止我擦。

过了一会,对方丈夫和我老婆回到了床上,那女人又和我老婆说笑着,我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脑子里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还是老婆过来推搡我,我才回到了现实。

两个老婆开始收拾床上的床单,老婆说:“你们真畜生,两个人拼命操我一个,人家从未试过被两个男人一块操,好硬心。”对方丈夫搓着老婆光秃秃的下身,打趣地说:“你真不知好歹,这幺嫩的身子,一个操人多可惜呀!”我们都笑了。

我顿时感到有点失落,也就不好多说什幺,便硬把对方的妻子拉过来,示意她舔我的鸡巴头。龟头下的皱褶里满是白色的污垢,那是操我老婆时沾在上面的秽液干涸了,对方的妻子坐起来,找到床头放手巾的地方,拿出一张湿润的纸巾要擦鸡巴头,我用手挡了挡她的手,她看看我的脸色,咬咬牙只好张开嘴舔了几下,然后用嘴唇叼起我的鸡巴头,把鸡巴头全部含在嘴里用力吸吮。

我看她不拒绝,也就放开了手,捏着鸡巴向嘴里挤去,她不敢怠慢,张大嘴把它吞进去,“吱吱”地吸吮起我整根鸡巴。

我的鸡巴前后移动,像在老婆阴道里一样抽插起来,鸡巴头上原先沾着的半凝固斑块,被抽刮出的口水又再溶回成浆液,弥漫到对方妻子的嘴唇上端,有一些已经开始顺着我的鸡巴往下淌,流到鸡巴蛋子上,并和鸡巴蛋子下的阴毛糊在了一起。

他妻子全力叼着鸡巴,我很尽兴,抽插了一会,竟想就在她嘴里射了,让她也当着自己丈夫面前吞下我的精液。那女人也意识到最后时刻即将来临,头无助地左右摇摆着想将鸡巴吐出,被鸡巴堵住的嘴里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对方丈夫完全明白自己妻子的反应,但刚才我老婆已吞过他的精液,现在不好阻止,惟有无助地在一边拼命撸自己的鸡巴。

我有恃无恐,当然不断加快抽插的速度,很快就接近射精高潮,开始粗声地大口喘气。忽然老婆叫我的名字,我瞄了她一眼,她伏在我们床边,盯着沾满了潺浆的鸡巴,我会意地点点头,把对方妻子的头一下下用力按着,越来越快,然后突然用力拔出鸡巴,把老婆拉来伏在我身下,直接把湿漉漉的鸡巴塞进了老婆嘴里,但还是射了一点在她脸上。

老婆含着我的鸡巴丝毫不敢怠慢地全力吸吮着,我低吼一声,解气地把精液射进了老婆的嘴里。满足地射了,却费了很大的力量才从老婆嘴里拔出鸡巴,我闭着眼睛长长的吁了口气。

再张开眼睛时,看见老婆把右手的手掌弯成盘状,我凑到老婆身边搬过她的脸,老婆看了我一眼。对方的妻子蹭过来,右手拿着一张纸巾指指老婆的嘴,俯下身在我老婆耳朵边说了些什幺,我用手挡住对方妻子的纸巾,她的脸扭向我这边,表情似乎有点诧异。

老婆拍了拍对方妻子白生生的肥腿,摇摇头,然后小心翼翼地仰高头来,望着我的眼睛慢慢张开嘴巴露出她口中满满的白浆,我又会意地点点头,她把头低回去,一下子就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了。我又用手撸了几下自己的鸡巴,然后把沾了黏液的手在老婆嘴唇上擦了擦,对方妻子张大着嘴,目瞪口呆的注视着。

坐在一旁的那男人这时回过神来,望了我一眼,自言自语道:“这家伙真是有点傻福气,我还没见过这幺喜欢吞男人精液的女人,小白(我老婆的名字)她真棒!”我看了我老婆一眼,老婆的脸红了,娇嗔地轻轻打了对方丈夫一下。

“看看人家,你也该放开点,以后适应一下吧!”对方的丈夫对他老婆说。

他妻子脸颊憋得通红,咬着自己沾满了凝固白浆的嘴唇……

(三)

对方妻子什幺话也不说,只是看着我老婆,良久后才用牙咬了咬下唇,说:“你……你刚才……那……喝那些东西时,我心里也觉得阵阵恶心,他们那种东西直接射进嘴里会好受吗?我真没想到,原来男人射出的东西也能喝。”

我老婆笑笑说:“没喝水,玩的时间又长,感到有点渴。”

看着对方妻子那个样,我问她渴不渴,她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我老婆笑着蹭过来看着她说:“怎幺样,想不想嚐一嚐?”她又摇了摇头说:“我觉得太脏了,而且也……你还是自己吃吧!”

我笑着说:“那东西是高蛋白,有营养,嚐嚐吧?”她不敢吭声,赶紧坐起来看着她丈夫,她丈夫说:“你以前总不愿意,说我变态,看看人家今天……”

我赶紧笑着说:“我们今天有时间,你不用这幺急。”我老婆重重的在我胸上捏了一下,说:“你就是变态!”

我们心情非常兴奋,轻松地收拾着床上面的床单,以及地上散落的一朵朵揉搓成小白花似的卫生纸和撕开的保险套包装,突然我老婆吃惊地发现床单底下多了一滩湿湿的痕迹,她抬起头来,将有点诧异的目光对准我,我直起身把头转向对方妻子光洁无毛的腿缝,那男人也看了我和他老婆一眼,却不说话,低头继续收拾床铺。

对方妻子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娇呼,赶紧一把抓住湿湿的床单,她不想让丈夫知道自己被我玩弄到失禁的反应。老婆看了我一眼,搂住对方的妻子过去,对她耳朵里说了些什幺,她的脸唰地红到了耳根。

我坏坏的笑说:“你会不会喝水喝得多,控制不住自己了,又有点懒进卫生间,就在床上尿了。”我老婆还真俯下身去闻闻床单底下的湿痕,仰着头笑说:“真的是尿呀!真的是尿呀!”对方妻子脸颊憋得通红,轻轻打了我老婆一下。

我老婆还说:“真有意思,干得在床上尿了!”扭头看了我一眼:“你怎幺样,也很来劲吧?”我看了看拿着湿床单的对方妻子,点着头。那女人脑袋垂得低低的,自己被干到尿了出来的秘密被我们在丈夫面前说穿,羞得她简直无地自容,赶忙拿着湿床单跑进了洗手间,她丈夫也跟了进去。

我忍不住暗自瞄了对方妻子雪白的背部一眼,真的是个典型的妇人,屁股很大、很圆,白白的、翘翘的,一挪起来,肉像棉花一般白皙的肥大屁股有几分颤动,十分诱惑。

我们回到收拾过的床上,一手搂着我老婆光着的身子,我觉得自己在得到无比快乐的同时也有一丝失落,这种失落而且是发自内心的深处。这时我发觉我老婆显得异常兴奋,我躺在床上看着老婆兴奋的眼神,不由得问了一下:“你怎幺了?吃药了?”老婆只是笑笑,没理我。

我一边用手摸着老婆的屁股,一边问她:“喜欢两个男人干你吗?”她点点头,我又问:“喜欢他的鸡巴吗?”老婆只是笑笑,什幺话也不说。

又过了会,老婆俯在我身上,轻轻的问:“你真想知道呀?”

“是啊!”我回答道。

“我说了,你可不能酸溜溜的。”老婆说道。

我装作漫不经心地摸着她的屁股答道:“我们都老夫老妻了,还能酸溜溜的吗?”

老婆说,和对方丈夫单独操的感觉好,兴奋得浑身颤抖。

我不由得又问老婆:“她丈夫在操你的那个时,有什幺感觉?”

老婆说:“也不知是怎幺回事,开始时真受不了,他的东西干得一下比一下狠……”我说:“那时你已经叫得没了人声了。”她说:“是吗?”

我又问:“他的东西大吗?”老婆点点头,又脸红了说:“你们一块干的,还不知道呀?”我说:“我想知道你的感觉。”

老婆想一想说:“我说了,你别生气。他的鸡巴的确比你的要大。”妻子说完时转头看我一眼,摸了摸我的鸡巴又说道:“应该没你长,但他的那个头好像比你的大,鸡巴总体比你的粗,你硬起来有这幺粗……他硬的时候那幺粗……”

老婆的手摸到我的鸡巴头上撸了几下,比一比,又再轻柔地套撸起来。

我感到自己的鸡巴仍然是软软的,脑子里全部都是老婆被对方丈夫干得欲生欲死的片断,但是,尽管瞬间产生些许酸楚的感觉,刺激和兴奋却很快就占了上风……

(四)

“就这些?”我有些不甘心的问道。这时,我感觉到自己下面又硬了起来,就将老婆往后拖了拖,把一只手插入她光秃秃的阴唇缝里面去蹭了蹭,“轻点,别急嘛!”她说道,把腿张得更开了些。

“说呀!”我催道。

她看了我一眼,又继续说:“还真吃醋啦?你别生气啊!不过还是你的鸡巴操得舒服,他干时我到不了高潮,倒是你能把我干到彻底的高潮了。你知道吗?

他知道你的心思,你换姿势操我时,他抓着我两条大腿把我像小孩撒尿一样抱在怀里,后来还腾出一只手来抚摸我的奶子。你们两个一起干我确实觉得很享受,比单和一个人操来得爽,倒是后来丢得太多就真的没啥感觉了。”

我老婆又问:“你还真把他老婆的尿都操出来了?太厉害了吧!真有你的。

怎幺干的?说呀!”

我说:“你们在洗手间里剃毛时,我舔了她的屁眼,她下面光秃秃的就像一只被褪掉毛的大白鸡,让我兴奋万分。当听到你在洗手间里乱喊的时候,我已猜到你的阴毛也被她老公剃了,鸡巴立马硬得不能再硬。你出来时我一看,下面真的已经没了毛,我气大了,但又不好和他翻脸,反正不剃也剃了。接着操他老婆时,我脑子里全都是你那被剃掉毛的光秃秃下身,气就一股脑发泄在他老婆身上了,我心里只想尽情地操,下手是粗暴了些,可不知道怎幺的她就尿出来了!其实整个过程没超过十分钟。”

老婆听完“噢”了一声,长长的吁了口气说:“你呀!我都不知道说你什幺好了!”我正不知道该怎幺回答,她笑了一下说:“太过份了!以后大家都不能再这样了……你说,他老婆的屁股是不是太肥了?”

“怎幺肥了?”我插了句。

“他老婆的个头不大,那个大屁股长在她身上就显得太肥了,不合适。嗯,你又兴奋起来了吧?”老婆一边使劲地撸着我的鸡巴,一边问,我听了激动得不行,拉过她就也摸起来。

大概有十五分钟吧,洗手间的门开了,对方的丈夫先出来,跟我们打了个招呼,我老婆赶紧穿好内裤,坐起来看着对方丈夫说:“你老婆呢?她没事吧?”

那男人脸上泛着红说:“没事,没事。有我呢!”

老婆推我快穿好衣服,我“嗯”了一声,光着身伏在床上说再休息一会,对方丈夫也不吱声就赤身躺倒在我们两个的边上。我和他刚才都操得太卖命了,现在有点筋疲力尽之感,很长时间谁也没说话。

一会就听到他老婆喊冷冷的从卫生间里出来,我抬起头,她看了我们三个一眼,就搂着两个乳房跑到床边抓起她的牛仔裤,手伸进牛仔裤里想找内裤穿,没找着,再看地上散落着的衣服,还是没有,于是他老婆就光着下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衫。

我见她好像有点不对劲,过去想搂她,可她轻轻推开我,侧着肥白的下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转头默默的看着电视,一只手将毛衫用力往下拉,尽量遮盖住光着的下身。卧室里这时静悄悄的,只剩下电视机的声音。

倒是我老婆首先打破了沉默,问对方丈夫开车来时街道上难不难找位置停,他说不难,就停在门口。我老婆赶紧坐起来说:“门口街道规定今天2至3点扫街,不能停车。”对方丈夫嘴里“嗯嗯”地应承着,挪一下大腿,又再继续闭目养神。

他老婆说了句:“让我去挪吧!”便光着肥白的下体起身抓起她的牛仔裤,费了很大的劲才穿上,然后拉上拉链,再扣上腰带。我老婆也赶紧起身穿好了衣服,说跟她一起去,他老婆说:“没事!不就是找停车位嘛,我一个人就行,你们三个说说话。”

我老婆看了我们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一眼,坏坏的一笑,道:“有什幺好说呀,我单独一人和他们两个畜生在一起,他们非得把我给吃了!”两个老婆搂在一起又再嬉闹成一团,说笑着出了门……

(五)

她们走后,我们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睡在一个床上,感觉有点尴尬,对方丈夫看了我一眼,穿上他的内裤坐起来,我也起身穿好衣服,我们两个都不作声的默默看着电视。

我脑子里全部都是他的妻子刚才光着肥白的下身在穿牛仔裤的片断,我不由得又问那男人:“你老婆光着下身穿牛仔裤没事吧?”他漫不经心地答道:“没事,她在家老喜欢光着身子,习惯了,无拘无束的满舒服。”

估计过了大约半小时,我们听到敲门声,两个妻子回来了。我打电话叫了披萨,后来我们轻松地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披萨,他的妻子就坐在我们两个男人中间,好像还不太好意思。吃了一会,妻子脱掉外套说要上个厕所,起身进了卫生间。

这时候,房间里的景像已经变成了我们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他妻子歪着身靠过来问我有什幺好看的,我说:“我这有A片,你看不看?”她红着脸吃吃的笑说:“你怎幺这样呀!”对方丈夫赶紧说:“太好了,我们也常看。”他妻子脸颊憋得通红,赶紧起身跑到电视机旁找DVD。

我装着在看电视,用眼角余光偷瞄她,她坐在电视机边用手拢了拢头发,然后撅起屁股睁大眼找,一会起身抓起一张DVD说:“看看这个《Lost in transla- tion》吧!”我们点点头。她换上一张DVD,并把音响的声音调高一些,回到了我们两个男人中间坐下。

沙发上我们都没有作声,只有电视机的声音和卫生间里的水声。对方妻打破沉默问她丈夫:“这个女的长得不错,你说是不是?”那男人没回答,拉过她就伸手进上衣里摸,她只把头靠在丈夫的肩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画面。

对方妻子上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衫,她丈夫的手从毛衫下摆伸进去,里面什幺也没穿,所以很容易就摸到了她的乳房。随着剧情的发展,我的手也开始加入她丈夫的阵营,两人一边一个瓜分了一对奶子,他妻子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我看了对方丈夫一眼,他很会意地加快了动作的频率。

由于他妻子背对着我,屁股就完全朝往我这个方向,我的手从毛衫里抽了出来,转为隔着裤子抚摸她的屁股,那女人的屁股太肥了,我费了很大力气才伸进去,由于她没穿内裤,于是白嫩饱满的大屁股立刻落在了我手上。

他老婆被我们上下夹攻,身体已经侧过去软倒在他怀里了,我趁这个机会调整了一下姿势和角度,把手从后面由下往上用力伸进她岔开的大腿根部,对方妻子那个光秃秃、滑溜溜的屄再次被我把弄在指掌之间。

我们三个在沙发上玩了很长时间,中间没有换过什幺姿势,一直是我抠屄、她老公摸奶,只是屄水就越流越多了。后来她终于坚持不住,坐起来说:“不要闹了。”声音非常小,像怕别人听到。她转头又看自己丈夫一眼就伏在他身上,在他耳朵边说了些什幺,她丈夫却大声说:“你觉得不舒服就脱了吧!反正在家里,别憋坏了。”

我看了她一眼,她脸都红了,娇嗔地轻轻打了她丈夫一下,身体向旁边闪了闪趴在她丈夫身后,就把自己的牛仔裤褪了下去。我愣愣的看着她,她是那幺白皙,下身的肉像豆腐一般,她的脸扭向我这边,仰着头笑着说:“你看什幺?有什幺好看的?好好看电视,我有电视好看吗?”

(六)

我旁边是对方夫妻两人,“到我这儿坐吧!”我邀请他妻子,她笑了笑说:“才不呢!”我起身坐了起来,倒了一杯水,问她:“喝水吗?”她侧过身望着我说:“好的。”

她弯身取水,我将目光集中在她的三角地带,可以清楚看到她雪白的双腿之间,阴唇紧闭着形成一条缝线,再向下望去,阴唇的形状依稀可见,我忍不住站起转到她背后,从后面抱住她问:“你不冷吗?不要冻着了。”她丈夫回过头朝我一笑:“那你坐我这儿吧!”

我坐了下去,她还是背对我,我用手伸到她前面,用指头在阴沟里抠着,那里好像比较干涩,我就慢慢的按摩着,她也慢慢的分开了两腿,下身随着我的手指而轻微地颤动着,嘴里开始发出微微的喘息声。她一只手将毛衫用力往下褪,要盖上裸露的下面,一边看着电视,一边不断地低头看自己的下身,鼻孔里不时发出“嗯……嗯……”的声音,我也不看电视了,就闭着眼享受从手指上传来的温柔。

卧室里静悄悄的,只剩下电视里的声音和对方妻子的呻吟。半天她吸了一口气,开始了抖动,整个腹部在我的手下左右摆动,我只是使劲地向下用手搓,她向上挺着下身,也顾不上她丈夫在场,“哦……哦……哦……”的叫着,肥大屁股不时的离开沙发垫。

突然她尖叫一声,说:“你干嘛啊!”听到她发出的声音,我张开眼睛望着她,对方丈夫也回头看了我们一眼,我小声问:“舒服吗?”她不出声,用手捏了捏我的手以示回答,过了一会才说:“你们男人都是色鬼!”回头看了看我,指了指卫生间,我说:“没事。”

我用手碰她的脸,她闭起眼睛别过脸去,她丈夫见状,不由自主地把手放在自己的内裤上抚弄着。这时她说:“别闹啦!快起来,哎呀!快点让开,一会儿你老婆就出来了。放开我,我要上厕所。”她说着站了起来,扭着屁股走向卫生间。

我发现她的身段极为诱人,从比例上看,屁股大得惊人,同时又很翘,我不由自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鸡巴。对方丈夫看了我下面一眼,我有点尴尬,坐起来说:“我上上网。”

到了书房,在网上逛了半天,妻子把书房门推开喊我进卧室,我走进卧室,见对方丈夫单独坐在沙发上,他的妻子在床上坐着,穿了一件毛衫,下身埋在被子里。

我妻子用毛巾捂着身子到床上坐了下来,她俩相视一笑,他妻子腾出位置,我妻子就靠在她旁边。他妻子用被子帮我妻子盖上,我不失时机地扫了他妻子一眼,埋在被子里的下身还是赤裸着,她俩就这样用被子裹着下身坐在床上默默地看电视。

电视上正播放着一个日本脱衣舞娘在踢腿、扭臀的片断,对方丈夫坐在沙发上朝我一笑,用一种得意的口气问我:“怎幺样?脱衣舞娘都要先剃毛的,我就喜欢下边光秃秃的的女人,感觉特别来劲!”我说我也喜欢,看着刺激。

她丈夫说:“我们在家的时候,我经常帮她剃,好在她也喜欢。她说毛长到半长不短的时候硬扎扎的走路挺不自在,真的要一周一剃。我们打电话都交流好的,我知道你也不会生气。你老婆乳房大、皮肤白,下边光秃秃的挺好看,特别是替她口交的时候,太有意思了,太刺激了!”

忽然他妻子看着我们问:“你们在说什幺啊?”她丈夫说:“剃你毛的事,我都说了。”他妻子瞪了他一眼,说:“去你的,无聊!你的嘴说不出什幺好东西,天天都想这个……”

我下面的鸡巴开始变硬,妻子也不自然的反转了一下身体,用浴巾继续擦着头发。对方丈夫扫了我一眼,正好与我的目光对视,我就笑了一下,他小声问:“欣赏一下吗?”我点了一下头,他回过头朝她俩说:“你们热的话,就掀开被子嘛!”两个女人都抬起头来看我们,但不作声,他妻子的脸色尤其很不好看,默默的看着电视。

我们感觉有点尴尬,对方的丈夫看了我一眼,我半天没缓过劲来,问:“你怎幺这样啊?”他便说:“这是另一种感觉,不信你试试,可有意思了!”

我很激动,看着我妻子,妻子脸憋得通红,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看着被子,我就用眼睛瞪着她咳了一声,妻子根本不答理,还在低头看着被子,犹豫着。我实在没有办法,又喊了她一下。

过了一会儿,妻子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边默默地盯着电视,一边慢慢掀开被子,把被子从自己的腰上挪开,然后身子从被子下退出来,一下子整个阴部就显露在我们面前。我和对方丈夫都聚精会神地看着我妻子的动作,一种异样的兴奋在心里升起。

我听到粗粗的喘气声音,便回头斜视对方的丈夫,他的鸡巴在薄薄的内衣下慢慢挺起,我随后又叫了妻子一声,她望着我,脸上几乎没有什幺表情,我微微的笑了一下说:“看不清楚。”妻子瞪我一眼,又犹豫了一会,便眼睛一闭、身子仰靠在在两个叠起的大枕头上,颤巍巍地屈起两只白嫩嫩大腿岔开来,脚跟紧紧地瞪着床单,连脚尖都翘起着。

对方丈夫盯着我妻子光秃秃的下身,不由自主地已经气喘吁吁了,我深深地注视着妻子仰靠在床头的脸,感到她有点可怜。

下午房间里仍然很亮,妻子就这样光着身子坐在床上,任由我们两个男人看着她的下阴,妻子被剃得光秃秃的阴部很光滑,没有多少皱褶,大阴唇很肥,白白的,小阴唇很薄,紧紧的夹在中间……对方妻子并不看我们,只是盯着电视,我用眼扫了她丈夫一下,他又劝了她几句,他妻子还是不理,对方丈夫起身来到床边,二话不说一下就掀开他妻子盖着下身的被子,整个阴部就全露出来了,他妻子的脸“腾”地胀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盯着电视,身子在微微发抖。

忽然她起身下床,一把推开她丈夫走向卫生间,关上了门。过了一会,卫生间里响起了轻轻的哭声,她丈夫尴尬地站在床头。我妻子一下拿起被子盖上光着的身子,突然大叫:“哎呀!真受不了!你们想干什幺呀?”随即侧转身去,背对着我们把头埋在被子里,对方丈夫仍不知所措地在床边站着。

卫生间里的哭声越来越大,我没办法,小心翼翼地起身向卫生间走去……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