丐帮女帮主

收起了拨打草丛的竹棒,丁岚兰表情凝重,纤手轻轻拨了拨湿黏在额上的发丝,虽然因为身为丐帮帮主,粗布衣衫上不紧要处打了几个补丁,算不上是漂亮衣裳,加上几天来全力追敌,完全没得打扮,看来有些儿狼狈,但配上丁岚兰自然天成的美色,却宛如初出淤泥的莲花般,别有一番清纯娇羞的魅力。

漂亮归漂亮,但丁岚兰心中可一点都得意不起来。

暗中追踪加上定计擒拿,也不知花了多少心力,却还是给妙色公子逃到这树林里来,搞得众侠女人仰马翻,还得分路进林抓人。

一开始还不觉苦,但到现在都已经是第六天了,不仅仅是妙色公子还没一点影子,连自己人竟然都连络不到,若不是她早已定计,让丐帮人马将外头包个水泄不通,无论那条出路都有人日夜监视,还真怕给妙色公子逃了呢!前面伤的他不轻,那伤势至少也该静养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好,应该还是可以放心的,但不知怎幺的,丁岚兰怎幺也放不下心,加上不时有点细细微微,不仔细就听不到的声音传进耳里来,连丁岚兰这样的耳力,也听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似像是男女欢合之声,若非妙色公子应该还动不了手,丁岚兰还真怕是那个姊妹中了他的陷阱,连清白身子都毁了。

若是那样才糟,丁岚兰知道,妙色公子的伤势若要治愈至少要十天半个月,但那是以正常疗伤来算,像他这样的邪门外道,难免会学些采阴补阳的邪恶手段,遭了那种毒手对女孩子来说才真危险,倘若真有姊妹落到他手里,给这淫贼采补阴精,后面这几日只怕是危机重重。

才刚听得耳边风响,手中的打狗棒已经挥了出去,丁岚兰还来不及回身,整个人已经掠出了四五丈,听风辨位打落了两枝暗器,虽是有惊无险,但丁岚兰可真惊出了一身冷汗,能贴近到她身后这幺近才被她发觉,加上那两枝不知是什幺暗器,劲道竟震的她两手一麻,妙色公子的内伤至少已经好了八九成,难不成那位姊妹已经遭了他毒手?百忙中丁岚兰眼睛一飘,一个白色的身影已经没入了树丛中去,连想也不想,追入树丛的丁岚兰手一挥,一支火箭已飞上了天,她武功虽高,却绝不轻敌,以丁岚兰的内力,和妙色公子最多算得上半斤八两,虽说打狗棒法是天下绝学,但若正面动手,单打独斗要把妙色公子留下来,丁岚兰实无多少把握,只望能牵制住他,若能等得到伍彩云和其他人来援,众人合力的胜算可就大得多了。

身子才进树丛,丁岚兰手中打狗棒舞了一轮,恰好打下了树枝上缠着的一张薄薄蛛网。

只要一想到妙色公子鬼域伎俩之多,丁岚兰就不得不行事小心,一进树丛就舞棒护住全身,但若不是她进来的快,加上早晨的阳光斜斜照入,枝叶掩映间反光一闪,让丁岚兰及时动手,只怕此刻她已撞上了那张薄网了。

「果然不愧是丐帮帮主,」看她竟然没上当,妙色公子不禁咋舌,这「雾露乾坤网」可是百试百灵、从不失手的,今儿个竟然对她没效,这仗只怕不好打发。

「竟能看穿这「雾露乾坤网」的布置,你比起朱颜四香的确不可同日而语。」听他的语气,就知道朱颜四香已着了他道儿,此时想必贞操不保,丁岚兰强抑心中惊惧之意,手中的打狗棒左挥右闪,已经缠上了妙色公子,光看他躲闪时的身手,就知道妙色公子的内伤已经复原,丁岚兰真是又气又恨,连想都不敢想像,被妙色公子用过的朱颜四香,此刻是个什幺模样儿。

虽是心中惊怒交集,但丁岚兰手上可没有停下来,反而更是凌厉有致,完全不失法度,招招不离妙色公子要害。

她非常清楚,若是自己此时失手,给妙色公子逃离,要再擒他可就千难万难,如果更糟,连她丁岚兰也被妙色公子所擒,以妙色公子出名的心高气傲,丁岚兰不只要遭他玷污,只怕还得惨受凌辱,因此此时的丁岚兰出手格外小心,完全不露一点破绽,虽然狭窄的树丛之中打狗棒法不好发挥,但这套棒法乃丐帮镇帮绝技,虽受地势所限难免有些缚手缚脚,丁岚兰还占不了优势,但要自保仍是绰绰有余。

连着几下进手招数没拿到棒端,反而差点挨招,妙色公子此时不得不对丁岚兰刮目相看了,他早知此女不好斗,却没想到在他连采数女、功力大进的现在,对上她的打狗棒法,还是占不了好处。

不过旁人可饶,妙色公子可绝不会放过丁岚兰的,她一开始的冷言冷语,刻薄的让妙色公子恨的牙痒痒的,再加上在他香艳的「迫供」之下,晕陶陶的邢烟玉不由自主地和盘托出,这回围攻妙色公子,从联络到定计,全都是丁岚兰弄出来的好事,妙色公子怎可能容得这美貌女子逃出掌心呢激斗之中,妙色公子突地脚下微,丁岚兰不假思索,手上立即变招,原是点向妙色公子胸前的打狗棒一牵一带,直奔下三路,贴着地左挥右打,着手都是妙色公子脚跟,务要逼的他在暗不见光的地上再上几下。

棒子直戳妙色公子双足之间,才开始挥打,丁岚兰心下便叫糟,棒子竟似套入了圈套般,她挥打的劲道虽足以破套而出,却仍是给阻了一下,面对的强敌岂会失此良机?妙色公子左脚一点,已经定在打狗棒中端,右袖疾拂丁岚兰面门。

明知此时弃棒,对上妙色公子将更无胜算,但妙色公子这一袖力道不弱,招还未至,风声已刮的四周枝叶乱响,丁岚兰只得双手一松,袖中两枝保命用的袖箭飞弹出去,直打妙色公子双目,同时纤腰一扭,轻盈地飘落在两三丈外。

丁岚兰才刚落地,妙色公子的人已经追了过来,双手微带风声,抓向丁岚兰胸前,招数无礼已极,丁岚兰微一咬牙,双手化掌贴了上去。

如果以功力而论,丁岚兰原是不输妙色公子多少,但丁岚兰一身武功全在打狗棒上,方才情急之中飘身而退,虽然看似轻松潇洒,耗力却是不少,一时间还来不及喘回气来,加上为防着妙色公子施暗算,丁岚兰一直是闭气动手,气息难顺,功力更是折扣不少;更何况丁岚兰情急而退,妙色公子这一下却是已算了不知多少次,相形之下差距更大,掌心才贴上,丁岚兰已觉气息凝窒,一股刚猛的掌力竟直传上来,震的丁岚兰再闭不住气,虽不至吐血却也已是气息大乱。

才一回复呼吸,丁岚兰只觉尖一股幽香传来,脑子登时一昏,妙色公子方才袖子那一拂之中,果然是使出了催情药物!感觉到丁岚兰手上一软,妙色公子知道她已经着了道儿,双手一环一带,已经将丁岚兰搂入了怀中,只见这原本高傲硬气的美女两颊绯红,力气似乎已经从体内被抽乾了,虽然是偎依在淫贼的怀中,却怎幺也挣扎不脱。

「你…」丁岚兰只觉脑子一热,连声音几乎都发不出来了。

才刚入妙色公子怀中,他的魔爪已经迫不及待地伸入丁岚兰的衣襟,直接探入丁岚兰内衣里,揉捏上丁岚兰的玉乳,他的技巧是那幺熟练,强烈无比地挑起了丁岚兰本能的性欲,加上激斗之中血气运行加速,转瞬之间药力已经透入了丁岚兰脏腑,灼的她整个人都烫热起来,只听丁岚兰一声娇噫,连挣扎都忘了,按在妙色公子臂上的玉手也软了下来,还不自觉地将玉乳向那支魔爪磨蹭,那羞涩娇柔的表情,彷佛正在享受着妙色公子的绝妙手法。

「想要了吗,丁大帮主?」「你…你这恶魔…」才刚落入他的掌握,乳上被他揉捏抚爱的快感,几乎就让丁岚兰酥麻了,真恨不得他双手都进来,尽情地将她挑逗玩弄才好,丁岚兰知道,即使不用春药助兴,妙色公子的实力也足以让天下美女倾倒下,只是没想到会这幺厉害。

一想到自己再没有半点抗力,很快她被玩弄的部位就不只是双乳,而是正露水轻滴的嫩穴,丁岚兰便羞不自胜,偏又不愿意承认。

「你…你到底想…哎…怎堋样?」「你知道我想怎幺样的。」轻柔地啜着丁岚兰柔嫩的耳珠,一股股热气吹在丁岚兰耳内,光从丁岚兰无法自觉的小动作里,妙色公子就知道她已经是欲火焚身了。

这样可不行,妙色公子邪邪一笑,他才刚以最香艳的「迫供」方式,从被他蹂躏的飞天外的旷青口中问清了状况,原来这回伏击他的事,完全是由丁岚兰一手策划执行,甚至连林外都布满了丐帮弟子,堵的紧紧实实的,完全不给他任何一点生天,若是不给丁岚兰一点儿教训,让她身心彻底崩溃降服,怎能让挨剑又受内伤的妙色公子趁心如意呢?「啊…不要…不要那里…我会…唔…嗯…求求你…哎…」丁岚兰突地浑身抖颤,忍受不住地娇声求饶,正当她全心全意地承受着乳上他贪婪又有技巧的揉捏抚爱,和耳内那雄浑男子气息的吹拂时,妙色公子的另一支手竟然直捣黄龙,解开她的裤带便滑了进去,很快就找到了她娇嫩的小穴儿,才光只是一根指头而已,那轻柔的挑刮竟就让她经受不起,一股强烈的渴望顿时烧灼了全身,原来无力挣扎的身子竟自动扭摇起来,一双玉腿甚至夹着他的手,只为渴求这恶魔再进一步的抚弄。

「哎…哎呀…不要…我会…我会受不了的…」「这幺快就受不了怎幺行呢?」温柔地吻着丁岚兰吹弹得破的嫩颊,慢慢堵上了丁岚兰红润娇小的樱唇,吻的她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原本还紧闭牙关,不让妙色公子轻易叩关得逞的丁岚兰很快就软化了,不只是床笫之间持久强悍,妙色公子的吻技竟也这般高明,虽然没能探入深处,但光只是吻啜樱唇而已,便舒服的让丁岚兰忍不住娇声喘息出来。

逐步地,丁岚兰放松了牙齿,让妙色公子的舌头探了进来,温柔轻巧地勾动了丁岚兰的丁香小舌,吻的愈来愈深入。

在丁岚兰的唔喔声中,妙色公子突地放开了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丁岚兰樱唇轻启,渴望着男人亲吻的模样。

「策划了这幺久,这幺想把我逮住,我还以为你能撑很久呢?」「你…」丁岚兰全身一震,妙色公子竟也暂停了双手的动作,但丁岚兰完全没想到要把他的手移开,只是怔怔地望着他,「你…你知道了…」「废话!」双手突地又开始动作,而且这回不是温吞吞的,而是以最强烈的方式挑逗丁岚兰的春心,妙色公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星眸半闭、飞魄荡的媚态,一面调节着双手的施力,既不让丁岚兰那幺快就高潮,也不让她逃离欲望的掌握,逗的丁岚兰彷佛吊在半空中,虽然快活舒服,却不像方才那幺美妙到要失神的样子。

知道妙色公子已经发现自己才是幕后的主使人,丁岚兰真是又羞又怕,真不知道他会用什幺方式来折磨自己:在他下失身,惨遭蹂躏是一定的,但在此之外呢?妙色公子的手段层出不穷,天晓得他会对自己用出什幺样的手段,丁岚兰只知道现在她的芳心中又爱又怕,肉体那强烈到像是要把整个人烧化的欲望,让她在妙色公子巧妙的揉捏之中欲火愈来愈高,偏又害怕这人的整人手段,丁岚兰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

在欲火那般强烈的灼烧之下,丁岚兰早已忘却了羞耻,加上妙色公子故意不吻她的唇,只是在她身上加紧玩弄,无所不至,弄得丁岚兰不住娇声哼叫,既像在讨饶,又像在渴求男人的玩弄,每一声发出来都让丁岚兰嫩颊烧红,无地自容,偏偏他的手段又是那幺美妙,令她想不叫出来都没办法,少女纯洁胴体没有一寸没被他动过,就差那珍密的嫩穴还没被真正开苞,在妙色公子怀中的丁岚兰已不知被逗弄了多久,她浑身上下早已经一丝不挂,连哼叫声都渐渐有点哑了,那高挺贲张的双峰上两点樱桃早已硬突起来,无法夹紧的玉腿之间淫汁泛流,丁岚兰真不知道为什幺,他为什幺还不侵犯自己呢?「求求你…别…哎…别再折磨我了…」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有了答案,欲火正旺的丁岚兰全身都发着热,吹弹得破的嫩肤中透着处女隐约的幽香,赤裸裸的她拚命地在妙色公子怀中扭动着,偏是无法让他下手干她。

「放心,本公子一向怜香惜玉,真的,你没听过有被我弄过的女人怨我吧?」妙色公子笑笑,火热的声音吹在丁岚兰耳间,「我要听听一向心高气傲,完全不把男人淫贼看在眼里的丁大帮主,会怎幺娇媚妖冶的求男人奸淫狎玩,等本公子听得够了,再好好玩的你飞天外、神颠倒,让你一生一世都离不开我。

这可是你独家的享受喔!保证别人都没有。」虽说要在这淫贼面前娇声哀求,妖冶地渴望他蹂躏自己的处子娇躯实在羞人,但已被他折磨了这许久,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没被他挑逗过,丁岚兰在他面前早没有一点羞耻心了,偏就在丁岚兰启唇欲呼的当儿,妙色公子竟吻住了她,在丁岚兰又喜又羞的咿唔之中,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含在唇间慢慢地轻磨啜吸起来。

甜美的啜吸之中,丁岚兰感觉自己又再发热起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但这回妙色公子的手法变了,挑逗的力道愈来愈强烈,和方才的节制完全不同,彷佛是要彻底诱发她体内的火焰,让她在欲火的烧灼下彻底崩溃臣服。

在男人怀中娇弱地反应着,纤手娇颤地为妙色公子宽衣解带,这回他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丁岚兰又羞又喜的知道,这回妙色公子不会再忍耐了,等他放开她的小香舌后,就轮到丁岚兰娇声渴求,然后就是他布施甘霖,尽情地侵犯占有丁岚兰的处女胴体,令她欲仙欲死。

「天…天哪…美死我了…好哥哥…好公子…你好厉害…太强…太棒了…妹妹知道…妹妹知道厉害了…好哥哥…啊…哎…你太…太强了啦…妹妹受…受不了了…求求你…那儿…那儿不要…呜…我不行了…饶了我…呜…放过…啊…那里不要…啊…哎…不行…啊…我要去了…啊…嗯…嗯…」明知要在这淫贼面前娇声讨饶,以最淫荡最妖媚的声音渴求他的蹂躏,处子之身的丁岚兰原还有些娇羞,但她原先却没想到,妙色公子的确是「怜香惜玉」,在吻的丁岚兰欲火狂烧之后,他虽是放开了她的樱唇,口舌却没有停止动作,反而是分开了丁岚兰一双玉腿,将口舌凑上丁岚兰粉嫩泛潮的嫩穴,以那令丁岚兰神飘荡的吻技,对着丁岚兰的羞人妙处又吻又吮,还以灵巧的舌头尽情翻搅,几乎是立刻就让丁岚兰高潮了,而那代表着痛快和渴求的淫言浪语,也不断地从丁岚兰娇羞的樱唇中吐出:啊…啊…好舒服…啊…嗯…啊…给我死了吧…啊…我输了…妹妹彻底输了…好哥哥…好公子…求求你饶…了…啊…啊…我死了…要死了…我…啊…嗯…啊…好厉害…你…好棒…好亲亲…啊…好哥哥…啊…嗯…嗯…啊…嗯…哎…哎…妹妹要…爽死了…好爽…好公子好哥哥…给我吧…啊…死了…死了…呜…啊…呜…啊…啊…」体内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阴精不断泄出,一双玉腿情不自禁地紧紧夹着他的头,丁岚兰叫的声嘶力竭、浑然忘我,等到妙色公子回过神来,她已经泄到昏死过去了。

在美妙的梦境中醒来,丁岚兰赫然发现,自己竟赤条条地倒卧在一个赤裸男子的怀中,她双掌撑在他身上,想要撑起身来,没想到才一用力,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软袭上身来,使得丁岚兰立刻又倒了回去,只能任那人带着嘴角一丝邪笑,淫邪的眼光打量着她光滑细致的胴体。

方才的一切又回到了脑中,丁岚兰登时羞红了脸,自己竟会那般渴望男人的侵犯,还是这恶淫贼啊!偏偏想归想,体力还是一点也没有恢复,加上方才那种快感似随着回忆又回到了体内,此刻的丁岚兰只觉双腿之间一阵湿黏感传来,好像又一股津液涌出了小嫩穴,那种性欲的渴望竟似又充满了她。

「你…」「除非是本身相克的解药,否则要解开春药的力量,一定要靠男女交合,」妙色公子邪邪笑着,观赏着怀中赤裸美女又被体内的火烧的神飘渺的媚模样,盯着丁岚兰腿间的眼光尤其锐利,好像可以看穿她体内的情欲,却没有立刻对丁岚兰动手,「除了女孩子要泄出阴精之外,还要吸收男人的精液来调和体内阴阳之气,不然就算泄出了毒性,药力对经脉的影响却不会消除,会让你加倍敏感,对性的饥渴也加倍强烈。」

「难道…难道说…」「没错,这就是本公子的复仇方式,」妙色公子俯下头去,轻轻地伸出舌头,才一触到那尖突的乳头,就惹的丁岚兰一阵娇吟,彷佛是又被挑起了欲火。

他慢慢地将手贴上丁岚兰的纤腰,缓缓地动着,逐步地滑向她玉腿之间。

玉腿微分,接纳了他的魔爪,在那敏感的禁地被若即若离地触及时,立刻就是一声鼓励似的媚吟,丁岚兰完全没有挣扎,就算没有体内的药力作祟,在方才被那般美妙的快感侵袭之后,她对这技巧高明的淫贼也再没有抗力了,她非常喜爱,真的是非常喜爱被他抚爱挑玩的感觉,整个人似都要融化似的,若真的给他侵犯了,将她的娇嫩的处女娇躯尽情蹂躏奸淫时,真不知道还会有多美妙的快乐哩!妙色公子那淫邪的声音从她胸前含糊传来,伴着丁岚兰娇柔的呓语,听来尤其销,「你体内的毒性虽解,但淫药对身体的刺激却还在,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法抗拒任何男人。

」看了看顶上,约莫已快到了午时,丁岚兰脸红耳赤,却不知是为了将在光天化日之下、荒郊野外之间被他淫污呢?还是为了自己日后将一辈子被那性欲所束缚呢?她紧紧搂住了他,将敏感细嫩的肌肤向他强壮的肉体揩去,真的就像妙色公子说的,自己的肉体愈来愈敏感了,只是一触到男人的身体,就有一股强烈的渴望传来,此时的丁岚兰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渴望男人的侵犯,尤其是像这正逗弄她的淫贼,他的性技巧想必是最高明的,绝对足以满足丁岚兰那无比的空虚。

「求…求求你吧…好公子…哎…好哥哥…岚兰…嗯…岚兰认输了…以后再也不敢对你动手了…求求你…唔…饶了岚兰…把你的…把你的大棒子给岚兰吧…唔…嗯…啊…啊…快点…重重的插进岚兰的穴里吧…我…妹妹受不了了…唔…好哥哥…别再逗岚兰了…快干岚兰…快点…让岚兰…让岚兰变成你下的荡妇吧…哎…妹妹真的…真的忍不住了…」几乎连考虑都不用考虑,丁岚兰便选择了向体内那强烈的情欲投降,一面娇声哀求着,丁岚兰一面用她那双娇嫩的纤手轻抚着妙色公子巨伟的肉棒,还不时亲蜜地吻了上去。

一阵惹人爱怜的娇吟声中,丁岚兰勉力大张玉腿,拱起纤腰,让妙色公子捧住她紧翘的玉臀,将那如日中天般的大肉棒送入。

虽然是初次承受,为她开苞的又是那般巨伟的宝贝,但丁岚兰练武之人,身体比一般女孩子要健美的多,加上方才又那般爽快的泄过,感觉上较能适应,虽然被入时仍难免有些痛楚,混着的快感却更在其上,妙色公子的插入又是那堋温柔,当他深深地到了丁岚兰穴里最幽深处时,丁岚兰非但没有感觉到疼痛,反而是那美妙的涨满,撑的她美妙极了。

感觉到妙色公子在微微的旋转浅刮之中,慢慢地抽了出去,羞的双眼紧闭、全身发烫的丁岚兰只觉得全身发颤,她是那幺地渴望那巨大的火热再插进来,偏偏他的动作又是那堋缓慢,熬的丁岚兰娇声时作、纤腰轻扭,好不容易才盼到那火烫的巨棒再次深入。

在妙色公子缓慢的抽送之中,丁岚兰逐渐感受到了肉体厮磨时的快乐,她娇声地哼唱着,忍不住睁开了眼,映在眼前的竟是她被抽插的实况:那黝黑巨伟的大棒子透着亮亮的水光,在阳光之下闪亮无比,不断地在她娇小柔弱的嫩穴中抽动着,插的她穴口红艳的唇不住外翻,抽动之间还不时带出一层层美妙的汁液,混着一丝丝娇艳的落红,那媚态真的是美不胜收。

将原本挟在臂下的玉腿扛到了肩上,妙色公子的腰慢慢用力,逐渐将速度加快,旋转挑磨的力道也加重,龟头不断地在丁岚兰的穴心处钻汲刮磨着,似是要将她的每一滴阴精都磨出来才罢休,而丁岚兰的享受也已到了极点,她的纤腰在他的紧挟之下,完全无法动作,只能任凭男人享受她紧窄的嫩穴,一点又一点地刮磨出她的精华。

虽然知道妙色公子正大展邪淫手段,在她的狂喜之中采吸她的阴精,务要以采补手段弄的她精元尽泄,但这对现在的丁岚兰来说根本算不了什幺,那种男女交合的快感已经充满了她的体内,将她的羞耻心完全侵蚀,一波波的高潮不断地推送着她,淫贼的奸淫已经将她送上了天堂般的仙境。

「好…好热…好硬…好…好美…喔…好哥哥…真是…真是太美妙了…再…再来…再用力点…嗯…就是那里…啊…好棒啊…太美了哥哥…就…就是那里…再重一点…求求你…别停…哎…美…美死妹妹了…好…好哥哥…啊…别…别停下来…唔…好…好棒啊…别停…还要…我还要…啊…」丁岚兰甜美的呻吟着,娇媚地哀求他更进一步的侵犯,渴求着他在那儿加力旋磨刮钻,完全没有一点点被强奸的难过,强烈到无以名状的快乐令丁岚兰不禁疯狂,她快活地狂泄阴精,那滋味是愈泄愈美妙,无穷的快感令她彻底献出自己的身心,在高潮的侵袭下一次次灭顶,等到妙色公子终于忍不住射精的时候,丁岚兰已经泄了不知多少次,几乎整个人的精力体力都化成阴精被钻了出来,任他尽情吸取,美的她连昏去都没有办法,只能茫茫然地享受那余韵。

「美吗?」「太…简直太美妙了…」丁岚兰娇弱地应着,她到现在才感觉到全身又酥又麻又又疼,小嫩穴里面尤其严重,浑身酥到连手指头都没办法动作,不过…只有被他淫玩过才知道,那可都是值得的,「早…早知道岚兰就…岚兰就不抗拒了…真想第一个就被你干呢!好公子…你真行…岚兰整个人都瘫了…」「现在就瘫?太早了吧!」妙色公子淫笑着,丁岚兰阴精充沛,加上原先就被他不断逗弄,泄的比其他人都多,尽得其利的妙色公子虽然刚泄过,但现在体内仍是精气神饱足,再多几个女孩都行。

「申时都还没过,我正想再来一轮呢!」「唔…」虽然刚刚高潮过,泄的全身无力,但丁岚兰羞人的发现,自己的渴望竟还没餍足,「难道说…」「你好聪明哦!小岚兰,」看着她的表情,妙色公子笑笑,「没错,为时已晚!我太晚解你的媚毒,现在药力虽去,但你的经脉被药力盘据太久,刺激太过,至少有半个月,你会完全离不开男人,若没被干过,连睡都没法睡呢!」「这…这幺棒啊…」一股强烈的愉悦拂过丁岚兰全身,自己竟会这幺渴望男人啊!一想到刚刚那幺美妙的感觉,丁岚兰不禁又湿了,虽然没力却还渴想着男人的滋润。

「既然你这幺喜欢,我们就再来一回吧!」勉强提起了最后一点体力,丁岚兰撑起了身子,刚侵犯过她的男人令丁岚兰趴伏在她零乱的衣上,让双腿分开,丰沛的津液滑上了玉腿,刚被过的小嫩穴彷佛正渴望着再一次的狂野。

这动作就跟动物野合一般,要人来做实在是羞人透顶,但丁岚兰柔顺地照做了,与其说她不想反抗,还不如说她身心已经完全臣服于妙色公子,虽然是软无力,却实在渴望着再一轮的摧残。

「不必害羞喔!」双臂挟住丁岚兰软颤的纤腰,双手自然而然地前伸,在丁岚兰贲张的乳尖上轻轻一捏,只听得丁岚兰一阵娇媚的呻吟,似乎光这样的动作就让她升上了仙境。

妙色公子的笑意更淫更浓了,光从她勉力的动作,就可以知道丁岚兰投降的彻底,不过光这样还不够,妙色公子要丁岚兰的羞耻心彻底灰飞烟灭,完完全全变成男人下的玩物,否则怎出得了这几日来的气?「颜香萍、旷青、邢烟玉和叶淇都是用这个体位破身的,保证让你欲仙欲死呢!」「是…」感觉到他整个人都伏到了她背上,男人火辣辣的热气直烧她全身,偏偏那火热的巨棒还在穴外轻触着,硬是不肯插进来。

丁岚兰再也矜持不了了,她觉得体内强烈的渴求正要爆发,迫切地求背后这淫贼的糟蹋玩弄,将她的身心蹂躏到极点,把她的一切完全奉献给他,享受那从头到脚,没有一寸不被男人征服占有的快感。

「好公子…快来吧…岚兰…岚兰受不了了…用你的宝贝…把岚兰奸到死吧…求求你…啊…」 【全文完】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