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的菊花台

高跟鞋敲击木地板“达达”的声音由远而近,在我办公室门前突然停了下来,门开了,正在紧张工作的我,只听见一阵黄莺般婉转的脆音传来,不禁抬头看去。

只见笑容满面的她,身

喷乳的寡妇

这天,阿铃没有时间,我和她的几个姐妹到阿秀的家里吃饭,几个人在吃饭的时候谈天说地,很开心的……  因为大家常这样吃饭,所以大家都已经把大家当成自己人一样了。

可是

卖豆腐花的少妇

高一时的暑假,盛夏。

父母均上班未归。

我独自一人在家,都说高温能激发人的性欲,不知怎么的,我看书看着看着就把手伸到裤子里去套弄。

一颗骚动的心啊!突然,一

交换性伴侣的聚会

我和太太去参加一个交换性伴侣的聚会,这次聚会是在朋友的一间别墅进行,到场的有邓夫妇、李夫妇和杨夫妇。我们已经不止一次地这样玩过了。

我和太太阿娇因为交通阻塞迟到了

亲爱的爸爸奸淫我

「嗯……嗯……啊……啊……嗯……好……真好……嗯……嗯……」

隔壁房间又传来阵阵男女交欢的呻吟声,我的老爸和老妈可真是的,大白天就在卧房里面搞了起来。而且几乎无视

总部调来的淫荡人事经理

我是一家公司驻上海办事处的老总,办事处总共约50个人左右,由于业务基本上是销售推广以及处理客户投诉,除了司机和行政的几个苦力人员,基本全都是莺莺燕燕,作为一个情场浪子,

多次和女同事肛交的激情

我好想看到,可惜我们在桌上打牌,不能看见她的下体,我想当时的她一定是把腿张的大大的,因为在桌下是没人会看见她那里的,所以我就把牌故意丢到了桌子底下,然后马上伏身去捡,

妈妈红英被两个儿子

妈妈红英今年37岁,是单身会计师,和我与哥哥一起在郊区的楼内居住。妈妈长得极有女人味,一对大奶子饱满坚挺、沉甸甸的挺立在胸前,不过最诱人的还是那双浑圆精赤的修长大腿,